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天生就是為儀式感活著的。

虞修容已經被武媚宏大,莊嚴,肅穆的封後大典激動地熱淚盈眶的時候,那頭肥碩的巨熊,卻用身子幫李治擋住了一柄刺向他的短劍。

還用肥碩的屁股壓住那個刺客,不讓他跑掉。

封後大典剛剛結束,就在李治與皇後繞場一週,接受百官朝拜的時候,一個抱著拂塵站在場邊將皇帝,皇後與官員隔開,且負責維持秩序的宦官,突然從拂塵裡抽出一柄短劍,突兀的刺向李治。

卻不防原本乖乖跟在李治身邊的巨熊,突然就人立而起,擋在了李治的邊上,而且鐵刺還刺進了巨熊的

肩膀,吃痛的巨熊一巴掌就把宦官拍倒,再一屁股坐了上去。

張大了嘴巴衝著李治嗷嗷的叫喚。

其實,就算冇有巨熊,李治身後的那個跟巨熊差不多的武士已經警覺,刀子都抽出來了,有把握在宦官

再進一步的時候斬斷他的手。

可惜,他的救駕之功就這麼被一頭花熊給搶走了。

皇帝遇刺,在場的所有人的頭皮都開始發麻,原本會立刻大亂的場麵,硬是被在場的官員們給控製住了,一些身配未開鋒儀劍,儀刀的官員們,已經把刀劍抽出來了。

一些殘暴的官員,甚至大吼:“原地待命,移動一步者斬!“

李治對於這樣的刺殺,顯得非常平靜,先是用陰鷙的目光看了一遍周國的人,然後就憐惜的撫摸著巨熊的大頭,還親自查驗了一下巨熊肩頭的傷口。

好在這東西皮糙肉厚的,鐵刺也就紮進去一寸,流了一點血,很快就止住了,但是,流出來的血顏色很紅,很怪異。

李治抬抬手,立刻就有宦官獻上來一枚鮮嫩多汁的竹筍,李治把外皮剝掉,隻剩下鮮嫩的芯子塞熊嘴裡,再拍拍巨熊的腦袋,就對武媚道:“繼續。“

至於坐在熊屁股下麵的宦官,他自始至終都冇有看一眼。

鼓樂聲再起,這一次李治牽著武媚前行。

巨熊有吃的就不怎麼跟著李治了,一群太醫署的醫官湊到巨熊身邊查驗傷口。

傅九鼎看了一眼巨熊的傷口,再問宮衛要過那柄凶器,放在鼻端嗅一下,倒吸了一口涼氣。

“有毒,蛇毒!“

說罷,就從地上撿起被宦官折斷的拂塵,將尾部豎起來,裡麵頓時就滑出一串晶瑩而又粘稠的液體。

巨熊三兩口吃完竹筍,就要去追李治,冇想到才走了幾步,就開始晃悠,最後乾脆用爪子抱著頭,倒地呼呼大睡起來。

虞修容很擔心那頭巨熊,擔憂的瞅著遠處呼呼大睡的巨熊,也不知道這東西能不能好起來。

晉昌坊也有兩頭這樣的花熊,性情溫和每一個人都喜歡,如今也快長成大熊了。

希望這頭熊不要出事……

封後大典還是完成了,這些官員,以及女眷們卻被送去了皇城,不得離開。

虞修容冇有看到那個宮門局的局長,她身邊的兩個小黃門也不見了,來的時候乘坐的馬車,也不見了蹤影,更不要說崔氏跟紫鵑了。

娜哈也不來,而她已經覺得很餓了。

於是,虞修容就按照自己的記憶,徑直去了太醫署,準備在丈夫的官廨裡休息片刻。

好在,娜哈終於找到了她,還說可以讓虞修容跟著玄奘大師混出去。

虞修容自然是不肯的,占便宜也是要看時候的,這個時候可不是占這種便宜的時候,怎麼也要等官家驗證完畢之後,纔好離開皇城回家。

姑嫂二人很快就進了雲初的官廨,娜哈相幫虞修容拆掉早上梳的很緊的頭髮,被虞修容拒絕了。

而是把鞋子脫掉,讓娜哈幫她揉捏一下她發漲的腿。

“有人要殺皇帝。”娜哈一邊揉一邊對虞修容道。

虞修容撇撇嘴道:“我也看見了,當時在場的上千人都看見了。“

“是那頭熊救了皇帝。“

“我們也都看見了。“

“窺基大師說,這一次要死很多,很多人。“

“哦,這個我倒是不知道,說說……“

“窺基大師還說,大庭廣眾之下行刺皇帝,行刺的人必定是死士。

他還說,這一次行刺,主謀人根本就冇有指望會成功,隻是想借這個刺客告訴在場的所有人,皇帝不仁!“

“玄奘大師就什麼都冇有說嗎?“

“冇有,玄奘大師在誇讚那頭巨熊已經被皇帝養出靈性來了,是一個很吉祥的東西。”

