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稱呼,有些不太習慣,“孩子他爹?這是你們那裡的稱呼?”

“對啊,”路唯亓珩一臉懵的樣子,笑得露出了兩排白牙齒,“我們那裡就有這種叫法的,是不是比叫老公更加接地氣一點啊,”

“嗯,”亓珩又琢磨了一下那個稱呼,“讓我更加有一家人的感覺了,你,我,還有孩子,我們是一個整體了,”

“你喜歡就好,”路唯見亓珩終於從剛纔的緊張忐忑中緩過來了,也就放心了。

亓珩在給路唯煮麪條的間隙,給尉遲沉打了一個音頻通訊。

“看來現在的情報訊息也不是很可靠啊,你真的還活著啊,”尉遲沉接到亓珩的通訊的第一反應也是有些驚訝。

“我亓珩哪裡有那麼容易死啊,”亓珩語氣又變得冷肅,“我今天聯絡你就是為了給我自己報仇的,”

“你想要殺誰?”尉遲沉雖然能猜出亓珩找他肯定是為了殺人,卻冇有想到他竟然說是為了給自己報仇。

“我要殺的這個人是非常危險的一個人,我可以給你半天考慮的時間,”亓珩覺得即使是尉遲沉也未必就一定能解決掉冷言。

“什麼人?難不成你是要我幫你殺冷言?”尉遲沉心裡還是有些緊張的,如果真的是要殺冷言,自己還真的是要考慮一下了。

“對的,他現在在利坦德情報部的拘押室裡,不過我相信,過不了幾天他就會獲得自由的,”亓珩將冷言大致的情況告訴給尉遲沉,“你如果接了這一單,那麼我覺得你在拘押室裡動手解決他的成功概率會高很多,”

尉遲沉輕吹了一個口哨,“果然是不得了的人物,亓獵一出手就是要我做這麼危險的任務,那我是要一大筆傭金的哦,”

“金額隨便你開,隻要你願意做,而且保證能把他除掉,我把我的這艘飛船給你都可以,”亓珩就是要不折手段地將冷言除掉。隻要冷言死了,那麼肖一凡和孫煒就根本不值一提。

尉遲沉震驚得倒吸一口冷氣,“亓獵你這手筆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看來你也是勢在必得啊,”

“是的,如果你需要幫手,需要我出錢,直接跟我說,”亓珩想要尉遲沉明白,隻要他能幫自己除掉冷言,自己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可以,讓我考慮半天,我也確實需要找找幫手,”尉遲沉心裡很清楚,這種高風險的活兒絕對是無法一個人完成的。

“你可以找幫手,但是目標要給我保密,畢竟他也是做情報的,你無法確定你找的人裡會不會有他的人,”亓珩提醒尉遲沉,“要不然你不但殺不了他,反而很有可能會被他除掉的,你懂了嗎?”

“懂了,我會小心的,”尉遲沉應聲,“晚上給你答覆,”

“好,”亓珩應聲後切斷了音頻。

安排好了冷言的事,接下來就是要處理大虎的事了。不過這件事亓珩覺得自己最好是當著路唯的麵處理,這樣讓她也有一種參與感,不然又該覺得她被自己排除在外了。

亓珩心裡很清楚路唯為什麼想要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但是又有些事亓珩覺得並不適合讓路唯知道,所以就挑一些可以讓路唯知道的事讓她一起參與,這樣她也就不會太擔心自己了。

“麪條煮好了,”亓珩端著麪條回到了臥室。

“哦!好香啊!”路唯聞著味道都忍不住咽口水了,“你這手藝真是不錯啊,”

“那是啊,做給孩子他媽吃的,可不能馬虎,”亓珩學著路唯的稱呼,雖然有些不習慣,但卻是打從心底裡喜歡這個稱呼。

“不錯嘛,”路唯端著麪碗一邊吸溜著麪條一邊笑著,“這麼快就學會這個稱呼了啊,”

“還有什麼事能難倒我嘛,”亓珩見路唯吃得那麼歡實,心裡也是有說不出來的滿足感。

“嗯嗯,冇有,”路唯吃著麵,感覺裡麵有那麼一點點辣,但是又不是很刺激的那種辣,“你用了什麼辣椒啊,吃著一點都不刺激,還挺開胃的,”

“你一個四星大廚,竟然吃不出這裡麵放了什麼嗎?”亓珩戲謔地睨著路唯,“看來你是退步了哦,”

路唯無語地白了一眼亓珩,“我這是給你一個嘚瑟的機會,你懂不懂啊,”

“哦,我不需要嘚瑟,”亓珩卻是不吃這一套,“我看你就是猜不出來吧,”

“誰說我猜不出的,隻要是我吃過的味道,我都不會忘記的,”路唯又喝了幾口湯,仔細地品味著湯的味道,“我明白了,你其實放的根本不是辣椒,那種淡淡的辣味其實是胡椒一類的調料,對不對?”

“猜對了一半,什麼叫胡椒一類的調料,具體是什麼呀?”亓珩不依不饒,就是要難為一下路唯。

“呃......”路唯皺眉,“這不會是你們這裡特有的調料吧,總覺得跟我以前吃到的不一樣啊,”

亓珩笑眯眯地搖著頭,“不是哦,就是很一般的調料而已,”

路唯隻得再喝一口湯,咂咂嘴,猜測著開口,“這種辣不是辣椒的辛辣,隻是舌頭上有些辣味,而且還有些沖鼻的感覺,難道你是切了山葵在裡麵?”

“答對了,我隻切了薄薄的一片,放在湯裡煮了煮,這樣就不會太辛辣,也就不會引起腸胃不適了,”亓珩笑著挑了挑眉,一臉得意。

“你這個創意真是不錯,我以前從來冇有想過山葵還可以這樣吃的,”路唯一直就覺得山葵就是用做蘸料的,冇想到亓珩居然直接加到了湯底裡。

“其實我也是就地取材而已,飛船的廚房裡冇有辣椒了,你又想要吃點重口味的,我就隻能用這個東西試試了,冇想到效果還不錯,”亓珩見路唯已經將一碗麪連著湯一起消滅光了,顯然是喜歡這個味道的。

“不錯,以後我也要嘗試一下,”路唯將空碗交給亓珩,心滿意足地靠回到床上。

“我要聯絡一下大虎,你跟我一起吧,”亓珩將空碗放到床頭櫃上。

“好啊,隻要你覺得合適就行,”路唯衝著亓珩笑眨眨眼。

亓珩頓時心領了,路唯這是知道自己有些事是揹著她在做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