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環境好的時候,就_定要努力的發展商業經濟,儘量

的儲存錢帀,等到政治環境不好的時候,就可以把這些錢投向

土地投資,再發展農業。

商業賺錢是山崩海嘯般的進項,而農業收入則是春風化

雨,潛移默化般的改變世界。”

雲家的棉花產業是絕對不能跟官方織造走同—條路線的,

不論字營織造弄出來的東西多爛,價格多高,服務多麼的不

好,當他與東西好,價格低,服務好的私人織造產生矛盾的時

候,—般都會以私人製造的失敗而結束紛爭。這其實是很有道

理的。

官營織造的優勢根本就不在他的產品,服務,價格上而

識冥學個德鷲入就是打下來了-片大大

所以,予取予奪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情。

皇朝祉翌蠶%%記法”那就是革命”推翻舊有的

這事雲初冇有想過,冇想過推翻目前這個如日中天的皇

朝,因為,人家現在纔是曆史潮流。一

5章平前世界裡有一位孫先生曾經說過一句話,曆史大潮

浩浩蕩蕩,順之者生,逆之者亡。

很適合現在的局麵。

人家封建皇朝正發展的如火如荼一路走上坡路的時候這

個時候造反,下場不會比那個相當女皇帝的造反者陳碩真好到

那裡去。

她是女人家家的都被人家剝皮,斬首,要是男人.

跟孫先生的名言相比,雲初更加相信他家太祖的話,因為

蟾奇祖不但是一個革命者,還是一個實乾家並且是一位徹底

的成功者。

太祖文集開篇就說--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

友?

那還造個屁的反,換湯不換藥而已。

成達瞽肇磊直鷲欵変態也有可能跟隨”不過”造反

隻有弄清楚這個問題了,才能進行下_步的行動。

都不%%革*竈賢望”冇找見一個朋友”就連老婆虞修容

候%驚SI%?“女人會支援”不過”造反成功的時

這些事情不能想隻是想一下胸口就痛的厲害,好像真的被

狄仁傑捅了一刀似的。

所以,在這裡找不到同呼吸共命運的同誌,_個都找不

到。

中盤囂5囂翼繹?豎跟眼前這個在曆史長河

就像雲家的棉花產業,不能跟官營織造相撞_樣,不論是

!也家的棉花,還是他的行為,都隻能避開人家的鋒芒,另辟蹊

O

占潔1鷲^人一個坐皇位上”一個待在相位上,最後再相

互殘亦的血流成河?這是有病才能乾出來的事情。

至於狄仁傑要是知道雲初有造反之心,他_定會找_個雲

初最冇有防備的機會,一刀捅死雲初,然後,趁著雲初還冇有

斷氣的功夫,再_刀捅在自己致命的位置上,最後拉著雲初的

手用生命最後一口氣告訴雲初——不悔。

雲初倒在躺椅上已經思索了很長很長時間,終於離開月子

賞的虞修容把自己洗的乾乾淨淨的從他麵前經過,雲初視而不

見O

_於是,虞修容就抱著兒子美玉兒從他麵前重新經過_遍,

“初依舊沉浸在自己的幻想裡不可自拔。

換了閨女彩雲娘再走一遍,雲初還是那副死樣子,嘴角透

著一股子陰狠,臉上帶著君臨天下般的微笑。

此時的雲初已經在幻想中克服了重重困難,最後率領人民

也反成功,正騎著棗紅馬走在夾道歡迎的人群裡,_遍又一遍

的向所任訴說著——權力屬於人民。

把臉湊到雲初臉跟前的虞修容終於從雲初的喃喃自語中聽

清楚了這句話。

就疑惑地問道:“誰是人民?你是說世民?該死的

的名諱,也是可以胡說八道的?“

那是太宗

雲初瞅著不知何時趴在他肚皮上的兒子,就攬住兒子,可

不敢掉下去。

”做美夢呢?是平康坊的哪一個美人兒?

啥權力屬於她?

床榻上的權力?

你倒是給妾身說說,她用了什麼床榻上的權力能讓你如此

的如癡如醉的?

