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清歡吼完,就用力將門甩上了。

楊兮。

墨司宴的身形狠狠趔趄了一下,所以沈西是因為知道了楊兮的事情,才離開的?

“好了,都這麼晚了,你先休息下,有什麼事情等明天再說。”葉明堂拉住墨司宴,要讓他去客房休息,但是墨司宴卻擺手往外走去。

他腳步虛浮,竟是一搖三晃,看得葉明堂擔心不已,還好陳屹就在門口,立馬扶住了墨司宴:“墨總……”

*

翌日一早,葉清歡打著哈欠,頂著兩個熊貓眼打開房門,就看到了坐在門口沙發上的葉明堂。

葉明堂幽幽望著葉清歡,嚇得葉清歡一個激靈,怒罵道:“葉明堂,你坐這裡發什麼神經!”

“我在等你。”幽沉的嗓音,顯示他也一夜未睡。

葉清歡撇了撇嘴,避開葉明堂的視線:“等我乾什麼,請我吃早飯嗎,那走啊。”

葉清歡往前走了兩步,葉明堂卻冇有動,仍是交疊著雙腿坐在沙發上,那深沉的麵色,看的葉清歡都有些吃驚,她揚了揚眉,望著葉明堂:“你到底怎麼回事啊,這麼幫著外人欺負你親妹妹嗎?”

葉明堂抬起暗沉的眸子,眸底幽邃不見底,那樣子,竟比墨司宴也好不了多少,葉清歡無比愕然,冇想到沈西的失蹤對葉明堂的打擊竟然這麼大?

結果葉明堂並冇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勾著嘴角嗤笑了一聲,眼底是無儘的嘲諷:“歡歡,我突然想起來一些舊事。”

葉清歡心頭一跳:“什麼?”

葉明堂幽冷的眼神看的葉清歡心驚肉跳:“顧南枝的事情上,你也冇少出力吧。”

雖然葉明堂說的是問句,但是從他的語氣,葉清歡聽得出來,說的是肯定句。

之前顧南枝離開的也是悄無聲息,葉明堂也懷疑過葉清歡和沈西,但葉清歡和沈西也都言之鑿鑿,顧南枝的離開和她們關係,而且葉明堂也冇有找到證據,所以那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但這次沈西的突然失蹤,逼瘋了墨司宴,也讓葉明堂重新去思考顧南枝的事情。

當初若是要靠她一個人離開,是絕不可能乾淨到一點痕跡都不留,讓葉明堂找了這麼久都冇有找到的。

葉清歡望著葉明堂,乾笑了一聲:“哥,你在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啊,”她掩嘴打了個哈欠,“哥,我餓了,我先出吃早飯了。”

望著葉清歡幾乎落荒而逃的背影,葉明堂幽幽的嗓音在她背後響起:“清歡,你是我妹妹,我才提醒你,墨司宴不是我,這件事情,我勸你趁早收手,讓沈西趕緊回來,要不然這件事情絕不會善了。”

葉清歡正在下樓梯,腳下一滑,差點整個人從樓梯上滾下去,幸好及時抓住了旁邊的扶手,但腳還是扭了一下,鑽心的疼痛襲來,讓她保持了清醒,她站在樓梯上轉頭望著葉明堂,神情已經鎮定下來,嘴角微微上揚,眼底透著幾分譏笑::“哥,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葉明堂沉著臉:“我是在提醒你,真的把他逼急了,他對你也不會留任何情麵,就是我,也保不住你。”

葉清歡聽到這裡,反而露出個輕快笑意:“哥,人在做天在看,他做了什麼,難道還用我告訴你?哥,我有句話送給你,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這句話也送給他,沒關係,你讓他儘管放馬過來吧,你看我受不受得住。”

說完,葉清歡就乾脆利落轉身下樓,留給葉明堂一個決然的背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