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家有寶馬,而且是兩匹頂級寶馬,雲家有悍將,雲初對於打獵很熟悉,彆人打獵當玩樂的時候,雲初打獵是為了填飽肚子,所以,在打獵這件事上雲初是專業的。

隻是雲家冇有狗,娜哈給猞猁套上項圈,準備帶著它去打獵。

肥九不在,雲初準備帶肥八,肥十跟娜哈去,原本還想邀請老猴子同去,那裡知曉此時的老猴子躺在自己帶來的皮毛堆裡,一邊喝酒,一邊哼著《女兒情》的曲調悠然自得。看書喇

“玄奘大師冇有剝掉你的猴皮?”

“冇有,也不知道是臉皮厚,還是確有其事,人家聽了之後一絲波瀾都不起,還讓我唱了好幾遍這首曲子,最後還說,虛妄的東西總是美的。

哦,對了,玄奘大師正在看《西遊釋厄傳》,他還點評說,我當年在石國的所作所為過於暴戾,被佛祖壓在五指山下五百年消磨戾氣是應該的。

還說漂流兒的故事過於刻意了,一個想要出家的人,出家是一樁自然而然的事情,佛門也不是那些走投無路之人的庇護所。

他還說你,寫佛道之爭是不對的,會引起大唐本土佛道之爭,到時候不好收場。”

“就這?”

老猴子攤攤手道:“就這些表現,他現在已經越來越像是一尊佛了……”

雲初也是這樣認為的,就像一個人朝天吐口水,口水最終會落在自己臉上一樣,給一尊佛編排一些有趣的事情,這並不能改變人家是一尊佛的本質,隻會讓更多的人知曉他是佛這麼一個現實。

三天時間,雲初征發了四千徭役,直奔皇宮後麵的北禁苑。

長安城的東邊,西邊,南邊都是人煙稠密的地方,唯有北部是一片荒蕪之地。

將皇城安置在北邊,這是很有道理的,因為這樣一來,龍首原以南的六條高坡視為乾之六爻,而宮城自然是最北麵的高坡九二之位,高高在上。

當初建造長安城前身大興城的是宇文愷,這傢夥畢竟是南北朝死人堆裡爬上來的,那年頭政變內訌死全家是家常便飯,宮城放最北麵,開門逃命自然方便。

大唐江山已經很穩固了,所以,北邊的禁苑就成了皇家的一個獵場。

當年太宗曾經在這裡說,草淺獸肥,以禮畋狩,弓不虛發,箭不妄中,乃大丈夫在世三大樂事之一。

所以,當雲初才抵達禁苑,就聽到了主將敲鼓升帳的動靜。

雲初好歹在西域當過一陣的大頭兵,自然知曉這事情的嚴肅性,慌忙丟下本部人馬,快馬趕到軍帳,看著好多人正在排隊報名而入,他也就排在後邊,在隆隆的鼓聲中,報名之後,才被親兵,們允許進入大帳。

才進去,就看到李弘被放置在一個很高的凳子上百無聊賴的打著瞌睡,李績就坐在帥帳主位上,桌案上插著令箭。

隨著一枝枝令箭被丟出去,軍帳裡的各路老將們就拿著令箭,帶著本部人馬直奔目的地。

雲初冇機會得到令箭,同時,他還發現,自己帶來的民壯們已經被那些老將們給瓜分光了。

還好,給他留下了二十幾個不良人算是親衛。

瞬間功夫,大帳裡就隻剩下,雲初,李績,李弘跟薛仁貴四個人了。

雲初原本準備施行自己背鍋計劃的,不過,李績老是不走,這讓他的計劃暫時不能執行。

他準備等李績走了之後,再出動娜哈來蠱惑李弘,壓榨薛仁貴。

雲初一點都不喜歡李績,跟這個人在一起的時候,自己隻有乖乖聽話的份,一旦起點什麼小心思,那感覺就像冇穿衣服站在李績眼前讓人家看個通透,渾身上下涼颼颼的。

相比李績,雲初更加喜歡梁建方,為人大方不說,還豪邁,還好騙。

他不想理會李績,李績卻瞅著他道:“手持割鹿刀分肉,這是天子之禮,這一次弘皇子主刀,你覺得你能分到那一塊?”

雲初一本正經的道:“上有所賜,不敢辭。”

李績笑道:“弘皇子年幼,也就是說此次分肉由老夫幫手,你認為如何?”

雲初搖頭道:“不好,這是天子之禮。不論弘皇子會不會切割,拿不拿的動割鹿刀,這都是他的權力,我以為,哪怕是分到一塊豬屁股,也是臣子的喜事。”

“你覺得弘皇子能做到人人都滿意嗎?”

“這世上就冇有絕對公平的事情,即便是陛下親自持刀,也不可能讓人人都滿意。

所以,由弘皇子來分割,大家各憑天意,說不定反而會更加的公平一些。”

李績皺起眉頭道:“你說的很有道理,不過,這樣做是不是過於謹慎了一些,以至於形同小人做派?”

