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為了吃契苾何力這個大瓜,雲初在太醫院裡特意停留了兩天。

可惜就在契苾何力的眼珠子開始在眼皮下努力轉動的時候,大理寺卿辛茂將來了,將在場的無聊人士其全部驅離之後,就守在了病房裡。

雲初還以為自己身為契苾何力的主治醫生可以旁聽的時候,也被辛茂將當成無聊人士給攆出去了。

雲初,老傅,老何三人各自捧著一個紅泥茶壺一邊啜飲茶水,一邊打開官署的窗戶看對麵院子裡的狀況。

「契苾何力這個時候應該醒過來了吧?」雲初問最後出來的老傅。

「醒過來了,不過啥話都冇有說,看樣子,陛下不來,契苾何力不準備張嘴」

「乾嘛非要說陛下來了才說呢?」

「英公剛纔也在」

老何提著一鐵壺開水,給三人的茶壺添上開水道:「契苾何力的生死跟我們有什麼聯絡嗎?」

雲初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老何冷笑一聲道:「既然你的好奇心這麼重,我就告訴你一個奇怪的事情

當年關押王皇後跟蕭淑妃的房子裡又裝進去了一個女人,從女人的嘶喊聲中,我聽到了新羅口音,你想不想知道那個新羅女人是誰?」

老傅歎息一聲,抱著茶壺就離開了房間,他是真的對皇家的陰私事情感到厭煩了,能少知道一點,就少知道一點,知道的多了冇什麼好處

雲初喝一口茶水道:「我種在東宮的辣椒應該是來自於那個新羅的樂浪郡主,現在她被關起來了,估計是陛下跟皇後想要知道辣椒是從哪裡來的,是不是還藏著土豆,玉米,南瓜那些糧食的種子」

老何道:「我聽你說過這些糧食,不過你說有了這些東西真的就能讓大唐人都吃上一口飽飯?」

雲初點頭道:「這些東西的好處不僅僅在於產量高,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特性就是好活,不管是在平原,還是丘陵,哪怕是高山上也能有所收穫,就算年成不好,遇到乾旱這樣的災年,麥子,糜子這些作物可能會顆粒無收,這東西隻要不是旱的一滴雨都不下,總會有些收穫的」

老何點點頭道:「如此道來,這些糧食可真的是好寶貝,看來被皇後關在那個黑屋子裡的女人,不論如何都應該把那些糧食種子交出來」

就在兩人在官署中竊竊私語的時候,太醫院裡又湧進來一大群宮衛

其中一些宮衛還牽著好幾隻狗,這些狗一進來就到處亂嗅,冇有一刻消停

看樣子是皇帝來了

火藥這東西出世之後的好處之一,就在於皇帝輕易不會離開皇宮

不僅僅是皇帝不肯離開皇宮,就連一些自覺還值得幾個錢的大佬們,也輕易不會拋頭露麵了

隻有雲初這些不值錢的人跟百姓們混在一起過活的有滋有味

皇帝已經有三年時間冇有去過萬年宮了,聽說如今的萬年宮正準備把名字改回九成宮,因為有火藥這個大殺器,皇帝終於承認了太宗皇帝崇尚不全這個說法了

覺得事情不完美,纔是人間的做派,十全十美那是上蒼的事情

而火藥便是那個讓事情不能十全十美的東西

雲初跟老何兩個伸長了脖子朝契苾何力的病房看,不一會就看到李績等一群軍方大佬從病房裡走了出來。

看樣子契苾何力要說的話跟他們這群人是有很大關係的,不能讓他們聽見。

長孫衝也跟著來了,他明顯的跟軍方那群人格格不入,一個人抬頭看著青天,顯得又孤傲又孤獨的,不過真正的世家子弟都是這個模樣,也冇有什麼奇怪的。

李績看到雲初就帶著那群被趕出來的人徑直走了過來,雲初立刻就吩咐雜

役們給老帥們準備茶水。

還好李績喝茶之前冇有找人驗毒,這說明他對雲初還是有起碼的信任的,還能一起說話

「你見到契苾何力的時候,他清醒過嗎?」李績看似在喝茶,一雙凶狠的眼睛卻狠狠地瞪著雲初。

「冇有,老神仙說他身體過度虛弱,不讓我們把他強行喚醒,現在他是自然醒來的」

李績可能渴壞了,一口氣喝了三碗熱茶,加上天氣炎熱隨即就出了很多的汗水,抹一把頭上的汗水,再一次對雲初道:「你聽說什麼了?」

雲初道:「我隻聽說了陰山牧場的事情,聽說爭奪的人很多不過,到底是誰在爭奪,我就不知道了」

李績聞言,臉上的凶狠之色漸漸斂去,對雲初道:「老夫在爭,長孫在爭奪,李義府,許敬宗在爭奪,就連太子李弘也在爭奪,你覺得應該把陰山給那一方人牧馬?」

「應該給太子李弘!」雲初斬釘截鐵的道

李績道:「問題是現在冇有人願意退讓,大家都僵在這裡了」

雲初大笑道:「我說把陰山牧場給我,你們所有人估計是不乾的,對吧?所以呢,陛下大概率會把陰山牧場收回來,誰都不給,誰都拿不到,出力不討好的事情英公既然已經退隱,又為何一定要參與其中呢,既然已經隱退,那就乾脆不問世事」

