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清歡雖然很生氣,但也知道在長輩麵前,不能無禮,所以急忙站直了身體和段老爺子招呼道:“段爺爺你好,我是葉清歡,葉長天是我爺爺,我爺爺特意叮囑我,要來拜訪您的。”

“大晚上來拜訪,你可真有誠意。”段恒之在旁邊冷冷拆台。

葉清歡氣呼呼瞪了他一眼,這個嘴碎的,哪壺不開提哪壺!

看來剛纔她應該狠狠多猜他兩腳纔是!

段老爺子自然也注意到了兩人之間的小動作,一聽葉清歡的名字,就瞭然笑了起來:“原來是清歡啊,你小時候,我可是抱過你的,那時候就長得白白淨淨,十分的招人稀罕。”

“小時候招人稀罕,現在可不咋地。”

段恒之又在旁邊嘀咕了一句。

葉清歡站得近,當然聽得清楚,實在忍無可忍,就抬起另一隻冇有受傷的腳,狀似不經意的,麵上帶著笑,又往他的腳背上又踩了一腳!

段恒之的臉色立馬也變了,奈何當著段老爺子的麵,不好表現出來,但心中冒出一句話,最毒婦人心!

“謝謝段爺爺誇獎,爺爺也跟我說過您很多的豐功偉績,冇想到您這樣的大英雄竟然這麼風趣幽默平易近人。”

段老爺子速來威嚴,段家的子孫,也以男子居多,所以很少有人向葉清歡這般,當著明麵上恭維段老爺子,冇想到段老爺子聽了之後竟然十分高興開懷大笑:“來來來,清歡,到這邊坐,跟我說說,你爺爺的近況,我和他,都快十年冇見麵了,我們這群老傢夥,可真是見一次少一次啊。”說完,他又吩咐段恒之,“恒之,你去把醫生請過來,給清歡看看腳。”

段恒之鐵青著麵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爺爺,你不覺得先該看腳的人,是他嗎?居然還讓他去請醫生。

趁著段老爺子轉頭的間隙,葉清歡對著段恒之做了個鬼臉,哼!

段恒之無奈,隻能跛著腳出去請醫生了。

等他把醫生請回來,就聽到段老爺子的笑聲不斷從堂內傳出來,就連段錦都下樓來了,還和葉清歡相談甚歡,看起來一副相見恨晚的感覺。

“哎,哥,你總算回來了,快讓醫生給清歡姐姐看看腳。”段錦喊葉清歡喊得那叫一個熱絡,段恒之不由得皺眉,看了葉清歡一眼。

葉清歡依舊對他做了個鬼臉,甚至還有幾分洋洋得意,尤其是注意到段恒之不太自然的走路樣子後,笑的更是開心。

醫生替葉清歡看了腳,說扭傷了韌帶,這幾天都不宜走動,要多休息。

段錦一聽,就對段老爺子說:“爺爺,那就讓清歡姐在我們這裡住幾天吧,反正咱們樓上還有客房。”

段老爺子也正有此意,就吩咐管家安排下去。

一聽要讓她住下,葉清歡連忙擺手:“哎,不用不用,段爺爺,我已經買好了明天早上回去的機票,沒關係,我可以走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