說說,妾身也學學。”

亠雲初推開渾身奶味的虞修容怒道:“—個月婆子,少往男人

跟前湊,想要辦事,再過兩個月再說。“七、

__虞修容笑著伸手撫摸_下雲初的臉吃吃笑道:“我夫君還真

是一個正人君子,居然能忍到現在,還憐惜妾身的身子冇有修

養好。”

_有初勃然大怒,將兒子塞給老婆,衝著虞修容道:“不忍

了,這就去平康坊。”

虞修容見丈夫去了崔氏的房間,還在後邊高聲道:

個好的,也記得回家啊——“

“記得找

雲初到了崔氏房間,發現屋子裡擺著七八個塞滿了棉花還

算囂鴛綠的抽象布老虎”看樣子”這應該是雲氏新開發

雲初瞄了一眼之後,就覺得這是缺心眼才能乾出來的事

E,予老虎這東西早就有了,人家都是往裡麵塞養麥皮,拿來

當枕頭用的。

塞滿棉花的布老虎怎麼當枕頭?大唐人喜歡硬邦邦的枕頭,

§子界,木頭的,陶的,冇有這些東西人家寧願在腦袋底下曷

塊磚頭,都不會用這種可以當玩具,也可以當枕頭的東西。

”去竹林裡抓一頭花熊過來。”

雲初岀門就對劉義下了命令。

儘管很疑惑,劉義現如今已經是一個合格的管家了,不大

功夫就帶著仆役從竹林裡抓了一頭花熊過來。雲初抓著花熊的

耳朵,將它提溜到崔氏的麵前道:“按照它的樣子,用黑白緞

子,棉花,瑪瑙給我造_隻_模一樣的出來。“■

說完話還瞄一眼崔氏床上堆看的抽象布老虎,撇撇嘴又道.

”儘浪費好東西。”

崔氏先是膽怯的看看莫名其妙就發火的家主,然後就把疑

惑地目光落在熊的身上。

見熊張玄了嘴巴嚶嚶的叫喚,就指著熊嘴裡的牙齒道:,,牙

不好弄。“雲初_把捏住熊嘴,對崔氏道:“就弄一個,

圓疙瘩腦袋,嘴巴是閉著的就成。記得我的話,用最好的

黑白緞蘭,眼睛用瑪瑙。最新章節。

我們豕以後不弄棉被了,就弄這東西包你發大財。“

_崔氏笑道:“郎君淨說笑,棉被怎麼能不做呢

五百床麵被等著交貨呢。“

這個月還有

雲初愣了一下道:“

嗎?“

不是說外邊已經有人開始做棉被了

“宀土牛笑道:有啊,_直都有啊,可是,誰家的棉被都不如

我豕的好,他們做出來的棉被跟氈片似的,想要暖和,蓬鬆的

被子,還得來找咱家。”

=初擺擺手道:“那就繼續吧,另外,把熊早點給我做出

來,有用。”

崔氏再看看趴在地上嗷嗷叫的熊,連連點

頭道:“這畜生身上就兩個顏色模樣也簡單,比做布老虎簡

單多了,明日裡就該能做出來。”

聽崔氏這麼說,雲初反倒有些疑惑了,指著熊道:“彆看簡

單,其冬想做出一件出來,考慮的事情可多呢,想要畫圖,然

後是裁剪“

I專氏聽自家郎君絮絮叨叨的,就拿過一大塊麻布,又讓仆

役把熊架起來,再然後,就把麻布往熊身上纏住,最後把熊整

?包裹起來,拿起剪刀喀嚓_聲,就把麻布裁斷,最後把纏在

熊身上的麻布取下來,對雲初道:“郎君,簡單,不就是給熊

做一件衣衫嗎,不難的。

乎東西在晉昌坊整天光吃一點活不乾,現在終於有用處

產初愣了_下,然後就恍然大悟,在他以前的世界裡,這

東奪杪有一個名字叫國寶,人弄死_個人不_定被槍斃,弄死

_義這個東西,身敗名裂加坐牢的比弄死人還要可怕。

那些玩具廠商自然不能像崔氏這樣直接抓_頭熊回來當模

特,那代價_般的玩具廠商可承受不起。

在晉昌坊,冇有任何_口飯是可以白吃的。

亠李治愛花熊的名聲如今傳的滿大唐都沸沸揚揚的,再加上

先前那一道不許百姓捕獵花熊的詔,更是把花熊的地位—下

子就提到了僅次於龍鳳之下。

冇人見過真正的龍鳳

罕見。

可是,花熊這東西在關中秦嶺並不

因此,在短短的時間裡,花熊就成了大唐人喜聞樂見的瑞

崔氏寧可花大力氣製作流程複雜的布老虎,卻不知道去製

作隻需要兩種顏色的布就能做成的花熊,實在是腦子不夠用的

表現。

“初叉著腰站在院子裡,瞅著近在咫尺的大雁塔,聽著自

己鴿子帶著鴿子哨嗚嗚鳴的從院子上空飛過,雲初忍不住歎息

—聲。

革命還是從小處坐起吧。

比如,從花熊開始就非常的不錯。

人們喜聞樂見不說,還喜歡,最重要的是這東西_定能夠

成為大唐最頂級的奢侈品。

想想看啊,在這大唐的世界裡,有多少男人會把自己想象

成帝李治,即便是家裡缺少絕色佳人,睡覺的時候抱著_頭

皇帝喜愛的花熊也能安慰一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