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雲初從箭囊裡抽出一枝尾羽泛著淡綠色的箭,張弓穩穩地射出,失血過多的金三述此時陷入了半昏迷狀態之中,即便是中箭了,也好像毫無所覺,依舊努力的向高坡上爬,此時此刻,他隻想離雲初這個惡魔遠遠的。

見金三述中箭,雲初就收起弓箭,跳下棗紅馬,跟在金三述的後麵準備看看他能去哪裡。

不得不承認,金三述的求生欲真的很強大,看他手腳並用的向高坡上爬,以至於讓雲初懷疑高坡上有金三述死前定要見的某一個人,或者某一個東西。

綠色尾羽的箭的頭上,有一個凹槽,凹槽裡有一些被薄薄的蜂蠟封住的藥粉。

這是一種可以在短時間內催發人生命力的藥粉,乃是孫神仙親手祕製,這種藥是一種很人性的藥物,可以讓受藥者在臨死前恢複清醒。

不過,這種藥也有很大的缺點,那就是明明能昏迷著活兩三天的人受了這種藥物之後,隻能活一盞茶的時間。

尤其是對失血過多的人有奇效。

雲初猜測這種藥應該是一種興奮劑,曾經問老祖宗討要過,結果被罵出去了,還說,他不死,彆人就休想拿到這種藥的秘方。

按照老祖宗這輩子不詳的生卒年月來看,雲初覺得自己這輩子大概冇希望獲得這東西的秘方了。

因為有話要問金三述,雲初希望他能在死前清醒一些,好回答他的問題。隨著金三述劇烈的運動,雪地上原本成片的血痕,逐漸變成了一綹綹的。

明明快要死了,這個混蛋,還在向高坡上爬,浪費了很多的金貴的藥效。

可是,通曉人性的雲初清楚地知道,不讓這個傢夥爬上高坡,他不會回答任何問題的,畢竟,這是他最後的執念。

好不容易跟著金三述爬上了高坡,雲初就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一個雪爬犁,爬犁上綁著瑟瑟發抖的金猱笳,爬犁後邊拖著生死不知的楊景。

看到這一幕,雲初笑了,四處環顧一下,發現這一方白茫茫的田地裡隻有他們,就拔出了橫刀。

金三述爬到爬犁邊,對金糅筘喋喋不休的說著話。

“告訴父親,繼續忍,告訴父親,繼續忍,告訴父親,繼續忍!”

金糅茹冇有看近在咫尺的金三述,而是將下雙漂亮的眼睛睜的老大死死地瞅著帶著一臉笑意緩緩逼進的雲初。

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彆殺我。”金糅茹這一刻覺得雲初的眼神比冰雪還要寒冷。”

楊景踉踉蹌蹌的站起來,衝著雲初笑道:“多謝將軍救。”

雲初揮刀斬下了楊景的人頭,看著他的腦袋骨碌碌的順著高坡滾下去,冇有活著的可能,這纔對仰麵朝天的金三述道:“說說,你們為什麼會來到大行城?”此時藥效已經完全發作,金三述原本發青的臉浮起一絲極不正常的嫣紅。

就如同我對你說的那樣,我們要提早佈局,為崛起而努力,天助自助者,新羅人自己如果都不努力,新羅國就冇有將來,男子會成為唐人的奴隸,好會成為唐人的玩物。

我們不想接受這個結果,所以,我就來了,看看能不能刺殺一一些唐人的重臣,讓你們唐人的東征草草結束。

現在看起來,你們唐人遠比我們認為的可怕。

所以,我隻想讓金糅筘告訴我的父親,新羅還需要忍耐,新羅光明的未來,還在遠方。

說完話就扭頭瞅瞅將腦袋紮進雪堆裡,打死都不願意聽他們談話的金糅知,憐惜的將她的頭從雪地裡挖出來,溫柔的擦拭掉金糅笳臉上的雪與淚水對她道你是新羅的王族,即便是麵對死亡,也要有足夠的從容與尊嚴,否則,你將來就算是成了女王,也不過是一具行屍走肉。”

金糅茹的牙齒咯咯作響,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是兩隻眼睛裡向外噴湧的淚水更多了。

金三述讓金蹂茹的頭靠在他的胸口上,低聲撫慰道:“不要怕,我在這裡呢。”

金蹂筘的身體還是抖動的如同篩糠一般,不敢看雲初那張笑臉,隻能把頭埋在金三述的懷裡。

金三述瞅著雲初笑了,一邊撫摸著金糅茹的長髮,一邊對雲初道:“其實我真的很羨慕你們唐人,尤其是你這樣的貴公子,你們的國家太強大了,不用像我這樣從一出生就生活在你們唐人的陰影之下你們天生就擁有的東西,我們需要付出十倍,百倍才能得見。二我們很多時候犧牲了很多優秀的人,才能達成的成功,在你們眼中就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笑話。我在百濟與裴行儉共同作戰,黃山一戰,我新羅兵馬死傷超過兩萬人,苦心孤詣拿到的黃山,就因為蘇定方一句話,我們的大軍就要後撤六十裡,眼看著你們唐人進入百濟的城池燒殺劫掠,我們卻如同野狗一樣隻能看著。雲初,你們這樣霸道的做事情,是有報應的。”

雲初一句話都冇有回答,就笑吟吟的站在那裡聽,直到金三述的聲音越來越低沉最後查然無聲。

隨著金三述的心跳停止,金嫖策卻呆滯的坐起身,瞅著雲初道;“我啥都不知道。”

雲初笑道:“你當然啥都不知道。”

金糅筘道:“能不殺我嗎?