李績瞅著雲初氣咻咻的道:「老夫乃是唐人,自然不能眼看著有漏洞而不加以理會」

雲初呲著一嘴的大白牙道:「您說的對」

李績不知為何突然間老臉一紅,對雲初道:「你莫不是以為老夫又有複出之心?」

雲初一言不發,傻子都能看出李績在沉默了大半年之後又有一些蠢蠢欲動的心思了

他之所以會有再次出山的心思,主要是因為他的便宜孫子徐敬業在吐穀渾猥瑣發育的很不錯有關

最重要的一點在於,吐穀渾距離陰山並不算太遠

長孫無忌期望將遼東,陰山,河北聯絡起來,李績同樣期望將吐穀渾跟陰山聯絡起來,這樣一來他們家的基本盤就跟匈奴時期的右賢王差不多了。

李績沉默片刻又道:「你準備當縮頭烏龜當到什麼時候?」

雲初冷笑道:「我現在連種個破爛棉花,都有人在背後使壞,萬年縣縣令的位置眼看著就要保不住了,那裡還有心思放眼全大唐的去謀劃」百\./度\./搜\./索\.7\./4\./文\./學\./網\./首\./發

李績皺眉道:「難道不是長孫家在壞你的事情嗎?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雲初嘿然一笑,徑直對站在院子裡看藍天的長孫衝道:「長孫衝,你為何要破壞我的種棉花的大計呢?」

在眾人驚愕的眼神中,長孫衝慢慢來到雲初的官署視窗,接過雲初遞過來的一杯茶水,慢慢的喝一口道:「;禮尚往來而已,不過不僅僅是我長孫氏在害你,你的棉花產業妨害到的人家可不止我們一家,所以真正在背後害你的人還有好多」

說完話就用眼神在屋子裡的那些人身上掃一眼道:「這屋子裡就有不少」

雲初聞言衝著李績嘿嘿一笑,繼續提著茶壺給他們把茶水續上,今天的機會實在是太好了,不如就趁著這個好機會把話說清楚。

「明年萬年縣,長安縣將會徹底的停止種棉花,以後就跟以前一樣,大家種點糧食,就這麼吃不飽,餓不死的活著吧,把一百年過的跟一年似的,說實話雖然冇什麼大發展,不過啊至少安穩,諸位說對不對?」

李績是一個很有擔當的人,既然已經被長孫衝半點情麵不留的把事情給戳破了,就皺眉道:「你捨得放棄那麼大的利益嗎?」

雲初攤攤手道:「明年除過百姓自發的

種一點自己用的棉花,萬年縣官衙不會栽種一棵棉花,同時開春季節的糧食補貼也會立刻停止,既然大家都不同意我種棉花,我也不敢忤逆大傢夥的意見,乾脆就不種了」

李績淡漠的道:「不種也好,冇有利益,就冇有矛盾,挺好的」

長孫衝喝完茶水,.ukanshu.com將茶杯放在床台上,示意雲初繼續給他把茶水添上,又對雲初道:「以前冇有棉花,大唐人不是也不是冇有凍死嗎?穿桑麻也不錯,獸皮也不錯」

雲初吃吃的笑道:「諸位說的對極了,反正都是混日子,我雲某人纔是混日子的大行家」

李績瞅著契苾何力的病房長歎一聲道:「總想著如何給如今的大唐錦上添花,冇想到終究變成了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的場麵,國朝才安定下拉,纔沒有外敵,內耗就已經開始了」

雲初笑道:「鮮花著錦,烈火烹油?英公以為大唐人現在過的日子已經抵達巔峰了嗎?去歲冬日,我萬年縣凍死的路倒就有一百零三人,乞丐不下千人,憫孤院,福壽園裡的人塞得滿滿噹噹的,很多人家依舊是忙時吃乾,閒時吃稀,一年到頭吃一頓肉,做一件新衣就覺得自己過的像個人樣了,

倒是諸位的日子可能過的真的是太好了,僅僅是今年過年的時候,晉昌坊的大食堂售賣的各種肉類,就超過了三十萬斤。

我問過了諸位的府邸裡訂購的肉類,就占據了這三十萬斤肉類的七成。

占據長安人口百不足一的你們卻吃掉了三十萬斤肉類的七成,其餘九成九九的人才分享了三成

這就鮮花著錦,烈火烹油了?

等什麼時候其餘的九成九九的人每頓飯都能吃乾飯,家裡每人都能分到一件衣衫的時候,英公再說什麼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的話不遲」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進行檢視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書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