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書閣)

雲初喝了一口茶水,平息一下心頭的怒火,忽然間像是想到了什麼,朝金媃茹施禮道:「樂浪郡主……」

不等雲初把話說完,金媃茹就驕傲的道:「樂浪公主!」

雲初淡淡的道:「我皇賜封你為樂浪郡主,冇有樂浪公主這個稱謂。」

金媃筎怒道:「我是新羅樂浪公主。」

雲初冷笑道:「我大唐三十八萬兵馬齊聚遼東,已成鋪天蓋世之勢,你以為區區高句麗,百濟就能填滿我大唐的巨口嗎?」

金猱茹臉色發白,還是執拗的道:「我不喜歡樂浪郡主這個稱謂。」

雲初哼了一聲道:「你如今能大喇喇的站在我的公堂之上,仰仗的是樂浪郡主這個稱謂,而不是什麼樂浪公主,本將殺了樂浪郡主是大罪,然,殺一個樂浪公主什麼事都不會有。

剛纔為你氣勢所奪,現在想明白了。

想必郭待封強攻肖門寺的時候,正碰上你在搶劫肖門寺吧?

你不敵郭待封,就喊正在大行城搜刮民財的楊景火速救援,結果,楊景卻被我驅逐去了南邊,讓你的詭計冇有得逞,你又匆匆的跑來我這裡,意圖矇騙本將軍,以軍令調開郭待封,好讓你取得肖門寺的重寶是吧?

也就是說,肖門寺的那些大德高僧都是你殺的吧?」

金猱茹臉色恢複如初,淡淡的道:「是我殺的又如何呢?你發財的機會冇有了。」

雲初搖搖頭道:「看到你還在大行城,就說明我還有機會追回肖門寺的散碎錢財,還有機會追回被你搜刮的大行城百姓的財富。」

金媃筎搖搖頭道:「晚了。」

雲初笑道:「不晚,劉仁軌的水師如今就橫亙在海上,你的人逃不出去的。」

金媃茹冷笑一聲道:「晚了。」

雲初長出一口氣有些懊惱的道:「看來真的有些晚了,我應該在三天前看到楊景的時候就該醒悟過來的。」

金猱筎笑道:「我來大行城,就是來看你笑話的。」

雲初再次拱手道:「恭送樂浪郡主。」

金猱笳惋惜的道:「你真的一點都冇有看上我嗎?」

雲初牙痛一般的吸著涼氣道:「男人想睡漂亮女人這是天性,問題是睡過之後連眼睛都不敢閉上,那就太淒慘了。有薑太禦,淵男生這兩個例子擺在那裡,誰敢睡你?

還是我老婆好一些,在她跟前我可以睡得跟死豬一樣都冇有問題。」

金猱茹皺著眉頭道:「難道說,男女間隻有床榻上的那點事情嗎?」

雲初大笑道:「如果不貪圖床榻上那點事,跟你喝酒有跟狄仁傑喝酒舒坦嗎?聊天有跟溫柔一起聊天愉快嗎?打架有跟鐘馗一起打架儘興嗎?

除過你這個女人的身體之外你那一樣比得過他們。」

金媃看著雲初恨恨地道:「一個毫無趣味的粗鄙武夫!」

雲初傲然道:「某家進士科第九名。」

說完指指溫柔道:「他是第六名。」

見鐘馗抱著一把刀子站在角落裡,又指著鐘馗道:「他是狀元。」

金媃筎看著裝傻充楞的雲初再無話說,拂袖而去。

溫柔道:「這個女人的太詭異了。」

雲初咬著牙道:「可是她的樂浪郡主印信是真的,我們難以把握她真正的身份,以及意圖。」

站在角落裡的鐘馗道:「三十八萬大軍的包圍圈子中,她是如何將那麼多的一筆錢財運走的?」

雲初,溫柔愣了一下,齊齊的看著鐘馗道:「無人敢阻攔?」。

鐘馗冷笑一聲,就繼續抱著那把刀子跟門神一樣一動不動。

溫柔見場麵有些沉悶,就拍拍手,隨即就有八個不良人抬著四尊金佛走了過來,放在地上,就快速的出去了。

「這是郭待封給你的謝禮,應該是從肖門寺取來的,你敢不敢收?」

雲初淡淡的道:「收啊,為什麼不收呢?」

溫柔歎口氣道:「郭待封派人送金佛的時候說了,肖門寺是他發現的,與你無關。」

雲初冷笑一聲道:「還真是千金買一言,我就怕這個大功勞他兜不住。」

就在幾個人說話的功夫,傳令兵急匆匆的進來,拱手道:「遼東道行軍大總管行轅已經在大行城十五裡以外,定遠將軍,速速出迎。」

雲初跟溫柔對視一眼,兩人臉上都出現了驚駭之色,因為,此時的李績絕對不應該出現在大行城這邊,而是應該已經踩著冰麵過了鴨綠水。

留下鐘馗守城,雲初,溫柔迅速帶著不良人騎著馬出城去迎接。

等他們兩人抵達十五裡外的鶴咀山的時候,看到了長達三四裡的軍寨,這一次,李績來大行城,至少帶了兩萬人過來。

兩人匆匆的進了行轅,報名進入大帳之後,首先就看到了挺胸腆肚的郭待封,這傢夥一掃以往一臉晦氣的模樣,站在英公下首處,顯得不可一世至極。百度搜尋|7|4|文|學|網|看唐人的餐桌最新章節。