“英公用兵之時,以小心謹慎著稱於世,現在怎麼又看不起謹慎二字了呢?

還有,如今獵物還在山裡,我們手裡什麼都冇有,就開始說分肉的事情,是不是太早了?”

李績道:“既然老夫當了冬狩的主帥,就冇有空手而歸的道理。”

雲初瞅著站在李弘身後不動彈的薛仁貴道:“仁貴兄乃是宮衛,更是陛下派來為弘皇子護駕的,我覺得,他來輔助弘皇子分肉比較合理。”

李績看看薛仁貴,再看看雲初,歎口氣道:“裴行儉丟下長安縣做了一半的事情,遠走西域,對他個人的名聲損傷極大,你現在,連薛禮都不肯放過嗎?”

薛禮聽李績這樣說,忍不住把目光放在雲初的身上,似乎要看出點什麼來。

李績眼看著李弘被縮手縮腳溜進大帳的娜哈,當著所有人的麵,將伸長了胳膊要求抱抱的李弘給偷走了,就歎口氣道:“老夫就知曉,要你們三人做到相親相愛是一樁不可能的事情。”

薛禮踏前一步道:“試過才知道。”

雲初笑吟吟的道:“不用試,我應該打不過你。”

李績瞅著薛仁貴道:“讓你幫著弘皇子主持分肉,你如何分?”

薛禮挺挺胸膛道:“自然是多勞者多得,少勞者少得,不勞者不得。”

雲初拍手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好極了,此次冬狩,就屬我萬年縣出的人多,總數六千餘人,我萬年縣出了將近五千,如此說來,我們就能獲得六份中的五份?

非常公平,多謝薛將軍。”

說完話,就笑眯眯的離開了軍帳。

李績抽抽鼻子瞅著薛仁貴道:“言多者必失,雲初已經把無禮二字發揮到了極致,這一點你要學。”

薛禮皺眉道:“小人行徑。”

李績揮揮手道:“到時你會看到什麼纔是真正的小人行徑。”

目前是確定圍獵範圍的時候,距離真正的殺戮還有三天的時間。

雲初在森林裡找到了一株很適合搭建樹屋的巨樹,為此,他派遣那些不良人們,將大樹周邊的樹木全部砍伐一空,留出來一塊一畝地大小的空地。

不僅僅如此,他還平整了這塊土地,鋪上從小河邊取過來的沙土。

再把那些被砍伐掉的大樹剝皮,切割成一段一段的,用巨型鐵釘,將樹乾一層層的釘在大樹上,慢慢形成一個占地有五六個平方的巨大樹屋。

最後用乾薹蘚堵住樹乾間隙,房頂鋪設了桐油防水布,最後在樹屋裡鋪設了大量的羊毛氈子,一座漂亮,暖和的樹屋就形成了。

這座樹屋是雲初留給娜哈跟李弘的房子,雲初冇打算帶著這兩個累贅進獵場。

果然,娜哈跟李弘見了這座漂亮的樹屋,立刻就忘記了還有打獵這回事,嘻嘻哈哈的在樹屋裡上上下下的玩耍,將伺候李弘的宮人們累個半死。

而薛仁貴看到雲初如此不遺餘力的拍李弘的馬屁,看雲初的眼神就更加的鄙夷了。

雲初絲毫不在乎薛仁貴的眼光,開始的時候,還以為這個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會是一個聰慧的人。

現在看來,他並冇有跳出唐人這個範圍,還是受禮法,以及唐人的見識所束縛。

與李績這種能一眼看透事情本質的人,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自認為看透了薛仁貴的本質,雲初就放心的帶著五個身手最好的人進了獵場,將娜哈,李弘統統放在大本營裡,跟李績待在一起。

北禁苑是一片高高低低的丘陵地帶,從這裡開始算起,東西三十裡地,南北一百二十裡地,都屬於這一次圍獵的範圍。

跟管理北禁苑的管事打聽了一下,驕傲的皇家管事聽說雲初等人要去獵虎,就朝北邊指指道:“那裡有猛虎三頭,儘管去,西南方向還有巨熊,胸口帶月牙的那種,竹林那邊還有花熊……隻要有本事都能獵。”

聽說竹林那邊有熊貓,雲初哪裡還能忍耐的住,當初去熊貓養殖基地看到小的熊貓肥墩墩的樣子,雲初做夢都想養一隻,現在,終於可以抓熊貓不被砍頭了。

他如何肯放過這樣的機會。

不過,李績已經安排好了圍獵範圍,自己也不好提前打草驚蛇,隻好,耐著性子,去跟負責北方的李慎彙合,總之,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弄一些熊貓回去。

這東西在以前的那個時代裡是國寶,在大唐,這種什麼都吃的巨大生物,就是一隻隻禍害,屬於可清除的害獸之一。

附:又做覈算啊——下一章會在21日下午8點釋出,您先看,我繼續寫,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U看書 www.u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