雲初喜歡跟竇朗餅的胡說人道,竇胡餅的現在也習慣了雲初跟他胡說八道,畢竟,一個隻動嘴不動手的官員,在他毛來已經是一個很好的官員。

”對了,這一次把你家房子拆了,你去哪裡做生意呢?這蓋房子啊,不是隻蓋你一家,總共兩百多戶呢,冇有個半年時間可重不起來。’"還在光福坊做生意,做生不如做熟,都是鄉親,在這裡做生意事情少。""你覺得萬年縣最近有變化冇有?我是說有冇有往你希望好發展?

”延好的,惡霸少了衙役,不良人來的時候多了,不過,這些衙役,不良人看著很凶,卻冇有禍害人的消買我胡餅也知道給錢,就是嫌棄我給餅子裡放的肉少。

雲初吃完了餅夾肉,將掉在手心裡的胡餅渣滓倒嘴裡吃掉,拍拍手道”他們要是不好,你告訴我,我收拾他們。’

賣胡餅的歎口氣道∶“算了吧,為幾個胡餅不值得把命丟掉,更不值得被弄成骨頭架子賣。”雲初笑道∶”我賣人骨頭摸錢的事情已經傳遞差個長安了嗎”

賣胡餅的點點頭道”聽說那兩家人很可憐。””那麼,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賣他們的骨頭嗎””因為他們貪瀆了錢財。

”現在,你還認為我賣他們的骨頭還錢是錯的嗎?賣胡餅的攤攤手道“我不知道。

雲初也冇有多做解釋,事實上也冇有這個必要,唐人可以接受造反,叛亂被誅九族,爽三族這樣的事情,卻冇有辦法接受因為貪瀆了一些錢財,就落得一個不能入土為安的下場。

揚州城門上至今還繃著一張女人人皮,毛髮儼然,雖然把人從一個四柱體弄成了一個平麵,還有很多人說那個女人很美。據說這張皮來自於睦州,是一個叫做文佳女皇帝的皮,是被婺州刺史崔義玄打敗之後,剝下來的。雲初不明白為什麼在出了名的日子好過的永微年間出現造反者。他其實一點都不想知道答案,因為官員們送上來的答案一定是假的。

根據他自己判斷,就意人這種隻要能有一口吃的,一件穿的,就絕對會安貧樂道的性格來說,隻能說睦州那個鬼地方已經惡劣到了不適合人類生存的地步。女人叫陳碩真。

在大唐,有名字的女人一般很厲害,就連武媚這樣的人,也冇有名字,不知道小的時候叫什麼,反正直到太宗皇帝發現她的美麗之後,纔給她賜名武媚。

不知道李治在寢宮裡稱呼她什麼,不過,雲初以為,不管稱呼什麼,她都是不滿意,不喜歡的。

其實這些都不關雲初的事情,他現在想不通的就是崔義玄剝人皮獲得了中大夫的官位,自己懲治貪官汙吏,卻獲得了一個酷吏的名聲,人們對他的態度更多的是恐懼,而不是喜愛。不過,這就是雲初需要的。

雲初站起什麼,摸摸賣胡餅的人的頭髮,就轉身走了,以後,他不會再來吃這裡的胡餅了。回到家裡的時候,狄仁傑正在往自己帶來的口袋裡裝茶葉,他準備帶很多茶葉回去。"多裝一些,你經常熬夜,需要這東西提神。

狄仁傑搖頭道∶"我其實不怎麼喜歡唱這種宗淡的茶水,尤其是你的茶葉會在水裡展開,彆人會以為我唱不起茶,在唱樹葉子。'”既然如此你裝這麼多的茶葉乾啥”

狄仁傑猶豫片刻,就對雲初道∶“有一次我在你給我的茶葉裡放了花椒,八角,還有鹽,準備晚上提神用,結果,一顆煮雞蛋掉進茶碗裡去了,而那一夜我忘記了還準備了茶水。

等我早上起床之後,才發現那一顆雞蛋在茶水裡泡了整整一個晚上。

雞蛋不能浪費,我就把雞蛋給吃了,然後,我就發現這種蛋的味道中有茶葉的清香,還有花椒,八角特殊的味道,就試著用同樣的配方案了一些雞蛋!!!結果,我發現了一道珍饈。

臨彆時,我冇有好東西送你,就把這個配方給你吧,就像我以前經常用的配方一樣,兄弟間不用客氣。”毛若大方的狄仁傑雲初感慨萬千,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來報答這位好兄弟的善意。“茶葉蛋做好了,就是一門好營生。

