鄠縣縣尉薛城坐在石階上道:“我是來請你破桉的,不是讓你來對我用大刑的。”

狄仁傑也跟著坐在石階上道:“現在我來了,那就把你處理不了的事情交給我處理吧。”

薛城笑了,瞅著狄仁傑道:“你應該是整個大理寺中最不受人待見的一個大理寺丞嗎?”

狄仁傑點點頭道:“差不多是這樣。”

薛城道:“這我就放心了,大理寺倒黴的時候,應該會立即放棄你。”

狄仁傑笑道:“快說吧,能不能接住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看樣子你想擺脫這件事的想法已經根深蒂固了。”

薛城指著豐裕口深處的山穀道:“你如果進入終南山的深處,就明瞭所有事情了。

道宣法師他們冇有失蹤,他們隻不過留在了深山裡,跟一群道士在鬥法。

那些鄉民們也冇有失蹤,被那些道爺,佛爺們扣留下來替他們乾活呢。”

狄仁傑笑道:“我猜想也是這樣,就是不知道他們在爭論什麼呢?”

薛城笑道:“表麵上說起來,是因為終南山人傑地靈,乃是仙山之祖,不論是佛道兩家都想在林壑尤美之處修建叢林,修建道觀。

在這裡修建了叢林寺廟,道觀便於清修不說,還可以藉助秦嶺之氣得道成仙,或者涅槃成佛。

淨業寺跟樓觀台起初爭奪的時候,某家以為他們就是在爭奪某一處風景優美之地。

直到……哈哈哈”。

薛城說著話從懷裡摸出一塊奇形怪狀的石頭放在狄仁傑手裡,然後就哈哈大笑。

狄仁傑看過這塊閃著黃色光芒的石頭,在手裡掂量一下道:“金礦?”

“淨業寺道宣法師,準備自成佛家一脈,名曰——律宗,淨業寺便是律宗祖庭,而律宗第一叢林,道宣法師卻想修建在一處礦脈之上,名曰——不使徒子徒孫有錢糧之憂。

樓觀台觀主呈丕號稱是道教祖師尹喜之後人,挾樓觀台乃是我大唐皇族之祖老子講《道德經》之地,也對此地寸步不讓。

然而最可笑的是,永徽初年這塊地上就修建了一座景教寺廟。

所以呢,現在不但樓觀台的道長們居住在剛剛修建好的景教寺內,就連淨土寺的道宣法師,也帶著廟裡所有僧人,住進了景教寺內。

偏偏原來的主人景教寺眾,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卻被這兩方人馬驅逐出了景教寺,景教寺眾無不悲憤異常。 www.kansh.com

在老夫看來不出十日,景教寺內必定會爆發一場血戰,不知道是兩方血戰,還是三方血戰。

這纔是我邀請大理寺的人來這裡斷桉的原因所在。

好了,這事既然你們大理寺已經接了,就是你們的事情與我鄠縣無關,哈哈哈。”

薛城把前因後果交代完畢之後,就帶著捕快,衙役們拍拍屁股上的土轉身就走了。

大理寺眾人被薛城說的話驚呆了,直到此刻才曉得,自己接了一個燙手的東西。

狄仁傑回頭朝長安方向看了一下,這裡的麻煩跟長安比起來,其實啥都不是。

皇帝正在等他的東征大軍歸來,準備辦大事,老的關隴軍事貴族們也在等東征大軍歸來,準備跟皇帝好好的商談一下分工問題。

在這個節骨眼上,自己能跑出長安那個是非坑可以說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