〝這樣緊張的時刻,玄奘大師就誇讚了一頭熊?“

“冇錯啊,玄奘大師眼中己經冇有世間的苦難了,他隻想看到人間值得觀看的歡喜之事,還說,如果有一天這世上再無他值得一看的歡喜之事,他就剜掉雙眼,在黑暗中等待佛祖的召喚。“

虞修容想了一下,讓娜哈換一條腿揉捏,歎息一聲道:“眾生皆苦。“

娜哈瞅著虞修容道:〝不苦啊,你今天的樣子我都看著呢,周圍圍滿了人,還有胡床坐,我從早上被你抓起來直到現在冇有歇息過片刻。”

虞修容在娜哈的眉心點一指頭道:〝我現在很餓,你說苦不苦?“

娜哈用力在虞修容大腿上掐一把,就氣咻咻的拿著食盒去小食堂打飯去了。

“不必追查,忘記此事!“

這是李治在思索良久之後,發出的一道指令。

很明品,李治不願意把宮闈之事散佈的全天下人都知曉,並且議論紛紛。

“臣妾來查!“

這是武媚剛剛成為皇後之後,第一次正大光明的從李治這裡領差事。

李治歎口氣道:“既然王氏,蕭氏已經亡故,就把她們的親眷發配嶺南吧。“

武媚跟著歎口氣道:“好好地宮妃,卻操弄厭勝之術,操弄毒術,即便是死了,還要謀刺陛下,如今身死

道消,何苦來哉。“

李治沉默片刻抬頭對武媚道:〝既然事己至此,就按照我說的去辦吧。快快將這些令人厭煩的事情處理乾淨。

皇後,既然現在是你統領六宮,那麼,你你要記住,這種事不能再發生一次。否則,聯發起火來,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會乾出什麼事情來。“

李治說完話,就徑直離開了皇後寢宮,徑直去了偏殿,此時,那頭憨熊還在呼呼大睡,也不知道能不能逃過這一劫。

李治走後,武媚看看空蕩蕩的寢宮,低聲道:“來人!”

帷幕後邊立刻就走出來一個上了年紀的宮人。

“刺客死了嗎?“

“回稟皇後,刺客被巨熊壓佳之後就吞藥自儘了。“

“找尋出端倪來了冇有。“

“正在查詢,刺客蔣玉仁平素不與人來往,他的佳處也已經搜查完畢,並無不妥之處。

現在已經有人在查蔣玉仁的來往,已經扣押了十四個與蔣玉仁有過接觸的人,正在審問。“

“今日前來觀禮的人中,可有冇有到來之人?”

“回稟皇後,五品以上官員,有三十九人未到。”

“將名單拿來,本宮要看看。“

“給六品官的恩遇,有人不知好歹嗎?”

“共有三十一人。“

“也把名單拿來,本宮要好好的看看這七十個人中,都是那些魑魅魍魎之徒。”

宮人答應一聲,就從袖子裡取出兩張寫滿了人名字的紙張捧給武媚。

又從帷幕後麵取出厚厚兩疊奏疏放在桌子上道:“啟稟皇後,這是冇能來的官員上的乞罪文。“

武媚揮手將這些乞罪文掃到地上,冷聲道:“雲初的老婆虞修容身懷雙身子六甲都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百鳥朝鳳,她們怎麼就不能來?是死了嗎?“

宮人低頭不語。

李治來到偏殿,隻見那頭巨熊依舊趴在木地板上呼呼酣睡,還把口水流淌了一地。

跟人相處的時間長了,李治就越發的喜愛這頭熊,這頭看似體型龐大,還有尖牙利爪的龐然大物,在李治看來,幾乎跟一個心思單純的嬰兒一般。

隻要給足它吃食,它就老實的任憑你擺佈,不會心生不滿,也不會胸懷惡意,每日所求,不過飽食三餐而己。

上前抓抓巨熊的耳朵,見巨熊冇有半點反應,就對看護這頭巨熊的傅九鼎道:“平日裡聯隻要抓抓它的耳朵,不論睡得多香,都會立刻睜開眼睛,與朕糾纏一陣。

現在卻毫無所覺,太醫,它傷的很重嗎?“

傅九鼎施禮道:“回稟陛下,巨熊被鐵刺刺傷,對它來說原本是小事一樁。

可惜,那柄鐵刺上染有蛇毒,故而,巨熊隻能進入睡眠,依靠強壯的身體抵禦蛇毒。

這本就是野獸的本能,一旦睡醒,自然無礙。

而且微臣已經割開傷口,放出不少的毒血,老臣估計,再睡個一兩天,就會醒來。”

李治拍著巨熊毛茸茸的腦袋道:〝要撐過去啊,這世間,也隻有這東西才能讓朕覺得差強人意。”

就在虞修容跟娜哈兩人用猜拳的方式決定最後一隻肉丸的歸屬的時候。

一隊宮人,宣官在一個上了年紀的宮人的帶領下,捧著很多用綵綢覆蓋的木盤進了太醫署。

等這群人走了之後,這姑嫂二人,就再一次開始猜拳,剛纔最後的一枚肉丸子被娜哈趁機一口吃掉。

現在,她們開始用猜拳的方式,決定武媚賞賜的錦緞,珍珠,鳳釵,金步搖的歸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