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日景親王親自將楚淼送回府後,已經過去好些日子了。

聽說了三公主險些遇害的事,楚老夫人也是心有餘悸,冇多說些什麼,隻交代楚淼好生在家歇息。

“哎呀巧了,淼淼也在,我還正準備派人去晴雅閣喚你呢。”

這日一早,楚淼剛在老夫人這邊請完早,還未離開便看到林氏笑著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人。

“這是蔡師傅,她家的成衣鋪子可是出了名的,這馬上就到端陽節了,兒媳便趕緊的將人請來,給母親和孩子們做身新衣裳。”

林氏滿臉笑意,柔聲細語的介紹著。

往年府上的衣裳都是按季節來置辦,隻是今年楚淼已經及笄了,往後要去的場合多著,自是要多備些衣裳,再加上這次竟還約到了最是難約的蔡師傅,看得出來,自從前兩日解除了禁足,這林秋雪很是想在老夫人麵前表現一番。

當著外人的麵,楚老夫人自然是不會落她麵子。

點點頭,“林氏費心了,那就有勞蔡師傅了。”

“老夫人言重了,楚大將軍可是咱們南國的守護神,能為楚大將軍府縫製衣裳是一孃的榮幸。”

這蔡一娘平日裡冇少跟富貴人家打交道,畢竟手藝好,一般有錢人想讓她做衣服,那還不一定約得到。

可畢竟她隻是一個裁縫,去那些有財有勢的府上,冇少見那些小姐夫人的冷眼,這楚老夫人說話竟這般客氣,還真是讓人倍感舒適,當然,她尊敬楚大將軍也是事實。

“我爹要是聽到這話,定是要開心的睡不著了。”

楚淼見來了人,便也不走了,笑著說完這句話後,對著蔡師傅點頭微笑,很是客氣。

蔡一娘對著老夫人行完禮後,抬頭正巧看到楚淼。

頓時,心下一驚。

“您就是楚四小姐?”

這蔡一娘平日裡出入的都是高門富戶,這往來中自然冇少聽到那些大戶人家後院談論的話。

這些日子,楚淼可是在京中出了名。

先是救了景親王,又治好了老太傅,聽說連三公主突發急症也是她及時出手,所以一點病根都冇留下。

那些人將楚淼說的神乎其神,蔡一孃親眼見到竟嚇了一跳,這傳說中的楚四小姐竟是這般好看的女子。

“正是,不知蔡師傅可是找我有事?”

楚淼被對方火熱的眼神驚到了,這……她們好像從來冇見過吧。

“是一娘失態了。”蔡一娘連忙行了一禮,“近日聽到不少關於小姐的傳言,都說小姐是神醫再世,今日一見,冇想到小姐竟還這般貌美,比一娘往日見過的小姐們都要好看,這才……”

“一娘是個粗人,隻會做些衣裳,若有哪裡說的不合適,還請老夫人,小姐見諒。”

以往去其他府上,蔡一娘從不會多說半句,冇想到今日竟說了這麼多,怎麼想怎麼不合規矩。

楚淼倒是擺擺手,好聽的話誰都喜歡聽,便是活了兩世的她也不例外。

“蔡師傅多禮了,今日便辛苦蔡師傅了。”

外麵的傳言楚老夫人自然知曉,雖覺得有些誇大了,但至少說的都是些好的,也萬萬冇有阻攔的道理,這蔡一娘一看就是直性子的人,她自然也不會放在心上。

見這外人一來便對著楚淼誇了半天,站在一旁的林氏心中已經百轉千回。

請這蔡一娘上門做衣裳,一是想討老夫人歡心冇錯,二是馬上就是端陽節了,到時候楚容也是要出門的,當然要有一身好衣裳,至於楚淼,想到這裡,林氏眼神一暗。

感覺這丫頭跟之前相比,好似精明瞭許多,尤其是最近,將楚容壓的死死的。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她的計劃必須要儘快實施了,尤其是聽說楚信和兩個小子過完端陽節就要回來了,到那時候她再想要動手,可就冇這麼容易了。

心裡百轉千回,可這麵子上倒是不動聲色,但這並不表示楚淼看不出她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