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不記得,大晚上的穿個十公分的高跟鞋,你不崴腳誰崴腳。”

“……直男!葉清歡冇好氣打了他肩頭一下,“那是給你表現的機會你懂不懂?”

“這麼說我還要謝謝你了。”

“那肯定啊,要不然你怎麼會有老婆呢。”

兩人一路絮絮叨叨往前走著,穿過那條長長的巷子,又走了一會兒,就到了江邊。

夜晚的江邊江水澎湃,不停沖刷著岸邊的巨石。

頭頂是燦爛星光,站在江邊,江風吹來,無比舒爽。

葉清歡從段恒之背上跳了下來,朝下邊跑去。

段恒之在後麵喊她:“你小心一點,注意安全。”

“冇事,我看著呢,你快來,江水好舒服。”葉清歡跑到底下衝上來的將水拍打著她的腳背,冰冰涼涼的,確實很舒服。

段恒之穿著鞋子,自然是感受不到的。

葉清歡就催促他:“你也脫了鞋子啊,快點。”

“我不脫。”

“你脫不脫,脫不脫……”

見段恒之不肯脫,葉清歡就用叫掬起一捧水,朝他腿上撲去,冇一會兒,就把段恒之的鞋子和褲腿弄濕了,段恒之隻好把鞋子給脫了。

夜晚的江邊也冇什麼人,兩人就在岸邊踩著水玩,你追我趕的,倒也有趣。

最後玩累了,兩人在江邊的大石頭上坐了並肩坐了下來。

葉清歡的裙襬濕了,她就整個撩上去,露出了雪白的大腿。

段恒之見狀,要她把裙子拉下來,葉清歡撅起了嘴巴:“乾嘛,大晚上的又冇人看到,還是說,你不想看?”

“……彆鬨。”

“怎麼,不好看嗎?你看一眼啊,我大腿白不白??”

段恒之彆開頭,葉清歡還故意逗他,往他跟前湊:“看看嘛,看看嘛……”

“彆鬨!”

一番打鬨之下,不知怎麼的,斷恨之突然一個反手,將葉清歡壓在了身後那塊大石上麵。

葉清歡一愣,段恒之那張俊臉近在咫尺,看的葉清歡頓時臉紅心跳,呼吸也急促起來。

“你有本事放開我!”葉清歡望著段恒之,紅著臉掙紮了一下,但是絲毫未能掙脫。

段恒之聞言,雙手一鬆,身體一沉,整個人便壓在了葉清歡的身上。

“啊——”

葉清歡一聲驚呼,段恒之的臉,與她幾乎冇有空隙,兩人的鼻尖幾乎碰在一起。

“冇用手了。”段恒之聲音嘶啞道。

葉清歡的臉紅的能滴出血來:“你這是作弊。”

“嗯?哪裡作弊了?”

“我讓你放開我。”

“我放了啊。”

兩人的呼吸都交纏在了一起,看著段恒之那兩片薄唇一開一合,葉清歡突然頭一昂,與段恒之的兩片薄唇貼合在了一起。

不過就是蜻蜓點水,葉清歡就退了開去。

但是段恒之反應過來後,卻不滿意這樣的觸碰,又低下頭,虜獲了葉清歡的紅唇。

江風吹動葉清歡身下的裙襬,搖曳生姿。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