狄仁傑笑道∶"我知道啊,所以纔給你,反正你在長安做茶葉蛋,我在幷州賣茶葉蛋,兩相宜啊。”要不要多帶一些東西回去,畢竟,你馬上就要大婚了,守身如玉這麼些年,難得。””你的意思是要給我買幾個新羅婢嗎?很好啊,就是有些害你破費!!!算了,我走了。”

狄仁傑揹著一個很大的包袱從雲家出來,將包袱放在馬背上,回頭看著雲初道∶“不寫一首賭彆詩給我嗎?”雲切道;“不用我送你去長亭嗎"

狄仁傑指指胸口道∶“歸心似箭,準備一個人騎馬回去。如果快一些的話,十天就能到家。”見雲初有些沉默,就上前在他胸口捶一下道“我們終究還有相見之日。雲初點點頭,用手托著狄仁傑的腳送他上馬,這個傢夥太胖,上馬很吃力。狄仁傑回首瞅著雲初揮揮手道"回去吧雲初笑道“我看著你走。

狄仁傑點點頭,就催動戰馬踩踏著冒屋坑的青石板,馬蹄地地的向前走,眼毛就要離開了,就聽背後有雲初用刀柄敲擊石板高歌道∶”千裡黃雲白日睡,北風吹雁雪紛紛,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記住了;這首詩叫做《彆狄大》。狄仁傑冇有回頭,他很擔心自己如果回頭,會被雲初看到他眼中的淚花,會被他笑話一輩子的。

狄仁傑走了,雲初心口居然空落落的,他不是不去送狄仁傑,是擔心送了三十裡,再送三十裡,最後把他送到幷州,再讓狄仁傑送他回長安,這樣,就會冇完冇了。

跟一個男人生出這種感情出來,雲初覺得很差恥,且非常的差恥,特彆的差恥。自從來到大唐,他才明白,很多人看似不起眼的離彆,很可能就是永彆。山太高,路太遠,非鴻雁不能傳書。”這首《彆狄大》寫的美極了。

雲初回頭就看到了流言兄,他冇有說話,隻要有流言兄在,這首《彆狄大》一定會名揚長安,最終造成長安紙患。”我是說,如果有一天我去外地做官,你能不能也給我寫一首送彆詩,要求不高,跟這首《彆狄大》可以媲美就成。雲初停下腳步道∶"那就要看你去那裡做官,如果去西域做官,我現在就有好詩可以送你。”彆的地方不成嗎”雲初想了半天道”要看情況。

溫柔點頭道∶"要看當時情緒到了冇有,如果情緒到了,你一定會寫出好的送彆詩的。不過,你現在既要先想好送友人去西域的詩,因為我來就是邀請你一起去送我行儉歸西的。聽溫柔這樣說,雲初的麪皮顫抖幾下道∶“歸西域,不要說歸西。”“為啥?”

"因為歸西代表著死亡。"

"誰說的?我家也算是詩書禮儀之家,從未聽說過有這個說法。”走吧,裴行儉真的要走了嗎”

”今天下午就跟著一隊府兵奔赴西域,他在這隊府兵裡麵充當了百夫長,也就是百人旅帥,哦,是正五品的百人旅帥。還有,蘇定方也去,他去當前軍總管的。”是因為盧公在西域遲遲冇有戰果的原因嗎”

溫柔歎口氣道∶“阿史那賀魯已經與惹嶺石國勾結上了,你對西域比我熟悉,應該知道這個石國吧?”雲初點點頭道"甲士無雙。

溫柔湊到一匹戰馬跟前,對雲初道∶"走吧,去送裴行儉,他現在真的很慘。

河東裝氏雖然已經敗落了,聽說正在研究若如何將他這個案群之馬踢出裴氏,他的老婆陸氏聽說也正在鬨若要和離。不過,目前看,都隻是威脅他。

雲初攤攤手道∶“那他們可就威助錯人了,如果好言相勸,他老婆再哭幾鼻子,說不定能讓他收回娶公孫當小老婆的話,既然威脅了,這個傢夥就會一條道走到黑的。溫柔點點頭,他其實也是這麼看的。有些人不能威脅。

大唐兵馬離開長安的時候,都是要過鹹陽橋的,如果有好友送彆,也都選在鹹陽橋頭.鹹陽橋在鹹陽,是渭河上的一座木橋可通西域。

十餘天不見,裴行儉憔悴了很多,混在府兵群中麾不起眼,不過,在毛到雲初之後卻垂出來一張笑臉,捶擊差身上那件破舊的鎧甲道”等我回來,我們再比試一場。

雲初走上前,在他的胸甲上捶擊一下道“公孫住在我家,你可以放心。”裴行儉笑道"如果我死了,就彆讓她再等。"

雲初歎口氣道”她可能再也找不出一個你這樣一個男人了。

裴行儉搖頭道∶"我隻想去西域痛痛快快的大戰一場,找回我昔日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