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怎麼也冇有想到路唯居然會這麼乾脆地拒絕自己。

看著路唯已經走進了傳送車,車門也即將關上,亓珩心裡冒出了強烈的不甘心。

亓珩三步並做兩步,在路唯即將關上傳送車的那一刹那衝進了傳送車。

路唯被突然衝進來的亓珩逼得後退了好幾步,“你到底要乾什麼!”

“我就是想說,原來你也冇有我想的那麼在意秦清啊,”亓珩背靠在傳送車的門上,一臉壞笑地盯著路唯。

“我當然在意啊!你不要胡說!”路唯心裡真的是覺得怨念無比。她不明白亓珩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都願意免費帶你去看秦清了,你都拒絕,這還能說你是在意喜歡秦清的?”亓珩輕笑出聲。

“我自己會去的!不用你待我去!”路唯兩眼憤怒地瞪著亓珩,真的很想把亓珩扔出去。

“你確定以你的身份能進得去暗寒族的星域嗎?”亓珩得到的訊息是整個暗寒族都禁止冷言離開,也禁止路唯進入。

“我自有我的辦法,不用你操心!隻要不見到你,我就什麼都好,隻要你在,我就覺得我整個人都不好了,”路唯真的是無比嫌棄這個人,而且是嫌棄到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趕他走了。

“是嗎,可是我正好相反,隻要看到你,我就會心情很好,”亓珩偏偏就是要跟路唯唱反調,看到她炸毛的樣子就覺得很好笑,感覺就像是一隻被惹毛了的小貓。

“你真的很無聊!”路唯已經被亓珩氣得完全不想說話了。

“我說過了,我可以帶你去見秦清就一定能讓你見到,除非你是真的無所謂,這樣的話,等秦清醒來了,我就去跟他說,其實你根本不在乎他,連他受傷了你都不願意去見他,”亓珩見自己說完話後路唯的表情變得很糾結。

路唯覺得亓珩說得有道理,自己其實真的是很想要見秦清,很想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隻要是亓珩提出的意見,自己就是不想如他的意。

不過路唯也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是很難見到秦清的。

在心裡糾結了很久以後,路唯最終還是選擇了妥協。比起跟亓珩作對,她更擔心秦清。

路唯狠狠地白了一眼,“既然你這麼想要帶我去,我就如你所願,但是說好了,彆我去了那裡以後你又反悔,又要問我要什麼委托費之類的,”

“當然,隻要你同意,我不會收你任何費用的,”亓珩見路唯終於同意了,臉上禁不住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

路唯一見到亓珩的笑臉就又有些後悔了,總覺得這個人又在算計什麼了。

亓珩卻像是看出了路唯的心思似的開口道,“這次我是真的冇有算計什麼,你就放心吧!”

說著話的亓珩就走到轉運車的操作檯前變更了他們的路線。

“喂!你要乾什麼啊!”路唯見亓珩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在那裡操作著。

“當然是變更路線去我的飛船啊,”亓珩覺得既然路唯同意了,自然就是去他的飛船。

“可是我還有任務要完成,還有如果我不去那艘飛船的話,我是要付違約金的呀!”路唯隻覺得自己腦仁疼。

果然跟他在一起就隻會讓自己覺得糟心。

“違約金算我的,任務我帶你過去,你要去哪個行星?”亓珩覺得隻要路唯同意上自己的飛船,其他的事都根本不重要。

“這次我要去的是波利亞星邊緣的一顆原始行星,那裡有我需要采集的野生菌種,落雁菌,”路唯很不爽地盯著亓珩,“你願意帶我過去嗎?”

“原始星?”亓珩挑眉,“那裡可是有很多不明生物的,危險係數很高,就連我們這樣的老資格的獵人都不會願意去那裡的,”

“有這麼可怕嗎?”路唯覺得亓珩就是在危言聳聽。

“當然,每年都會有很多獵人死在那顆行星上的,我覺得以你的能力根本是不行的,所以我勸你還是主動放棄那個任務吧,”亓珩並不覺得路唯這樣的弱雞是能在那裡采集到什麼菌種的。

路唯側眼瞥著亓珩,“秦清可是教了我很多防身術,我現在也是很厲害的,你不要小看我,”

“哦?”亓珩眼裡帶著戲謔,“防身術?逃生用的吧,那如果你遇到一隻肉食動物,你要怎麼辦?”

“我有武器!”路唯還把冰刃拔出來給亓珩看,“你看這可是秦清給我的,現在這個是我的了,怎麼樣,羨慕吧!”

“冇有想到秦清竟然會把冰刃給你,我還以為他會把冰刃隨身攜帶,看來你在他的心裡真的很重要,”亓珩盯著那把冰刃的眼眸裡閃過一絲不爽利。

“那是肯定的啊,他是對我最好的,恨不得把自己所有最好的都給我,不像某些人,隻會把最好的留給自己,”路唯恨恨地瞪了一眼亓珩。

亓珩被路唯懟得無語了,最後隻憋出了一句,“我們趕緊吧,先去看秦清,然後再陪你去完成任務,”

路唯還是第一次見到亓珩被自己懟得無話可說的樣子,忍不住笑出了聲。

亓珩瞥見路唯笑得冇有一點形象可言的樣子,原本還想要戳她一句的,但是看著看著也就跟著她笑了起來,想要戳她的話也忘記了。

路唯跟著亓珩又一次進入了他的飛船。

因為之前一次上他的飛船的經曆很糟糕,所以這一次路唯跟著亓珩走進飛船時全程都是皺著眉頭的。

“我的飛船有這麼糟糕嗎?”亓珩見路唯一直皺著眉,“我這飛船可是裝備齊全,裝潢豪華的一艘高級飛船哦,”

“那又怎麼樣?”路唯撇過頭去,根本不想理睬亓珩,“這就是一種資源的浪費,一個人待的地方需要這麼奢侈嗎?”

“一個人也需要生活,不是嗎?”亓珩很無語,“也不能因為是一個人就降低了自己的生活品質吧,那樣的話我做那麼多任務,賺那麼多錢是為了什麼呢?”

“你可以改行不做啊,又冇有人強迫你做,不是嗎?”路唯兩手一攤,斜眼瞟了一眼亓珩,“我不覺得賺錢就是為了奢侈浪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