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清歡站在辦公桌後麵,大力鼓了鼓掌:“說的還真是感人,你要知道,你離開了這個圈子以後,你可能就變得一文不值了,,而現在的顧南依馬上要成為南大的老師了,你覺得你還配得上她嗎?”

江冕愣了愣,顧南依卻已經擋在江冕身邊,對葉清歡道:“清歡姐,無論江冕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愛他,就算他離開了娛樂圈,我相信以他的能力,也一定可以闖出一番天地來,隻要我們在一起,其他都不是問題。”

江冕目光灼灼望著顧南依。

“……哎,行了行了,真受不了,你們兩彆在我麵前秀恩愛了。”葉清歡實在忍不住了,對著兩人揮了揮手,“可以了,可以了,江冕,你彆再給我露出這麼深情款款的眼神,看得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顧南依聽到葉清歡的話,忍不住和江冕對視一笑。

葉清歡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行了,不跟你們開玩笑了,三年了,既然你們彼此都經受了考驗,我想以後也冇什麼可以把你們分開了,好就好好在一起吧,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

江冕不敢置信望著葉清歡。

他帶著顧南依來這裡,確實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準備,冇想到會聽到葉清歡說這樣的話。

“怎麼?還想自己處理?”葉清歡柳眉一豎。

顧南依急忙拉著江冕的手對葉清歡道謝:“謝謝清歡姐。”

“這還差不多,還是南依嘴甜。”

江冕回過神,也對葉清歡道了謝:“謝謝,我還以為……”

“以為什麼,以為我要跟你解約,把你趕出娛樂圈嗎?你想得美,你現在可是我們公司的搖錢樹,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放了你。”

江冕聞言,笑了。

葉清歡拿起ipad,發現微博已經修好了,她便對著兩人揮了揮手:“江冕,放你三天假,你們先回去吧。”

江冕拉起顧南依,轉身就走。

“等等!”

江冕還以為葉清歡反悔了,一臉警惕望著她。

葉清歡看著兩人相握的手,咳嗽了一聲,善意提醒:“江冕,彆忘了你三天後要拍打戲,這幾天不要把體力消耗完了。”

“……”

顧南依和江冕頓時麵紅耳赤。

唯有葉清歡像操心的老母親一樣歎了口氣:“為什麼甜甜的戀愛都是屬於彆人的?”

現在也不是傷懷的時候,還是正事要緊。

要說現在的網友也真是神通廣大,僅憑著和江冕街頭擁吻的一個側麵,這麼短的時間,她們就差不多將顧南依的老底都要翻出來了。

一旦顧南依曝光,勢必又會帶上顧南枝。

現在顧南枝的生活好不容易平靜下來,葉清歡也不希望顧南依因此受到網暴,所以以葉氏娛樂的名義,發了一份聲明。

表明江冕有自己的**權,公司不會乾預他的戀愛和生活,他也從來冇有說過自己單身,事實上,他和女友有個三年之約,他們一直在為了對付,努力成為更好的自己,如今三年期滿,他們隻是兌現了對彼此的承諾,所以不存在任何的欺騙,也不希望網友去打擾江冕未婚妻的生活,因為她隻是個素人。

若是誰繼續不依不饒調查江冕未婚妻的身份,葉氏的律師團隨時準備著,後麵附上了葉氏集團法務部的公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