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林夫人告辭完之後,容巧嫣又轉頭對著躺在床上,欠起身要送她的林晚晴說道:“今日裡,是我失禮了。林姐姐本來就是落了水,該好好休養的,反倒是被我擾了清淨。我現在就告辭,姐姐好好休息吧。等我回去,就讓我的婢女把姐姐的衣服漿洗好了送過來。”

林晚晴自然說著不必如此的話語。

“這來庵堂小住,帶的東西本就不多。穿了姐姐的衣衫,隻怕姐姐不便,自然是要趕快送過來的。姐姐放心,我那院子粗使婆子和丫鬟都有的。讓她們趕緊漿洗了就是。”

容巧嫣笑盈盈的說道。

林夫人在旁邊聽了這個話,就有些訕訕的。

她也知道自家女兒做的事。不過,之前是不在意罷了。

現在,讓容府的人看到小姐身邊的一等大丫鬟去洗衣服,確實有些丟了體麵。

“讓容六小姐見笑了。這今日剛剛來到庵堂,所以好好收拾了一番,人手確實不足了些。不過,不打緊,現在都已經收拾好了。”

林夫人趕緊的在旁邊描補道。

容巧嫣隻是笑笑,冇有接話。

現如今,她的實力和林晚晴的實力,都不容許她們硬對上。

所以,話點一點就罷了,彆的也不好多說多做。

容巧嫣帶著妙枝高興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裡,在妙枝的侍奉下,換下了林晚晴的衣服。

她珍惜的摸了摸衣服,就拿出去讓白柳洗了。

她倒是想要把六嫂嫂的衣服留下作為紀念。

隻是,看六嫂嫂如今過得這麼不好,若是真留下了,怕六嫂嫂的衣服不夠穿了。

隻可惜,兩個人今日裡才結識,不是那種可以互送衣服的關係。

妙枝看著在床上開心的翻滾著的容巧嫣,一邊給容巧嫣端過來熱茶,一邊笑著問道:“小姐是救了人,所以開心嗎?”

她可是被自家小姐給嚇壞了。

不但是推開她跑去救人了,還把人給救活了。

這一下午的驚心,妙枝如今才緩過神來。

“是啊。救了人開心。結識了林姐姐也開心。”容巧嫣笑著說道。

看著這一個多月來,總算是真心地開懷笑起來的容巧嫣,妙枝也笑了起來。

“那小姐換了衣服了,還是趕緊去太夫人那裡請個安,把這個事情說一下吧?”

楊嬤嬤也推門進來,聽到了容巧嫣的話。

她看著還在床上翻滾的容巧嫣,有些擔心的說道。

她到底是上了年紀了。在庵堂裡收拾了一上午,乾了些重活,就有些疲累。

自家小姐看出來她的疲累,貼心的讓她吃過了午膳去休息了。

等她睡了足足的一覺,歇息好了之後,就問了白柳,然後打算去大小姐的院子裡打聽小姐們去哪裡賞景了。

楊嬤嬤在去大小姐的院子的路上,聽著彆人議論容六小姐在前院濯清塘那邊,把一個閉氣的人都給救活了的話,心都要跳出來了。

自家小姐可冇什麼醫術啊,如何就敢去救人?

唬的楊嬤嬤直接掉頭去往前院濯清塘那裡了。

她去到濯清塘的時候,人群早就散去了。

楊嬤嬤問了庵堂裡的比丘尼,才知道容巧嫣早就已經去了林家的禪院裡了;

她緊趕慢趕的去到林家的禪院的時候,容巧嫣又恰好剛剛離開了。

如今楊嬤嬤緊趕慢趕的回來,正好聽到了妙枝說的話,於是趕緊的勸說道。

她是萬萬冇想到,就這麼會的工夫,自家小姐就乾出這樣驚天動地的大事。

容巧嫣聽到楊嬤嬤這個話,滾動的身形不由得一頓。

是了,她高興的忘了,還有容太夫人呢。

這個時候,容太夫人定然是得了訊息了。

自己救完人冇第一時間回去跟太夫人稟告,已然是大錯了。

不過,那還可以說的過去。

畢竟,當時是林姐姐跟大姐姐請求了讓她過去的。

既然大姐姐當著眾人的麵應承了,自然是不好再喊著回來。

但是,既然自己已經回了自己的小院了,就應該第一時間跑去跟太夫人稟告。

“多謝奶孃想的周到。我都冇想到。”

想到這裡,容巧嫣一邊招呼著妙枝給自己換衣服,梳頭髮,一邊跟楊嬤嬤說道。

“小孩子家家的,想不到也正常。”

楊嬤嬤看著聽勸的容巧嫣,一邊擔心的上前幫忙,一邊說道。

容巧嫣歪頭想了一下,笑了起來。

嗯,冇毛病。

現在的自己就是一個才十二歲的小孩子,經過這一係列的事情,哪裡能想的那麼麵麵俱到?

因此,容巧嫣在妙枝和楊嬤嬤的伺候下,換衣服,梳頭髮。

都收拾完畢之後,容巧嫣才慢條斯理的帶著楊嬤嬤和妙枝一起去了太夫人住的院子。

到了院子裡之後,讓守門的丫鬟去正房裡通稟。

結果,居然等了好一會,屋裡才喊進。

容巧嫣就提高了警惕,知道太夫人隻怕是心裡很不痛快了吧?

畢竟,自己這事還是做的出格了一些。

按照府裡這書香門第,極為重視規矩的樣子,太夫人定然是很生氣了。

果然,太夫人喊了她進去,她跪下請完罪之後,太夫人卻遲遲冇有喊起。

容巧嫣也就低垂著頭,做出一副不敢發一言的鵪鶉樣子。

上首的太夫人看著自己這個平日裡正眼都冇瞧過的庶孫女,細細的打量了一番。

冇什麼特彆的樣子。

論容色比不過三丫頭,論才學比不過大丫頭和二丫頭。

平日裡,也冇聽說這六丫頭有什麼急智,一直聽聞是個平平常常,膽怯懦弱的人。

可就是如此膽怯的人,居然敢去救一個快冇了氣的人。

這,是自己平日裡看走眼了嗎?

太夫人一邊暗自的忖度著,一邊細細的打量著。

看了許久,還是這膽怯懦弱的樣子啊。

看,現在這身子都快都抖成篩子了。。。。。。。

看到這裡,太夫人終於收回了目光,喝了一口茶水,才淡淡的讓容巧嫣把下午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說一遍。

容巧嫣就真的從容舜華請她們姐妹一起逛逛,到出了院門遇到了定邊侯府的人,再到湖邊看到人落水,想到容英華而去救人的事情,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這事無钜細到有些事情都是下人冇報過來的。

太夫人聽完,本來麵無表情的臉上總算是不那麼緊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