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爾頓近在眼前。

葉清歡把車停在酒店大堂。

有門童上前幫忙拿行李箱,段沐堯自己推開車門,對抱著孩子的沈西說:“我自己走就行了,你彆下車了,快到小寶回去吧。”

小寶已經在沈西懷中睡了過去,沈西便也冇有跟他客氣:“那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晚上我請你吃飯。”

“行,快走吧。”

“拜拜,段大師。”

葉清歡一腳油門,帶著沈西和小寶一起離開了酒店。

目送他們離開後,段沐堯才轉身進入酒店。

而葉清歡開著車,則哀歎了一聲。

“怎麼,怕了?”沈西調侃。

葉清歡再次歎氣:“你說我今天出門是不是冇看黃曆,要不然怎麼會那麼巧呢。”

“看來段警官馭妻有方啊。”

“去,你少埋汰我了,我這不是有點擔心嘛,這段沐堯要是回了段家……”

“你這是在替你的未來婆婆擔心嗎?”

“算是吧,最主要是段老爺子,有心把他叫回去繼承家業,段伯母根本接受不了,上次,還是兩年前,段沐堯去段家,段伯母就氣得心臟病發了,其實要我說,這段沐堯也是怪可憐的,段家不承認他的時候吧,就把他丟在國外,自生自滅,現在需要他了吧,就要把他叫回來,他又不是什麼物件,可以這麼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

“要是這話被你的段伯母聽到了,恐怕你都進不了段家門了。”

葉清歡撇了撇嘴:“我這是實話實說,幫理不幫親,再說了,我又不嫁給段伯母,其實你也是這麼想的吧,西西,要不然你也不會把公司交給沈顏了,所以從道德上,我們可以譴責沈顏的母親,也可以譴責段沐堯的母親,但是其實沈顏和段沐堯,隻要他們不作妖,他們不應該受到這些苛責。”

從出生就揹負著私生子的罵名,也不被自己的父親和家族承認,段沐堯其實真的挺慘的。

比沈顏還慘,至少沈顏還被認回了沈家呢。

沈西不作回答,算是默認。

她之前確實無比痛恨沈顏,但隨著季婉如的落網,沈放庭的去世以及沈月的離開,也隨著自己年歲的增長,沈西真的逐漸放下了很多,加上沈顏這兩年的變化,她對沈顏的恨,也確實緩解了許多。

其實這也不止是對沈顏的原諒,也是與自己的和解。

葉清歡的車子,開過第一醫院。

沈西就想到了那個住院的男人。

畫展定在半個月之後,正好放暑假了。

雷諾老師的畫作會在半個月之後全部抵達。

所以沈西決定,一週後動身去京都。

在此之前,還是希望可以快點把自己和墨司宴的事情處理乾淨。

上次好不容易約好的時間卻因為他的這個病又推遲了,下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約上了。

哎。

再想到宋月華和她說那些話,沈西感覺頭更疼了。

她就不應該去送那個粥。

她在這邊後悔,那邊卻有人在望眼欲穿。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