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一幕出現,直接把陣外的宇之斑看得呆滯!

“好狠!”

“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狠毒的女人!居然連親侄子的殘魂都不放過!”

“可這樣子,是要折磨個千遍萬遍都不止呢,我猜她應該不會不斷地催動靈魂之力,避免那道殘魂消散吧?”

“不然的話,折磨個千百年,可是會影響到其上位麵的神階本體的!”

“我可千萬不要落在她的手上!”

宇之斑心中一陣自喃,已然對輝夜姬產生了忌憚之感。

可是,六道仙神的傳承冇有到手,他卻是不會這麼輕易離去的。

此刻。

夜歡盤坐著最深處的墓府靈陣中,宛如心生!

陣外的一切自然也被他清楚地捕捉到。

說起六道仙神的這份傳承,雖然並冇有實質化的東西,他卻是覺得比以往的任何東西都珍貴!

甚至,比起他體內的諸多神位,都更有價值!

掃視了一下週遭的一切,揮手將一些品質還算不錯的藥材收入神鼎空間,又招出上古天蠶,將那噬魂蟲大軍收起後,夜歡這才操作麵前的玉石靈台,將大陣打開一個豁口。

冇有任何的猶豫,他直接大踏步走出,來到了輝夜姬不遠處,兩人對麵而立,四目相對間,卻是誰也不曾開口。

足足過了好一會,還是輝夜姬率先移開自己的目光,冷冷地道:

“我說過了,不想與你為敵,也不想管你的閒事!”

“你也不要管我的閒事!”

“隻要你答應我,我可以幫你把那宇之斑打發掉!”

“不過,現在的我還冇有斬殺他的能力!”

夜歡聞言淡然一笑道:

“不必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解決!”

“隻要你不做與我為敵的事,我不會阻止你做任何事的!”

輝夜姬聞言眼神中閃過一抹失落之色,稍作猶豫之後,還是施展一股高深的空間真意,憑空消失在原地。

緊接著。

夜歡意念催動,一股極為狂暴的空間真意席捲而出,直接將墓府大陣中的所有人都強行送了出去。

唯獨水門波風被留了下來。

“波風,這是六道仙神前輩,將六種不同道義融為一體的法門所在!”

“如果你能將其參悟,便能進入一種與之相仿的六道狀態!”

“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有人打聖靈山的主意時,你能阻止他!”

“不要讓裡麵的珍貴傳承落入外人之手,哪怕是輝夜姬和斑,也不行!”

說著,夜歡將一團瑩瑩地光團托在手中,遞向對方。

然而。

恰在這時。

麵前的虛空,一股狂暴的空間真意襲來,卻是直接將其裹挾而去。

水門波風見狀大驚,急忙進入尾獸狀態,九條狐尾化為九隻無形的空間大手,登時就將那遠去的光團包裹住,準神初期的實力毫無保留就要將其扯回。

一旁的夜歡見狀也是麵露驚慌之色,急忙催動空間真意,意圖將其奪回。

可是,籠罩那光團的空間真意確實是太過霸道了,兩人也不過支撐了片刻,就被其強行掠走。

“哈哈,毛頭小兒,就這點實力也想跟你斑爺鬥?”

“你們也不想想,就算是先前六道老頭的殘魂在的時候,我都能偷偷潛伏進墓府之中,將那六道法杖盜走!”

“如今,憑你這區區實力,還想攔住我?”

“進入六道狀態的法門傳承,屬於我了,哈哈……”

“咦!不對,這是什麼?靈魂烙印!”

“臭小子,你居然敢陰我!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啊……”

宇之斑淒厲的慘嚎聲響起,完全冇有先前的那般得意洋洋!

直到這時,夜歡的嘴角才流露出一抹狡黠的弧度,一旁的水門波風也登時反應過來,原來這一切不過是夜歡的詭計!

“夜歡,他得到的六道傳承是假的,對不對?”

“是你故意陰他的?”

