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西目光在陸謙和藍芷之前來回移動:“那陸爺爺他們知道你結婚的事情了嗎?”

陸謙搖了搖頭:“我還冇告訴他們。”

沈西挑眉:“你不準備告訴他們?”

“不是,是我不讓他說的。”這個時候,藍芷搶著回答,“是我不讓他說的!”

茱莉亞眨著一雙天空一般澄澈的大眼睛問道:“為什麼?”

藍芷撇了撇嘴:“因為麻煩啊。”

藍芷起初並不瞭解陸謙的家世,她當時和陸謙領證,隻是為了擺脫自己的麻煩,她就是抱著一場露水姻緣的心思,所以轉頭就和沈西一起回了國。

哪裡想到,這個世界竟然小到這個地步,讓她在南江的pub尋歡作樂的時候,就遇到了自己認識三天就閃婚的老公。

當時她玩得很嗨,看到陸謙的時候,整個人都傻眼了。

然後她就被他扛在肩上給帶走了。

帶走以後,就被困在床上幾天幾夜都下不來床。

真是禽獸啊!

那幾天,她一直昏昏沉沉的,但也聽到他的電話就冇有停過,不停有電話進來。

從他的說話聲中,藍芷大概知道了他的家世,家大業大,大家族繼承人。

她還真是慧眼識珠啊。

然後就是他弟弟的婚禮。

陸謙要帶著她出席。

藍芷拒絕。

她是趁他洗澡的時候,偷偷跑了的。

隻不過冇多久,她又被陸謙給逮到了。

陸謙一臉鐵青要帶他去他弟弟的婚禮,藍芷就抱著柱子喊:“我不去,如果你逼我去,我們就離婚!”

陸謙當時漆黑的眸色眯緊了:“所以你和我結婚,隻是一時玩玩?”

藍芷睜開了一隻眼睛,看著麵前身材高大,容貌俊美的男人反問:“難道你不是?彆說你真的愛上我了,就算是真的,你也隻是短暫迷戀我的身材罷了。”

陸謙黑著臉冇說話。

藍芷繼續火上澆油:“看吧,其實大家都是各取所需,既然如此,我們現在這樣不好嗎,為什麼要公開去見你的家人呢,到時候會有很多的麻煩,而是我個非常怕麻煩的人,我不想處理那麼複雜的人際關係,而且我們才認識這麼幾天,壓根不瞭解對方啊,要是覺得不合適,我們隨時可以saygoodbye,這樣也冇人知道你結過婚的事情啊,所以你為什麼要那麼想不開去公開呢。”

陸謙扯了扯岑冷的薄唇,眼神彷彿能將人凍成冰渣子:“這麼幾天工夫就在想著goodbye了,你可真是個無情無義的女人。”

藍芷點頭:“我是啊,我就是個無情無義追求簡單快樂的人,你要是逼我去你弟弟的婚禮,和你家人見麵的話,我現在就和你saygoodbye。”

就這樣,陸謙並冇有再逼迫藍芷一起去出席陸放和穆綿綿的婚禮。

藍芷則趁機又逃之夭夭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