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安穩的坐在高台上跟李治把酒言歡的人,統統被李治從凶手名單上去除了。

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因為,這裡坐著的人中間,有大唐十六衛的大將軍與將軍們。

而這些大將軍,將軍們的身邊都站立著一位宦官,年紀很大的官官。

他們的服務不但貼心還順遂,幾十年養成的察言觀色的功夫,能讓他們分辨出,誰是在真的開心,誰又是在憂心忡忡。

這邊高台是李治的戰場,他覺得自己已經勝券在握。

而雲初那邊的高台上的爭鬥卻進行的非常的不如意。

雲初還以為大唐軍人的武力天花板是蘇定方,梁建方,丁大有他們,這些年來,他一直以這些人為目標而努力練武。

現在,他遇到了這群戰鬥機器之後才發現,一個人隻練習肌肉,不練腦子,確實能達到一個很厲害的程度。

雲初五十個人的龜甲陣勢一步步地向上走,還以為有狼憲開路,木槍輔助,冇頭的弩箭騷擾敵人,破開百騎單薄的防守應該不算難。

他哪裡能想到那些百騎並不硬抗他的狼憲,而是抖出兩條懸掛著錘子的鐵鎖鏈,當這些鐵鎖鏈波浪一般忠伏的時候,鐵鏈子上的錘子,就像敲鼓一般的敲擊在巨盾上,力量不算太大,但是,造成的震顫效果卻讓手持盾牌的軍卒們根本就拿不住巨盾,就算有聰明的軍卒將巨盾的繩子掛在肩膀上,繩子與甲冑在劇烈的摩擦中紛紛斷裂。

然後,雲初就看到自己的部下一個個被鐵鏈橫掃著甩下高台。

雲初用皮鞭纏住一個百騎的脖子,用力的往下扯,這個百騎立刻就放開手中的鐵鏈,藉助雲初拉扯的力量,從高台上飛躍而下,泰山壓頂一般的朝雲初撲過來。

冇辦法,雲初隻好抓住身邊的一個也不知是哪一支隊伍裡的軍卒,就朝那個百騎甩了過去。

雲初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傢夥在半空中捉住那個可憐的軍卒,本來習慣性的要拗斷脖子,可能想起這不是敵人,就隨手甩開,繼續如同蒼鷹一般向雲初撲擊。

雲初的身法非常的靈活,遊魚一般在人群中穿行,讓那個明顯被雲初激怒的百騎,竟然如同一輛重型坦克一般,在密密匝匝的人群中硬是犁出一條通道。

且手下冇有一合之敵。

雲初繼續遊走,百騎繼續追擊,等雲初轉過身不再逃跑的時候,那個

百騎即便如何怒吼,也無法靠近雲初一步,不知何時,他的雙腿上已經纏滿了細細的絲線,一兩根,幾十根絲線,百騎自然能夠扯斷,但是,當數百根絲線牢牢地纏住他的雙腿的時候,就算是猛虎,也休想有太大的作為。

張甲的式功不好,這是誰都知道的一件事,他本身就是一個上不得檯麵的不良人。

但是,論到如何利用手中人數多的優勢困住敵人,擒拿住敵人,這方麵,當了好幾年捕快頭子的張甲卻是專業的。

等這個百騎被雲初的魔下人手捆綁的如同一隻蠶繭的時候,張甲就帶著部下,以此人為攻城錘,重新撞擊百騎用鐵鏈子形成的圍欄。

攻城錘非常的不聽話,哇哇大叫不說,還如同一條上岸的魚一般上下

左右扭動,可惜,這東西不是漁網,而是張甲精心設計的天羅地網,上麵還佈滿了小小的三爪鉤,隻要被粘上,就是附骨之坦。

趁著百騎想要救援同伴的時候,雲初的長鞭又如同毒蛇一般纏住了另外一個百騎的脖子,為了把這個傢夥扯下來,雲初縱身躍下高台。

這個身著玄甲的百騎的雙腳如同生根了一般長在台子上,雙手抓著鞭子,將雲初拉扯的在台子上不斷地飛蕩。

有軍卒見雲初一人拉扯不動,就趁機抓住繃得筆直的鞭子,也把身體的重量壓了上去,一個,兩個,三個,就在雲初覺得這個百騎的脖子就要被勒斷的時候,他終於無法落地生根,忍不住向前跨出一步。

然而,張甲等的就是這一刻,一把豌豆就丟了上去,百騎一腳踩在豌

豆上,身體冇了根腳,立刻,大叫一聲,就被雲初等人扯下高台。

與此同時,趁著此人身體倒在高台台階上的機會,十幾個人就猛地撲了上去。

就在雲初以為自己這邊已經打開缺口了,準備繼續強攻的時候,卻發現麵朝自己的百騎數量變得更多了。

薛仁貴正在高台一角跟一個百騎角力,裴行儉在另一頭,拎著一根棒子與一個百騎廝殺的難解難分。

雲初吹一聲哨子,張甲立刻朝雲初看過來,看到雲初的手勢之後,就把已經捉到的兩個百騎捆綁的結結實實,作為倒吊在薛仁貴與裴行儉方向的杆子上。

李績看到了這一幕,就笑眯眯的對皇帝道:“陛下,這就是您口中的莽撞人嗎?

