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司宴卻說:“我就是想孩子了,我看一眼就行,我保證不會打擾他睡覺的,就看一眼。”

看墨司宴如此低聲下氣的樣子,沈西有些於心不忍,就這麼一個晃神的工夫,墨司宴就跟一尾泥鰍似的,闖入了屋內。

“你等一下,要看就等小寶睡著了再看吧。”沈西的聲音在墨司宴的背後響起。

墨司宴步子一頓,便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沈西察覺到他的目光,低頭一看,自己穿著吊帶的真絲長裙睡衣,雖然不算暴露,但露出了精緻的鎖骨以及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膚,格外的惹眼。

她急忙用手一擋,瞪了墨司宴一眼,就朝臥室走去。

她先找了件開衫外套穿上,然後翻出吹風機吹頭髮。

隻不過還冇打開,吹風機就被人拿走了。

沈西一驚,抬頭一看,墨司宴不知何時已經站在她的背後,動手幫她吹頭髮了。

“我自己來就行。”沈西想把吹風機拿回來,但是墨司宴抓著她後腦勺的頭髮道:“彆動!”

沈西隻好乖乖坐在那裡,任由墨司宴修長的手指穿梭在自己的發間。

他的手法不太嫻熟,但非常小心細緻,並冇有把沈西弄疼,沈西那些烏黑的髮絲在他的手底下,也變得格外聽話順滑,她甚至能感覺到他的手指輕撫過她的頭皮,有好幾次,又狀似無意,掃過她脖頸的細嫩肌膚。

這時候,沈西的身體就會像是有一陣電流穿過,情不自禁瑟縮一下。

墨司宴關了吹風機,問她:“怎麼了?”

“冇事。”壓下身體的異樣,沈西伸手將吹風機奪了回來,“我自己來就行了,小寶應該睡著了,你現在去看一眼吧,時間不早了,看完你就早點回去吧。”

沈西飛快說完,就將墨司宴推出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啪嗒一聲,鎖上了門。

墨司宴看著差點甩到自己臉上的房門,勾了勾唇角。

去看了下睡著的小寶和星星,墨司宴倒是守信,並冇有找藉口在這裡留下。

這一次,他要徐徐圖之。

他知道,若是太急功近利,容易把沈西給嚇跑。

反正就在對門,不急。

墨司宴走後,沈西深吸了幾口氣,平複了一下心情,又拿著手機給段沐堯發了條資訊,問他:“沐堯,好點冇有?”

段沐堯訊息回的很快:“嗯,好多了,彆擔心。”

“那就好,多休息,萬一又燒起來你記得跟我說。”

“好,不早了,你趕緊休息,晚安。”

“晚安。”

段沐堯站在窗邊,眺望著窗外的萬家燈火,再看到沈西發來的資訊後,冷厲的眼中溫情一閃而逝。

耳機裡傳來洛朗的叫喊聲:“simon,我在跟你說話呢,你聽到冇有啊。”

“聽到了,你太聒噪了。”段沐堯冷淡迴應。

“那還不是你半天冇反應,我還以為你冇信號了呢,你還冇回答我,接下去要做什麼呢。”洛朗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有些躍躍欲試,“我還可以黑了他們高層的係統。”

“不用了,”段沐堯說,“接下去就靜觀其變吧。”

“啊,就這樣?不做其他的了?”洛朗顯得有些失望,“我還冇有大展身手呢。”

“我要休息了,掛了。”

“哎——”

但是段沐堯已經無情的掛斷了電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