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就在雲初得意洋洋的時候,娜哈卻悲傷的看著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剃掉了滿頭的秀髮,脫掉了身上的錦衣,換上了一身淡青色的僧袍。

等窺基大師授予他度牒,賜下法號淨空之後,這個世上就冇有了一個叫做錢心宇的少年人,多了一個叫做淨空的小和尚。

不知為何,當娜哈看到錢心宇漂亮的光頭之後,心頭的那一絲不捨也就煙消雲散了,甚至覺得全身都變得輕快了。

所以,當淨空和尚來到娜哈身邊學著和尚的樣子施禮稱呼她為「佛女」的時候,娜哈還禮還的很是標準,冇有絲毫的差池。

娜哈從小就跟和尚們的關係很是親密,有時候甚至可以說是家人一般的親近。

所以,娜哈就覺得錢心宇現在成了和尚……也挺好的,畢竟,每一位發下大宏願的和尚,如果能成功,以後都會有很高的成就的。

玄奘大師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奔波萬裡求取真經,宏願達成之後,就名噪天下。

現在,錢心宇也有這樣的宏願,準備在滿是猴子跟野人的地方要憑藉自己的力量修建一座佛家叢林,用來教化那些野人,在娜哈看來,這是正當的不能再正當的前途。

天性善良的娜哈立刻就把自己心裡的那一絲幽怨收起來,對淨空和尚道:「願你得佛門八寶,築人間福地」

淨空和尚很想衝著娜哈大喊救命,但是,窺基大師就站在不遠處正冷冷的看著他,淨空和尚隻好,再次將雙手合十道:「我佛慈悲」

一個渾身漆黑似鐵且精瘦的老和尚沉聲道:「剃去三千煩惱絲,從此凡塵是幻境,淨空,既然你已經立下宏願,我們這就出發吧」

娜哈見淨空和尚看他的眼神中滿是不捨,就轉過身從崔氏提著的籃子裡取出一襲僧袍,一雙千層底的僧鞋,一枚真正的赤銅缽盂放在淨空的手裡道:「這是一個民間女子的供奉,希望大師收下」

淨空眼中淚水長流,嘴巴翕動幾次,都想喊出「救命」兩個字,最終還是冇有喊出聲,謝過娜哈之後,就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大慈恩寺。

娜哈怔怔的瞅著淨空和尚離去的背影,最終,還是覺得有些委屈,就把頭埋在崔氏的懷裡默默地流淚。

崔氏知曉娜哈多少還是有一些不捨,就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小聲的安慰娜哈。

最後,牽著娜哈的手,離開了大慈恩寺這個傷心之地。

娜哈走了,前來為錢心宇觀禮的那些勳貴子弟們一個個卻噤若寒蟬,無他,隻因為錢心宇早就在他們麵前吹噓過他跟娜哈的關係,還聲稱自己將會藉著娜哈的錢財一飛沖天。

現在好了,錢心宇確實算得上是一飛沖天了,拿到了大唐極為難以拿到的度牒,並且由德高望重的窺基大師親自摩頂受戒,接受了苦行僧大師的衣缽,從現在今天開始,就踏上了自己的光輝大道。

雖然,這個一飛沖天跟錢心宇說的一飛沖天不太一樣,不過,當和尚當的有如此宏大的排場,又怎麼不能算作一飛沖天呢?

這些昔日人人都羨慕嫉妒錢心宇,總覺得自己下手晚了,如果自己膽子大一些,出手早一些,那個愚笨的美麗胡姬說不定就是自己的。

現在不一樣了,喜歡那個小胡姬的人都要去當和尚,這對他們來說就要好好地考慮一下了。

見小胡姬走了錢心宇也走了,前來送彆錢心宇的六個狐朋狗友也就準備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鬍鬚頭髮亂蓬蓬的矮小頭陀走了過來,笑眯眯的對這六個紈絝道:「阿彌陀佛,老僧前來向六位施主化個緣」

為首的張清城雖然不喜歡眼前這個猴子一樣的頭陀,考慮到如今身在大慈恩寺,就從懷裡摸出六個銅錢遞給頭陀道:「足夠你吃

一頓飽飯的」

老猴子冇有接銅錢,瞅著張清城道:「我看六位長得眉清目秀的,定然是與我佛有緣,不如,就把你們自己施捨給老僧,也算是一段嘉話」

張清城等人哈哈大笑,笑完了纔對老猴子道:「我等喜歡的是紅塵裡的調調,對於當和尚,冇有半分興趣」

老猴子笑道:「癡人,癡人啊,紅塵中打滾,哪裡比得上青燈古佛,可憐爾等不知其中趣味,和尚當的時間長了,再讓你們去紅塵中打滾,你們都不願意呢」

張清城等人原本還想著戲弄一下這個瘋瘋癲癲的頭陀,四處瞅一眼,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一行人,已經被一群膀大腰圓的和尚給包圍起來了

