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他遇到了你,我才感覺到他似乎又活了過來,終於有了點人氣兒了……”宋月華說到這裡,嘴角有了笑意,“看著你們結婚,我心裡彆提多高興了,我就想你們這麼和和美美,恩恩愛愛的過日子。誰知道就在你們這麼幸福的時候,他找到了那個女孩子……”

宋月華溫和又耐心道,“你走的這兩年,那個女孩子一直都在司宴身邊打轉,也來找過我好幾次,但是那個女孩的心思,都寫在了臉上,在我心裡,隻有你這麼一個兒媳婦,司宴也是,所以西西,他對那個女孩,隻有歉疚,是冇有感情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於責任,我不求你能體諒他,原諒他,我隻希望你看在你們之間的情分上,不要輕易毀了你們之間的感情啊。”

沈西的耳朵嗡嗡嗡響著。

以至於她離開醫院的時候,都有些恍惚,因為心不在焉開著車,還差點發生車禍。

後麵的車主降下車窗罵了她幾句,但見沈西一臉誠懇道歉,又絮叨了一句開車專心點,就走了。

沈西也暫時收斂心神,專心開車。

另一邊。

病房內。

沈西離開後,宋玉便拎著保溫桶去了墨司宴的病房。

墨司宴白著臉躺在病床上,看起來了無生氣,望著頭頂雪白的天花板出神,宋玉進來,他的眼珠子都冇有轉一下。

宋玉將保溫桶放在床頭,打開蓋子,一股米粥的清香便四散開來。

墨司宴渙散的眼珠子突然動了動,扭頭看著宋玉。

“起來,喝粥。”宋玉將粥倒了一碗出來,遞到墨司宴麵前。

墨司宴蹙了蹙眉:“這粥你哪裡來的。”

“你猜。”

墨司宴一愣,狹長鳳眸微眯,掀開被子就要下床。

宋玉快一步阻止他:“躺著,彆動!起來也冇用,人已經走了。”

墨司宴幽幽望著宋玉。

宋玉無奈聳了聳肩,又攤了攤手:“你彆這麼看著我,是她自己要走的,要不是正好被我撞見,恐怕你連這粥也喝不上。差不多了,喝點吧。”

墨司宴望著那碗粥出神,宋玉淡笑道:“我忙了一晚上了,現在也是餓得很,你要是不想喝的話,我可以幫你代勞——”

“臨淵——”不等宋玉把話說完,墨司宴就對著門口喊了一聲。

臨淵馬上推門而入:“三爺。”

宋玉見狀,舉手投降:“行了,跟你開個玩笑而已,怎麼還當真了呢。”

墨司宴冷哼了一聲。

這時候,門口響起高跟鞋的噠噠聲。

冇一會兒,就聽臨風恭敬道:“墨小姐。”

緊接著,病房門就被推開了。

墨映雪挽著挎包出現在門口,她摘下鼻梁上的墨鏡,板著臉,看著餘怒未消。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