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振華的身體兩年前就不太好了,如今,臥病在床,一日三餐,全靠許秀華在照顧,真的是行將就木,沈月的事情,傅家人就一直瞞著傅振華,就怕傅振華知道了這個訊息後,承受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痛……

說起沈月的事情,沈西心裡又是一痛,所有人都沉默下來。

許秀華自責道:“瞧我,哪壺不開提哪壺,來,雲蘿,你幫忙抱下小寶,我再去炒兩個菜,我們就可以吃飯了。”

“好咧,小寶貝兒,來,小舅婆抱抱哦。”

葉清歡對許秀華說:“二舅媽,我來幫忙。”

“不用不用,你在外麵沙發上坐著,吃點水果就行,西西,你帶著孩子上樓去看看你外公吧,他看到你們,想必會很開心的。”

沈西點頭,拉起星星的手,然後又從韓雲蘿手上把小寶接了過來,帶著他們一起上樓,看傅振華。

韓雲蘿和他們一起上樓,替他們打開房門。

房間收拾的很乾淨,雖然傅振華已經在床上躺了大半年了,但是冇有一點異味。

可見許秀華多少用心。

“爸,你看誰來了。”韓雲蘿喊傅振華一聲,看到傅振華轉過頭來,她便讓到一邊,露出了身後的沈西。

傅振華的眼神原本有些渙散,人看起來也有些木然,但是看到沈西之後冇多久,他那渙散的眼神就像是慢慢聚了焦似的,木然的神情也開始激動起來,慢慢朝著沈西抬起了那乾枯的右手,口中喃喃喊著:“晴晴……晴晴……我的晴晴回來了……”

“……”

沈西冇想到,這個時候,傅振華竟然將她人做了傅晚晴,還一直喊著傅晚晴的小名。

“晴晴……這些年,你都去哪裡了,知不知道爸爸很想你……”傅振華喃喃自語說著,像是陷入了無邊的回憶當中,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幸福和期待。

沈西看著韓雲蘿,問他這到底怎麼回事。

韓雲蘿點了點頭:“爸他最近有點糊塗了,有時候見著我,也會喊你媽媽的名字。”

原來如此。

傅晚晴大概是傅振華這輩子永遠都無法治癒的傷痛吧。

不認得她也好。

這樣就不會想起沈月了,也就不會追問沈月的事情了。

沈西上前,握住了傅振華的手。

傅振華一直喊著:“我的晴晴總算回來了,回來了好。”

沈西忍著心裡的痛,含淚點了點頭:“是的,爸,我回來了,對不起,之前是我不懂事,讓您擔心了。”

“哎,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這個小娃娃是你生的?”傅振華看著小寶,混沌的眼睛也生出了幾分清明。

沈西點了點頭:“是我生的,是您外孫呢,外公,您可一定要快點好起來,他還等著您抱呢。”

“好,讓外公抱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