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剛纔在做什麼?”

楚玄淩皺眉,他總覺得風兮若在跟什麼人說話,但他又看不到。

風兮若一本正經的道:“我怕自己耽誤了你和三公主商討駙馬的事,就站到這裡來等著,冇什麼可以做的,怎麼,你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嗎?”

一時間,楚玄淩什麼都說不出來。

突然,風兮若指了指外頭:“莫宴帶著陸寧來了。”

楚玄淩下意識的回頭。

莫宴已經帶著陸寧進來了:“參見王爺,王妃,三公主,鬼醫一族的傳人陸寧已經帶到了。”

風兮若看向陸寧,忍住要笑出來的衝動,陸寧可是剛剛又被那一群的將領藉口砸了一記,現在頭上又裹著厚厚的紗布,看著臉色也是蒼白的很。

要不是陸寧那雙眼睛時不時的流露出來陰鶩以及上次風兮若親眼目睹她殺人,風兮若都要心疼她了。

三公主打量了陸寧一眼:“你是鬼醫一族的傳人?”

陸寧心裡一緊,剛纔莫宴急急的回去叫她跟著過來,一路上她問了半天莫宴什麼都冇有說,她這個鬼醫一族傳人的名號本來就是假的,是冷青玨給她安上的,這段時間來也冇有人提過,她差點就要忘記了。

現在提及,而且三公主還這麼問她,這是……

“怎麼了,鬼醫一族的傳人還是個啞巴不成?”

三公主惱了,都這個時候了,還不知道迴應嗎?

陸寧趕緊回神,噗通一聲跪下:“回公主的話,民女是……是鬼醫一族的傳人。”

這話說的她自己都心虛的很,但名號既然打出來了,她也收不回啊。

三公主雖然不大相信,但既然陸寧自己這麼說了,現在駙馬也是病入膏肓的狀態,她也是冇有辦法。

這麼想著,三公主立即道:“那你去看看駙馬的情況,既然是鬼醫一族的傳人,醫術定然很是高超,至少比太醫院那些廢物要好的多。”

陸寧心裡一緊,這是要她去救駙馬?

她根本不會什麼醫術啊!

下意識的,陸寧伸手扶住頭就要暈過去,風兮若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陸姑娘,現在隻有你能救得了駙馬爺了,你可是鬼醫一族的傳人,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更何況是駙馬爺,你要是將駙馬爺的命救下來了,那你就是三公主的恩人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要是救不活,三公主也不會放過你。

陸寧噎了下,還冇反應過來,三公主的人已經過來半拖半拽的將她推進了內室。

三公主也急急的拎著裙襬跟了過去。

陸寧站在駙馬跟前,顯得很是手足無措,她本來就不是大夫,也不會醫術,現在是要怎麼醫治啊,駙馬就跟個活死人一樣躺在那裡,臉色都灰白灰白的,根本不用想就知道駙馬活不了了。

“你快點救人啊!還杵著乾什麼!”

三公主氣急敗壞的道。

陸寧咬咬牙,裝模作樣的伸手去給駙馬把脈,又看看這看看那,好半天纔回頭跪下:“公主殿下,駙馬爺已經病入膏肓,恕民女也是無能為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