當十六衛的人馬對百騎的防守束手無策的時候,雲初已經生擒兩個百騎。”

李治淡淡的笑道:“雕蟲小技,一時得逞,算不得英雄。”

李績笑道:“多少坐地分臟的大盜,可以飛簷走壁的飛賊,都被這群人給拿下了。百度搜尋7~4,文。學,網。

而且,他還知曉利用活捉的百騎,將壓力吸引到薛仁貴,裴行儉的方向,他繼續在渾水中摸魚,老臣敢斷言,隻要這場爭鬥再繼續下去,他還會有更大的收穫。”

李治不服氣的道:“這是因為百騎冇有使用武器,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如果使用了兵刃,朕相信,他們能做到以一敵百。”

李績搖頭道:“作為進攻的一方,雲初他們還有攻城弩,雲梯等等武器冇有使用,百騎雖然精良,然,人數太少,在以後的戰爭中,能起到的作用會越來越少。”

李治知道,這是他昔日的太傅在考校他,於是,李治乾脆道:“此次爭鬥結束,朕就給百騎配發震天雷。”

李績哈哈大笑道:“這正是老臣要建議的,既然陛下準備東征,那麼,為了減少傷亡,加快戰爭速度,陛下何不將震天雷也配發給信得過的大軍呢?”

李治慷著李績道:“此事,再議。”

李績即便是手中已經有了火藥對於東征之事已經有了七成以上的把握,但是,身為將軍,他從來不認為以少打多是什麼了不得的榮耀,他認為,那是黔驢技窮之下不得已而為的事情。

身為主帥,他一向認為,兵不血刃就能屠城滅國纔是值得誇耀的軍功。

現在,他已經把自己的意見告知了皇帝,他相信,如果這一次能帶著皇帝東征,那麼,使用大唐所有的兵器,以求達到快速勝利的目標,也一定是皇帝所樂意看到的。

龜甲陣勢一遍又一遍的被百騎所化解,但是,他們化解龜甲陣的時候,不是冇有代價的,長長的狼憲讓他們無法靠近龜甲陣,隻能故技重施使用鐵鏈,然而,就在鐵鏈再次發威的時候,無數條鉤鎖,掛住了鐵鏈。

由於掛在鐵鏈上的鉤鎖數量實在是太多,抓著鐵鏈兩頭的百騎,再也不能甩出漂亮的鐵鏈波浪了。

一個身體極度強壯,宛若人熊—般的壯漢,雙手抱胸,咆哮一聲,就從高台上跳了下來,重重的撞在龜甲陣上,隻是這一下,雲初看看這自己的好幾個部下就吐著血倒在盾牌下麵。

張甲更是憤怒至極,拚著被壯漢撞飛,還是將手中的石灰粉甩在了壯漢的麵甲上,就聽壯漢淒厲的慘叫一聲,一把扯掉麵甲,雙手胡亂揮動,隨即,就被十幾個人牢牢地按在地上,等捆綁的結結實實的,這纔拿出菜油給壯漢洗眼睛。

一個龜甲陣被壯漢砸壞了,沒關係,這樣的龜甲雲初還有六個在待命。

在龜甲陣的不斷撞擊下,雲初這一邊的攻勢終於有了一些進展,可以明顯看到,他的隊伍距離高台頂部最近。

而相應的,他們要麵對的百騎也比彆的方向多。

薛仁貴還是在跟一個百騎打的難解難分,而裴行儉不斷地指揮自己的部下上,他自己則躲在人群中,尋找機會暗算那些落單的百騎。

雲初扣上麵甲之後,就冇有人能在隊伍中一眼認出他來,所以,每一個玄甲百騎都對麵前的黑甲人非常的小心,他們知道,這裡麵有一個高手。 www.kansh.com

終於,玄甲人發現,自己已經無法抵禦來自萬年縣眾人的進攻的時候,他們就很無賴的將鐵鏈子搶起來了,這些鐵鏈子抽在巨盾上,巨盾就會立刻碎裂,盾牌後麵的人的雙手也會受傷。

這一次雲初非常的有耐心,就舉著一麵巨盾,混在人群中,他根本就不相信,那些人能把上百斤重的鐵鏈子能搶多久。

就目前而言,他們的策略是對的,就冇必要出什麼奇謀妙計,一步步地走好現在的節奏,拿到台子中央插著的紅旗是必然之事。

就在雲初有些得意的時候,一陣鼓聲傳來,薛仁貴突然開始大聲的咆哮,並且一把攬住那個百騎的脖子,將他從自己的肩頭丟了出去。

於此同時,裴行儉也不再躲躲閃閃,與對麵的百騎硬抗幾招之後,竟然不顧這人在身後對他的威脅,徑直就朝台子上衝鋒。

雲初循聲看去,發現李績這個老賊不知何時竟然出現在了高台底下,在他麵前,還有一麵戰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