英公的桌案前邊擺著一尊一人高的黃金肋侍菩薩雕像,金光閃閃不說,還栩栩如生,看模樣應該是大勢至菩薩雕像。

李績正圍繞著這尊黃金雕像嘖嘖讚歎不已,見雲初進來了,就指著菩薩像道:「什麼名頭?」

雲初拱手道:「大勢至菩薩,是西方極樂世界無上尊佛阿彌陀佛的右脅侍者,與無上尊佛阿彌陀佛,以及阿彌陀佛的左脅侍觀世音菩薩合稱為「西方三聖」。

李績道:「可否融金?」

雲初道:「黃金就是黃金,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不論是菩薩像還是沙金,都不改其黃金屬性。」

李績點點頭道:「你對肖門寺知多少?」

雲初回頭看看微微有些發急的郭待封,就平靜的道:「一無所知。」

李績佛摸著大勢至菩薩雕像手裡的金蓮花道:「如此說來,這一份天大的功勞就與你無關了?」

雲初艱難的道:「應該有關吧,畢竟郭將軍乃是我的副軍。」

聽雲初這麼說,郭待封立刻上前一步道:「末將平滅周邊羈絆的時候,定遠將軍並不知情。」

溫柔皺皺眉頭,想要出言質問的時候,被雲初給攔住了,而這一切都落在了李績的眼中。

就再次問道:「老夫聽聞你攻入大行城的時候秋毫無犯?什麼道理,說說。」

雲初拱手道:「末將意欲將大行城打造成我東征大軍的一處補給地,那裡有海港,正好與大唐水師交接。」

李績哈哈大笑,指著雲初對軍帳中的諸位將軍道:「都長長心思,不要老是以為殺了多少人就是功勞,有的時候能化敵為我所用,纔是真本事。」

李績話音剛落,就聽左衛將軍耿元武不鹹不甜的道:「既然定遠將軍擅於治民,不如就由定遠將軍來替我們守住後路,這樣我等就能放心大膽的向前攻擊前進。」

李績笑吟吟的瞅著雲初道:「你覺得如何?」

雲初拱手道:「謹遵大帥軍令。」

李績擺擺手道:「唉,這可不是軍令,是在跟你商量嘛。」

雲初再次拱手道:「大帥無需跟末將商議,直接下令即可,末將無有不從。」

李績半天冇有說話,最後慢悠悠的道:「如此,滅國之功,就與你無緣,馬上封侯也就無從說起了。」

雲初嘿嘿笑道:「末將還年輕,以後有的是滅國的機會,不差這一次。」

李績見雲初頗有些逆來順受的意思,就歎口氣道:「這話說得就連老夫這個行將就木之人也覺得提氣。

不過,在老夫帳下效力,重要的就是爭,你既然不爭,老夫也不會多看你一眼。

既然如此,老夫就任命你為烏行道總管,負責大軍在烏行道的糧草物資收集事宜。「

雲初拱手道:「末將遵命。」

李績又道:「輜重隊就放在你大行城吧。」

雲初再次拱手道:「唯。」

雲初領命完畢,就退到一邊跟溫柔站在一起,眼觀鼻鼻觀心的對外邊的事情不聞不問。

李績再看了雲初一眼,就對郭待封道:「一塔三金堂必須保證完整,等水師艨艟到達,就儘數運往長安,不得缺損,也不得有誤。」

郭待封為難的道:「末將已經拆了一些。」

李績瞅著郭待封道:「你覺得這些東西是你能觸碰的嗎?」

郭待封焦急的道:「如此一來,末將這邊可就是顆粒無收了。」

李績冷笑一聲道:「肖門寺積香廚的無數銅錢金銀,還不夠讓你滿足的嗎?」

郭待封連忙道:「末將抵達肖門寺的時候,恰逢一群高句麗人正在肖門寺中燒殺劫掠, .ukansh.com末將奮勇作戰,驅逐了這群高句麗人,才保住了這些重寶,無論如何,也請大帥準許末將······」

不等郭待封把話說完,高侃就重重的踢了郭待封一腳喝道:「立下奇功還不夠你得意的嗎?」

郭待封欲言又止,最後握著拳頭重重的低下了頭,心中的酸楚無處宣泄,攥在掌心的拇指指甲不知不自覺的已經刺破了掌心。

他明白,若是平日裡,這樣的大功自然值得炫耀,然而,這是東征滅國之戰,將來班師回朝之後,將會有無數的蓋世奇功等著接受獎賞。

在那些真刀真槍的功勞麵前,他得到這一塔三金堂的功勞實在是排不上號。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精華書閣進行檢視

為您提供大神孑與2的《唐人的餐桌》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六十章風平浪靜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