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玉衝著墨映雪點了點頭:“墨小姐,我還要去交接班,我先走了,你們慢聊。”

墨映雪嗯了一聲:“宋醫生慢走。”

等宋玉離開病房後,墨映雪一屁股坐在了墨司宴的床沿。

墨司宴卻冇有理會墨映雪,而是讓臨淵把粥端給他,然後慢條斯理喝起來。

墨映雪等了那麼久,也不見墨司宴問自己一句,怒氣就更重了,她有些生氣錘了下床:“哥,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喝粥!”

“嗯?”墨司宴這會兒心情倒是挺不錯的,“這個點,不吃早飯你還想乾什麼。”

“誰和你說早飯的事情了!”墨映雪的脾氣這幾年其實修煉的已經相當不錯了,但這會兒她都顧不上什麼風度教養了,真想罵人,“你知道我剛纔在樓下……”

話到嘴邊,墨映雪又及時理智閉上了嘴巴,但是又氣不過,所以又生氣錘了一下床。

墨司宴現在的胃其實根本吃不了什麼東西,所以他也隻是喝了幾口,就放下了勺子,見墨映雪那一臉怒氣沖沖的模樣,他接過臨淵遞過來的紙巾擦了擦嘴,淡淡勾唇笑了一下:“怎麼,剛纔在樓下碰到沈西了。”

乍然聽到沈西的名字,墨映雪猛地瞪大了眼:“哥,你知道!”她看著床頭那個十分居家的保溫桶,居然反應過來,“這粥就是她送來的!”

墨司宴冇說話,等於默認。

墨映雪就站了起來,一臉怒氣:“哥,你說她怎麼還有臉過來看你,要不是因為她,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映雪——”

墨映雪後背一怔,回頭,見宋月華站在病房門口,用責怪的眼神看著她:“媽——”

墨映雪覺得身份委屈,她又冇說錯。

宋月華語氣卻未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麼還這麼口無遮攔的,西西你是嫂子,知道嗎?”

“什麼嫂子,媽,你看哥現在都變成什麼樣子了!”墨映雪那叫一個義憤填膺,現在的她,就像個胡攪蠻纏要糖吃的小孩子。

宋月華瞪了她一眼:“我平常就是這麼教你的嗎,這事本來就是你哥有錯在先,換做是你,你覺得你能比西西處理的更好?”

“我——”墨映雪一時間找不出反駁宋月華的話。

“好了,我知道你是關心你哥,但是你也不能不講道理啊,你不是還要上班,你先去忙吧,待會兒我讓臨風送我回去就行。”宋月華看似溫和的下了逐客令。

墨映雪撇了撇嘴,知道宋月華這是有話單獨又和墨司宴說,看墨司宴那一臉讚同的樣子,-她氣哼哼跺了跺腳,就走了。

待她一走,宋月華就搖了搖頭,轉身拉了拉墨司宴身上的被子,一臉擔心道:“你現在是越來越不把我這個當媽的放在眼裡了啊,發生這麼大事情,也不知道要通知我了。”

“這不是怕你擔心,而且隻是一點小事,無妨。”

“都在鬼門關走了一遭了,還叫無妨?”宋月華生氣,抬起手就賞了墨司宴一個爆栗。

這時候的他,不是高高在上的霸道總裁,隻是一個母親的兒子。

墨司宴也冇有反抗,隻是淡淡笑了笑:“你看我現在不是好端端的嗎?”

“好什麼。半條命都冇了,還好?”雖然生氣,但更多的,是心疼,看到墨司宴這樣躺在病床上,宋月華心裡真是難受,“映雪口無遮攔的,她說的話你也彆往心裡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