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中若是冇有牽掛,就算守著再大的房子再多的錢財,又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葉清歡同情沈顏。

人生啊,真的隻有體會過失去,才能真正懂得擁有的意義。

沈西和葉清歡到達機場後,等到飛機可以值機的時候,也不見段沐堯的到來。

葉清歡看著自己的腕錶說:“段沐堯現在還不來,該不會睡過頭了吧?”

沈西蹙了蹙眉,她的手機就響了。

一看來電顯示,正是段沐堯的電話。

“喂,沐堯。”

“喂,西西,抱歉,路上發生點小狀況,我趕不上這趟飛機了,你們先去吧,我坐下趟飛機。”

“啊,嚴重嗎?你人冇事吧?”

“你放心吧,我人冇事,等我處理好這邊事情,就過去和你彙合。”

其他乘客已經辦理完值機,空姐開始在廣播裡喊她們的名字,葉清歡推著行李車示意沈西快點兒。

沈西隻好對段沐堯說:“好,那你自己注意安全,我們要登機了。”

“嗯,那就先這樣,你們也注意安全。”

掛了和段沐堯的電話,葉清歡問沈西:“怎麼了,他不來了嗎?”

沈西點了點頭:“他說路上出了點狀況,叫我們先過去。”

“好,那我們快點進去吧,飛機馬上要起飛了。”

這邊,段沐堯的車子被擠在兩輛車子中間,車屁股和車頭都嚴重受損,偏偏還遇上了高峰期的大堵車,交警一時半會兒也趕不過來,是以路況越來越堵,到最後是插翅難飛了。

沈西和葉清歡順利登了機。

兩個小時後,便平安落地京都。

沈西已經提前和傅景和打了招呼,說要去家裡看看外公。

傅景和說好,但是沈西冇想到,韓雲蘿會來接自己。

韓雲蘿生的美豔又高挑,讓人見之難忘,所以在人群中格外顯眼。

隻不過沈西和葉清歡也十分打眼,所以她們一出來,三人的目光就對上了。

韓雲蘿衝著她們揮手。

葉清歡和沈西見到韓雲蘿,都挺意外的。

“韓小姐,你怎麼在這裡?”沈西問道。

韓雲蘿一撩自己的秀髮,風情萬種望著沈西:“西西,叫什麼韓小姐啊,多見外。”

沈西挑眉:“那叫小舅媽?”

韓雲蘿聞言,那張禦姐範兒的臉上倒是出現了一抹紅暈,不過她也冇反駁。

葉清歡看著她的樣子調侃道:“喲,可以啊,這兩年不見,雲蘿你倒是直接長輩分了啊。”

韓雲蘿睨了葉清歡一眼:“不行嗎,你嫉妒啊。”

“豈敢豈敢。”

“哎呀,你討厭了,就不能不取笑我嘛。”韓雲蘿作勢打了葉清歡一下,注意力就被沈西手上的小寶給吸引了,“西西,你偷偷生了個孩子?哇,長得好可愛啊。”

“嗯,”沈西又對星星說,“來,星星,叫小舅婆。”

“小舅婆好。”星星格外乖巧,喊得也挺響亮的。

“……”韓雲蘿原本還興高采烈的臉,冷不丁僵了一下,她這輩分升的是不是有點太快了?但很快,她就摸著星星的小腦袋露出了真心的笑容,“星星真乖。”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