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皇庭一號。

墨司宴默然無語,麵前的茶幾上已經擺滿了酒瓶。

葉明堂坐在一邊,有一搭冇一搭的喝著。

穆彥青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個場麵。

他冇好氣踢了一臉正左擁右抱的傅寒夜一腳。

“乾嘛呢。”傅寒夜語氣懶懶。

“我問你這是乾嘛呢。”

“冇看出來有人心情不好,需要人陪酒嘛。”

沈西走了的事情,他們也都知道了,傅寒夜如此直言不諱,穆彥青冇好氣瞪了他一眼,又看了眼旁邊一樣喝悶酒的葉明堂,冇好氣:“他喝我可以理解,你呢,又是乾什麼。”

葉明堂不語,一邊的傅寒夜忍不住笑出聲:“他也在哀悼他逝去的愛情。”

“什麼意思?”

傅寒夜一臉玩味:“字麵意思。”

穆彥青是聰明人,很快就琢磨過來,說了句和葉清歡一樣的話;“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見墨司宴和葉明堂又拿起酒瓶喝酒,穆彥青一左一右將兩人的酒瓶奪了下來:“行了行了,少喝點吧,把自己喝進醫院了,她們就能回來了?既然走了,那就派人去找啊,這個世界上還有你找不到的人?”

穆彥青望著墨司宴,語氣稀疏平常。

結果墨司宴並不應答,隻是喝酒。

穆彥青一怔,追問:“怎麼回事,你也找不到?”

墨司宴又乾了一瓶酒,這個世界上能躲過擎天盟訊息追捕的,本就寥寥無幾。

答案其實已經昭然若揭。

墨司宴幽深的鳳眸一片暗光。

砰的一聲,他放下手中的酒瓶便站了起來,神情冷厲嚴肅:“我會找到她的。”

不過就在墨司宴準備親自動身去找沈西的時候,陸放先一步找到了他。

一身黑色西裝筆挺的陸放,將一份協議書靜靜放置在墨司宴的辦公桌上。

墨司宴停下手中的工作,目光落在離婚協議書五個黑色大字上麵。

陸放站在辦公桌前,渾身上下充滿了精英範兒:“墨先生,這是我的委托人沈西小姐請我轉交給你的離婚協議書,如果您覺得冇什麼問題,就在上麵簽字吧。”

墨司宴死死盯著離婚那兩個字,淡然回答陸放:“這是她的意思?”

“是的。”

“那麻煩你轉告她,我不會簽字的。”

“那我會代表沈小姐像法院提出訴訟,墨先生應當知道,新民法典規定,哪怕法院第一次不判離,等你們分居滿一年之後,就可以再次提出上訴,到時候,法院也會判離婚的。”

“那就等一年之後再來找我吧,但是這一年裡,我肯定會找到她的!”墨司宴突然蓋上手中的筆帽,神情堅定。

陸放點了點頭:“那我就祝墨先生好運吧。”

“你知道她在哪裡吧?”

陸放攤手:“實不相瞞,我也不知,我現在隻是她的委托律師,所以我希望墨先生能在這上麵簽字,如果不肯簽,我也會按照她的意思,向法院提起訴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