夜歡聞言微微點頭,又連忙搖頭,然後才傳音道:

“也不儘然,如果我剛纔封印的是假傳承,根本就無法騙過他!”

“我不過是將進入六道狀態的法門打亂了順序,在許多重要環節還做了改動罷了!”

“最關鍵的,我在那股靈魂共享中暗藏了一道靈魂烙印,專門攻擊他的靈魂本源!”

“也算是對他先前故意將盤古界火的子火交給巫族的懲戒吧!”

“給,這纔是尾獸狀態轉為六道仙體狀態的訣竅所在!”

說著,夜歡直接右手探出,按在了水門波風的眉心處。

嘩!

一股記憶力洪流湧入,正是六道仙神所遺留開啟六道仙體的法門。

隻不過那開啟六道仙體還需要諸多必要的因素,以他如今的這種狀態,短時間內還無法直接開啟。

至少,要等他對其餘幾種道義也有所參悟,在此基礎之上纔可以。

同樣,現在的夜歡因為表麵修為隻有半步半神後期,也遠冇有達到進入那傳說中六道仙體狀態的地步。

然而。

此處六道仙神的墓府之行,他卻是最大的受益者。

不僅得到了六道仙神有關淬鍊仙法靈力,施展仙法的諸多法門,還得到了天卷六陣法,以及諸多靈魂力印決和靈魂控獸的高深法門等等散碎的絕學!

尤其相比對方用瞳術催動的控獸之術,自己先前慣用的祭魂控獸之術,根本就不值一提!

最關鍵的,按照六道仙神的說法,他已經幫自己把輝夜姬暗中留在天眼空間的靈魂印記解除。

為了避免引起對方的懷疑,那靈魂烙印並冇有直接被祛除,隻是把解除對方限製的竅門傳給了自己。

從表麵上來看,六道仙神所言是完全可信的。

可是,跟靈族人打過這些交道之後,夜歡已經不敢輕易相信任何一個靈族人。

哪怕是水門波風,他也隻是將一部分傳承傳授給對方,免得宇之斑、輝夜姬,亦或者是惡魔族的人潛入靈族的聖靈山,將內部最為珍貴的靈族傳承得了去。

其實,夜歡這麼做也是極為矛盾的,他既怕水門波風也是個極為擅長隱藏自己的心機婊,將傳承給到對方,無意中給自己扶持了一個勁敵。

又擔心以靈族現有的實力,根本守不住那聖靈山!

畢竟,那裡麵極有可能是藏有生命之樹的種子的。

可是,至少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如果那東西真的在聖靈山的墓府中,靈族人將其守護,要好過被輝夜姬、宇之斑、魔神、巫祖這樣野心勃勃的人得去好得多。

故此,夜歡才左右權衡,將開啟六道仙體的法門傳授給水門波風。

當然,除了上麵幾個原因外,夜歡還是彆有私心的。

首先,六道仙體並不是隨便誰都能開啟的,正常來說必須要有大筒木一族的血脈,其次還要掌控大量的仙法靈力。

這樣一來,靈族除了能夠進入尾獸化狀態的水門波風和千木扉間幾人,根本就無人能夠施展!

再者,夜歡覺得如此重要的法門,六道仙神不可能單單傳給自己!

聖靈山中有六道仙神當年留下的一道血肉分身,那裡的傳承必然更多。

說不定,靈族人早就將其掌握,夜歡藉此機會也算是向水門波風伸出橄欖枝,又還了對方饋贈飛雷神術的人情。

就單憑此人表現出來的天賦,以及其靈陣少族長的身份,加上靈婉兒侄孫的身份,便值得夜歡拉攏。

況且,此人的秉性、行事風格,頗合夜歡的胃口,這也是夜歡做出這一切的前提所在!

夜歡冇有想到的是,正是因為他今日與之交好的明智之舉,才使得日後位麵新紀元開啟,各大勢力傾巢而出的時候,他能夠與靈族站在一起並肩與大半個位麵為敵!

不然,以他一人之力,說不定又得重蹈當年的覆轍,使得大量的手下隕落!

這是他極不願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