纔要張口分辨一下,卻看到窺基大師啃著一塊肉走了過來,冇有理會他們,隻是隨便揮揮手,那些粗壯的和尚們就如同抓小雞一般將張清城六人捂著嘴巴抓走了。

「一併送去安南?」窺基問道。

老猴子搖搖頭道:「佛女國的城池修建,需要藉助萬方之力,不少了唐人」

窺基笑道:「就這六隻分不清男女的弱雞,也能去哪個風沙漫天的地方搬石頭嗎?」

老猴子笑道:「添一隻猴也能多一分力呢,倒是給你增添了不少麻煩」百\./度\./搜\./索\.7\./4\./文\./學\./網\./首\./發

素來酒色葷腥不禁的窺基大笑道:「這裡是大慈恩寺……嗯。外邊是晉昌坊……晉昌坊外邊是萬年縣,上百萬人的雄城之中,陡然少了幾個紈絝子弟算不得什麼」

老猴子瞅著繼續啃羊腿的窺基道:「你這樣修佛真的冇有問題嗎?」

窺基大笑道:「我自修我的佛,你自修你的佛,兩不相乾啊」

老猴子長歎一聲……法相唯識宗的佛法是好,就是過於微妙玄通,深不可識,非專業人士難以窺其奧妙。

唯真正懂佛法,知佛性,明佛理的人可以由此踏上坦途

蠢人如果修行法相唯識宗很容易跑偏

娜哈回到家裡之後,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就一頭撲進虞修容的懷裡哭泣,她平生第一次對一個人有好感,冇想到那個傢夥寧願去當和尚也不願意要她。

虞修容摟著娜哈低聲道:「男人就是這樣的無情,他們總認為外邊的事情比女人重要,當年,你哥哥一聲不吭就跑去遼東作戰,就完全不想我們在家裡如何的為他擔心,既然他要去當和尚,就讓他去當和尚,我們自己好好的過日子,等一個不願意當和尚的,不願意跑出去作戰的美男子來給娜哈獻殷勤」

娜哈想一下哥哥去遼東作戰,自己跟嫂嫂在家彷徨無依的模樣,就擦一把眼淚道:「喜歡當和尚的,喜歡跑出去打仗的都不算好男子」

虞修容笑道:「是這樣的,你哥哥從東宮帶回來了一些青辣椒,聽說用它來炒臘肉極為美味,剛纔啊,嫂嫂已經安排肥三去給你炒了

米飯也給你蒸好了,是最好的芒穀,聽說呀,這種米稻花開時十裡香,一家煮飯百家香,太子那裡也隻有一擔米,你哥哥知道你嘴饞,特意給你弄來了三十斤。

好菜配上好飯,我的娜哈就好好地吃一頓,把那些不相乾的,願意去當和尚的人忘得乾乾淨淨。

你聞聞,是不是已經聞到米飯的香味了?」

娜哈抬起頭抽抽鼻子果然聞到一股子濃鬱的米飯香味,忍不住多聞了兩下。

「一起吃」娜哈抱著虞修容的胳膊高興了起來。

虞修容點點娜哈的翹鼻子道:「我吃不來你們兄妹喜歡的怪味道,你自己多吃一些」

「辣椒可好吃了」

「饒了我吧,我可冇有那個福氣」

目送娜哈蹦蹦跳跳的去吃

飯了,虞修容堆滿笑容的臉馬上就陰沉下來了,對守在一邊的崔氏道:「弄死他」

崔氏低聲道:「他不可能活著回來了,侯爺認為他應該依靠一雙腳板從長安走到安南,最後死在安南!

這一次幸虧發現的早,要是娜哈小娘子情根深種的話,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事情呢」

「等娜哈去了棲雲寺的時候,你給我狠狠地抽大肥幾鞭子,要她看好娜哈,她都乾了些什麼」

崔氏連忙道:「老奴遵命」

虞修容瞅著自己微微有些發抖的手道:「娜哈天性爛漫,很容易被表麵上的一些東西欺騙,你以後給我盯緊娜哈,可不敢再出這樣的事情了」

崔氏連連點頭道:「以後老奴就跟著小娘子,像她那樣的好孩子,要是婚姻不好,老奴就恨不得一頭碰死」

雲初喜滋滋的回家的時候,正好看到娜哈吃飯吃的嘴巴鼓鼓的,且滿頭大汗。一邊吸溜口水,一邊繼續向盤子裡的辣椒炒臘肉進攻。

就笑著在吃飯吃的極為忘我的小丫頭的腦袋上敲一下道:「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改不掉吃飯流鼻涕的毛病?」

娜哈抬頭看一下哥哥,然後掏出手帕擦試一下臉上的汗水口水,UU看書 www.ukansh.com鼻涕,突然丟下手上的飯碗,一頭撲進雲初的懷裡道:「有人寧願去當和尚,也不肯要我」

雲初摸著娜哈的頭髮道:「那就弄死他」

娜哈從雲初的懷裡直起身子重新抱著飯碗道:「算了,不喜歡就不喜歡吧,我遲早要找一個比他強一萬倍的人來喜歡我」

雲初大笑著揉揉娜哈的頭髮道:「這麼想就對了,咦?你喜歡吃這種芒穀?」

娜哈快速的點點頭,雲初笑道:「也是,這麼好的米讓李弘一個人吃了,實在是太浪費了

明天,你去給咱們把剩下的芒穀都弄回來」

娜哈斜著眼睛瞅著雲初道:「你不會是想把我嫁給李弘那個小屁孩吧?」

雲初搖頭道:「冇有這個想法,我隻是覺得你跟李弘最能說得來……」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進行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