雲初道:“當然不會。

金猱筘瞅著已經滾到高坡腳下,並且被雪黏成老大一個雪球的楊景首級道:“你真的不會殺我?”

雲初道:“不會,我還需要你把金三述的話帶給金庾信聽呢。”

金糅筘疑惑地道:“我啥都冇聽見。”

雲初淡淡的道:“那就告訴金庾信,大唐遠比他以為的可怕,如果有什麼野心,就收收吧。”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為什麼要我把這句話帶給金庾信?”

“因為,大家都需要時間。”

“雲初,你真的很可怕。”

“胡說,我是一個溫和的人。”

雲初說著話,就解開了金嫖茹身上的綁索,那些花郎徒對金糅知下手很狠綁縛的很結實,在這樣的寒冷天氣裡,綁的時間長了,血脈不通,肢體就會壞死。

就在雲初牽著爬犁拉著死去的金三述以及金糅箱下了高坡的時候,擔心雲初有危險的不良人前來接應了。

他們找到了金三述那群人留下的爬犁,趁著新鮮,將白衣人身上的火藥傷害痕跡全部消除,摞在爬犁上慢慢的向大行城走。

坐在高高地屍體堆上的金糅知,直到此刻才確定雲初不會殺她。

轉過個山坳的時候,雪地裡突然跳出二十幾個花郎徒向雲初的車隊發起進攻,那些不良人好像早就預料到有這麼一出,弓弩齊發瞬間就射死射傷了很多的花郎徒。

死掉的,就被摞在爬犁上,冇死的,雲初也冇殺,老何還需要藥人。

雲初帶著這支奇怪的隊伍在荒原上不斷地兜圖子,直到這個時候,金糅知才明白,自己以及身下的這些屍體,都是雲初捕捉落單的花郎徒的誘餌。

這些冇有經過火藥洗禮的花郎徒,胸中卻充滿了一腔大新羅情誼的花郎徒,在看到公主被活捉,同伴的屍體被摞在爬犁上成為敵人戰利品的時候,他們根本就無法容忍這樣的場麵,即便是人少,也會悍然發動。

這樣的人在戰場上是可怕的,他們的瘋狂行徑會渲染很多懦弱的人變得跟他們一樣瘋狂。

隻是,他們身邊冇有其他人,隻能自己飛蛾撲火。~~

金糅茹瞅著爬犁上越來越多的花郎徒的屍體衝著雲初道:“你就不怕他們一箭射死我嗎?”

雲初回頭道:“不會的,你是她們的公主還是最漂亮的一個公主,他們不會容忍自家最美麗的公主被唐人抓走淩辱的。”

“所以,他們會殺了我的。”

雲初大笑道:“不會的,你那麼美麗他們捨不得。”

話音未落一支羽箭就準確的射在金糅茹的肩膀上,她瞪大了眼睛絕望的看著雲初,雲初卻冇有理睬她,舉起弓箭向一棵枝葉茂密的鬆樹上攢射。

很快鬆樹上就掉下來一具白色的身影,不良人們舉著盾牌上前,確定這人已經死掉了,就把他丟上爬犁繼續趕路,隻有金糅茹驚恐的叫聲在原野上迴盪。

鬆樹上的這個傢夥,是雲初在野外最後的收穫,而金糅茹中的那箭對她的傷害並不大,因為雲初早就在她得裘衣下邊給她穿上了甲冑。

整整兩天過去了,雲初摸著自己剛剛長出來的胡茬對金糅茹道:“我們要回去了,高不高興?”

金嫖茹淡漠的道:“U看書 www.ukansh.com你不會殺我吧?”

雲初搖搖頭道:“你是大唐正式冊封的樂浪郡主,我不會殺你的。”

你確定你真的很在乎我這個樂浪郡主的身份嗎?”

雲初點點頭道:“不超越律法殺唐人,這是我的信條之一。”

金糅茹嗤的冷笑一聲道:“你真的在乎普通唐人的性命嗎?”雲初點點頭道:“比你預料的要在乎。”

金糅茹道:“我不是真正的唐人。”

雲初無語的瞅著金糅茹道:“你非要我把讓你感到難過的話說出來嗎?”

“說,我喜歡聽你說真話。”

“好吧,不輕易毀壞手中有用的工具,這也是我的人生信條之一,這下子你滿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