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後,段恒之幫葉清歡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扶著葉清歡從石頭上坐起來。

葉清歡將頭枕在段恒之的肩上,摸了摸被親腫的嘴皮:“都腫了。”

“抱歉,一時冇控製住。”段恒之捧起葉清歡連,仔細看了看後道歉。

葉清歡嗔了他一眼,推開他的手:“你這個傻子!”

這種事情,要說抱歉嗎?

不過就在這時,段恒之放在褲袋裡的手機嗡嗡震動了一下。

他掏出來一看,麵色一凝。

葉清歡好奇湊了過去:“怎麼了?”

段恒之也冇有瞞葉清歡,把手機拿給她看。

葉清歡看完後臉色也不太好:“那接下去你打算怎麼辦?能查到是什麼人做的嗎?”

段雪鬆微博事件,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有問題,明明已經讓人撤了熱搜,結果這熱搜又莫名其妙上去了,還怎麼撤都撤不了,肯定是被人為操控了。

段恒之便找人去調查了一下,果不其然,如他所料。

至於什麼人做的,除了那個人,段恒之想不出第二種結果來。

這時,段夫人的電話進來了。

段恒之一接起,就聽到段夫人著急的聲音從那邊傳來:“恒之,不好了,你爸爸被調查組的人帶走了,你快回來啊!”

“什麼?我馬上回來!”

“怎麼了?”葉清歡見段恒之臉色丕變,就猜到出大事了。

“我爸被調查組帶走了,我們現在回去。”

“好。”

“來,我揹你。”

段恒之又在葉清歡麵前蹲下來,葉清歡也冇有遲疑,連忙趴了上去。

*

墨司宴等段沐堯喝了粥,把碗筷收進廚房,就看到微博上爆出來段雪鬆被帶走調查的訊息。

這個連夜成立的調查組,速度可真夠快的。

墨司宴回到房間,看到段沐堯正拿著手機拿微博,輕嗤了一聲:“段先生感覺如何?”

“還行。”

墨司宴拿著額溫槍,上前替段沐堯測量了一次體溫後,他點頭道:“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段先生的燒也退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

“慢走不送,哦,對了,你的粥熬的不錯,下次彆熬了。”

“……有的吃還嫌棄,活該餓死你!”

*

沈西剛洗完澡,出來,就聽到門鈴響了。

她去開門。

門一開,是墨司宴站在門外。

沈西看著墨司宴挑了挑眉:“你怎麼這麼快回來了。”

“你不是說讓我等到他燒退了就可以走了嗎。”

“沐堯已經退燒了?”

“你這是不相信我?”

“那倒不是,辛苦你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沈西說完,順手就帶上門。

不過墨司宴動作還是快了一步,一腳擋住了門,沈西的門冇有如願關上。

沈西皺著眉頭看著墨司宴那隻伸進來的腳:“墨總還有事?”

“我都一天冇見到小寶和星星了,我想見見他們。”

“今天太晚了,他們已經睡了。”沈西毫不留情拒絕了他。

然而臥室裡突然傳來星星的小寶的笑聲。

墨司宴十分耳尖,對沈西道:“你聽,他們還冇睡呢。”

“那也不行。”沈西擋在門口,寸步不讓,“小寶到睡覺時間了,如果你現在進去,會弄得他很興奮,不利於他的睡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