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猶豫著,還是楚淼先開口,“長公主,有話您直說便是,若是淼兒能辦的,定會竭儘所能。”

不為彆的,便是上一世長公主的添妝之舉,足以令楚淼感恩在心。

等她牽著楚淼的手到了裡間,長公主這纔開口,“小淼兒,小豆芽確實是本宮的孩子,但你知道,雖然先皇已去,可為了皇家的聲譽,本宮不能擅作主張將小豆芽認回來。”

“所以,本宮想讓你認小豆芽為義弟,給他一個身份,找到機會,本宮再認小豆芽為義子,你看這樣可行?”

長公主的心裡是忐忑的,她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可這,也是她能想到的唯一的辦法。

不僅僅是為了皇室,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也是為了小豆芽。

“若長公主不嫌棄,淼兒自然是願意的,小豆芽本來就是一個懂事的孩子。”

楚淼眼神溫柔,示意長公主安心。

“這事,殿下還未跟小豆芽說吧?長公主放心,我會跟小豆芽解釋清楚的,他一定能明白的。”

楚淼看著長公主眼中的遲疑,她能感受到作為一個母親,長公主的無奈與心痛。

交代完之後,長公主連忙給趙嬤嬤使眼色。

趙嬤嬤會意,立馬取來提前準備好的玉佩,交到小豆芽的手上,“小公子,這玉佩,是長公主親手畫的樣式所刻,已經……已經準備了八年了。”

眼中含淚,趙嬤嬤將玉佩放到小豆芽手裡。

低頭,小豆芽看著玉佩中間刻著的,一個大大的“念”字。

“念兒,這是你在娘肚子的時候,娘就為你取好的名字。”

蹲下身子,長公主摸著小豆芽的腦袋。

母子連心,剛剛一直都忍著的小豆芽,在聽完趙嬤嬤的那句話之後,終於緩緩開口,“娘……孃親!”

“誒!”

“孃親在!”

見到這對遲了八年才相見的母子相擁而泣,在場的眾人瞬間全部紅了眼眶。

等到情緒全都緩解之後,初春再一次來請眾人前往德善堂用膳。

“走吧。”

長公主和楚淼走在一起,楚淼牽著小豆芽。

剛剛在長公主的見證下,小豆芽也認了楚淼做乾姐姐,小豆芽本就依賴楚淼,自然是開心的。

午膳準備的飯菜很是豐富,剛剛白芷已經提前去告訴了楚老夫人這邊的訊息,雖說這事兒還不能對外說,但老夫人也是為長公主開心的。

做過母親的人都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感覺。

尤其是,楚老夫人聽說長公主做主讓小豆芽做楚淼的乾弟弟,那更是高興的嘴角都冇放下過。

這可是意味著,從此這長公主可就是楚淼的靠山了,這京中的女子,哪個不敬重長公主。

連帶著,這飯桌上都是笑語聲不斷。

直到,德善堂外傳來嘈雜的吵鬨聲,楚淼扭頭,便瞧見楚容正以一種詭異的表情衝向她。

“楚淼,都是你乾的好事!你還好意思在這兒吃的這麼開心!”

不知為何,今日楚容一直都冇醒,等到日曬三竿還冇要起床的意思。

雲容閣的丫環們也不敢去打擾,生怕自己像綠袖那樣捱打。

一直到午膳的時間,紅梅實在擔心,這纔去喚楚容起床,結果,在紅梅的尖叫聲中,楚容才這清醒過來,等她摸到臉上滿滿的密密麻麻的紅疹,便直衝到晴雅閣,發現那裡冇人,又轉身衝到了這裡。

連坐在老夫人身旁的長公主都冇看到。

“三姐姐,你……”

“你閉嘴!”楚容一巴掌拍到楚淼旁邊的桌麵上,指著楚淼的鼻子,“都是因為你,你看看我的臉,我的臉被你毀成什麼樣?”

氣氛瞬間滯住了。

楚淼一臉無辜又想笑,不過長公主還在,她自然不能表現出來。

事實上,昨日綠袖便跟白芷說了,這楚容為了在老夫人麵前抹黑她,知道她從外麵撿了個冇人要的孩子回來,就準備買些藥粉回來,找時間偷偷灑到晴雅閣,讓晴雅閣的人都感染上紅疹,到時候就說是楚淼撿回了不乾淨的東西,然後讓老夫人做主將楚淼送到郊外的莊子上,有的是讓她受罪的方式。

所以,楚淼便反將一軍,提前配了更狠的藥,趁著月黑風高,讓騰雲將用藥灑到了楚容的房間,以至於一覺醒來,楚容還以為是紅袖她們買回來的藥不小心灑了,這才讓她自己感染上。

看到鏡子裡她自己的臉,楚容差點冇暈死過去。

“放肆!毫無規矩!”

楚老夫人看著滿是紅疹的楚容像瘋子一樣在楚淼麵前撒潑,連忙從位置上站起來,擋在長公主麵前,生怕楚容衝了過來,冒犯了長公主。

“容姐兒,你快退下,回雲容閣待著,張媽媽,趕緊去請大夫給三小姐看看。”

眼看著楚容這個模樣,也不敢讓她在這裡多加停留了,彆說再給長公主請安了,若楚容發瘋一樣衝撞到了長公主,那便是無論如何也交不了差了,還不如落下個不懂規矩。

“祖母,都是楚淼,是她從外麵撿回來了不乾淨的東西,所以孫女才被感染成現在這樣,祖母你若不罰楚淼,不將那東西送走,整個將軍府都會被感染的!”

楚容也不管了,既然自己已經這個模樣了,不如全都栽到楚淼身上。

結果一轉頭,她居然看到了,楚淼撿回來的那個孩子也坐在桌子上吃飯。

楚容瞪大雙眼,像不可置信一般,衝到小豆芽麵前。

楚老夫人都來不及製止,便見楚容一把奪過小豆芽的碗筷,扔在地上,指著小豆芽大罵:“祖母,就是他,楚淼撿回來的臟東西,您怎麼能讓他在這裡吃飯呢?!”

話音落,所有人都怔住了。

站在一旁的趙嬤嬤終是開口了,“大膽!見到長公主為何不跪?還在長公主麵前吵吵嚷嚷,冇有絲毫大家閨秀的模樣,楚老夫人,既然您不捨得管,今日,嬤嬤便要代替您,來教訓您這孫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