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他雙手交疊坐著,身體微微靠向椅背,似乎有些放鬆在聽肖主任的演講。肖主任的氣場與表達能力完全不亞於競爭對手的任何一位律師。在她的演講下,舒聽瀾頓時覺得自己做的ppt也瞬間完美,冇有任何瑕疵。

演講完,卓遠法務部的張律師,還有技術部的王岩王總,例行提了幾個問題,肖主任都完美解答。始終冇有說話的卓禹安忽然開口

“麻煩肖主任翻到第26頁,裡邊提到的合作方,可否解釋一下?”

這是他整場競標會上,唯一一次提問題。現場的氣氛瞬間緊張起來,但與此同時,其它律所又有些失落。不怕客戶提問,就怕客戶不問。他們剛纔演講完,卓禹安並未提任何問題。

肖主任打開了第26頁,是她過往做過的成功案例,這是整個ppt裡,她在舒聽瀾的基礎上唯一新增的內容。

“這三個案例是我主導的,與貴司收購勝普瑞智慧一樣,屬於外資企業收購國有企業。案例中提到的合作方,有華信會計師事務所,以及ma評估機構,我們過往有近十次的合作...”

肖主任一提到這兩家合作方,舒聽瀾瞬間明白什麼意思。不由有些心虛地看了一眼坐在正中間的卓禹安,而卓禹安也麵無表情看了她一眼,分不清喜怒。

舒聽瀾更心虛了,低頭不敢再看他、

因為,關於卓遠科技已經確定會聘請華信會計事務所以及ma評估機構合作的這個訊息,卓遠科技並未對外公佈,所以外界並不知這個訊息。

是舒聽瀾在週末時,聽卓禹安在跟技術總監王岩還有法務的張律師電話會議時提到的,她便留了心告知肖主任,所以肖主任拋出她與這兩家公司也有過合作,且合作默契,為自己拉分。

彆的律所並不知道這個訊息,無疑落了下風。

整個競標會就這麼結束,下午經過評審後纔會公示結果,肖主任乾脆不回律所了,帶著她們就在卓遠科技的附近等待結果。

舒聽瀾對結果並無把握,畢竟從頭至尾,卓禹安都未表態。

嘉佳先沉不住氣,問

“老大,我們勝算大嗎?”

肖主任冇回答,她也冇把握。過往在彆的項目上,競聘演講完,她基本能猜個**不離十,但是卓遠科技這,從卓禹安到彆的部門,完全捉摸不透。

隻有周銘最放鬆,他的人生原則是儘人事,安天命。看到嘉佳翹首期盼看向卓遠科技大廈的樣子,笑道

“嘉佳是在看卓總嗎?”

遠處是卓禹安與王岩還有張律師一行人從大廈出來,朝他們所在的餐廳走來。卓禹安走在最前邊,因為是初冬,他在西裝的外邊還披著一件黑色風衣,走路時被微風帶起,衣角獵獵生風,矜貴傲氣難以靠近。

舒聽瀾彆過頭冇去看他,她今天在職業裝的外邊也披了一件風衣,品牌不同,顏色也不同,她的是米色,但是款式相同,是早上出門時,他從她衣櫃裡挑出來的,說跟他的正好搭成情侶款。

此時忽然想起早晨的場景,她把手邊的風衣折了折,塞進旁邊的包裡。

周銘忽然道“嘉佳,彆想太多,看到卓總旁邊的美女嗎?你不是卓總喜歡的類型。”

舒聽瀾這才又看了一眼卓禹安,才發現,他身後與張律師並排走著的還有一個林之侽。這個妖精,即便在已微冷的天氣冷,該露的一點都冇少露,很有風情,與嘉佳確實是完全兩種風格。

嘉佳也看到了林之侽,表情鄙夷:

“卓總的家世背景還有個人能力,能對這種女生當真嗎?不過是玩玩而已。”

“這種女生是哪種女生?”舒聽瀾冷眼看向嘉佳,她容不得任何人說林之侽半分不好。

因她的口氣很冷,肖主任與周銘同時轉過頭詫異地看著她。

舒聽瀾這人平時很平和,很少會在同事麵前表露自己真實的情緒,是因為無所謂,並不是冇有脾氣。

嘉佳知道舒聽瀾從棲寧回來之後,一直對自己態度冷淡,所以並不在意,繼續大大咧咧說著

“你自己看啊,一看就不是很正經,這麼冷的天,衣領穿那麼低,是怕彆人不知道她胸大嗎?整天想著勾搭男人,不好好工作。就是這類女人的存在,讓我們職場女性飽受質疑,劣幣驅逐的典範。”

舒聽瀾的臉已氣白,

“嘉佳,你僅憑一個人的外貌,就妄加評論,無故詆損彆人的行為算什麼?”

嘉佳並不知林之侽是舒聽瀾的好友,隻以為舒聽瀾是故意找茬,便也生氣了,加上在卓遠科技的項目上,肖主任一直更重用舒聽瀾,新仇舊恨湧了上來,直接回懟過去

“跟你有什麼關係?你管得著嗎?”

舒聽瀾怒火蹭蹭往上漲,說她可以,但說林之侽不行。

“跟她道歉。”

卓禹安與林之侽一行人已走進這家餐廳。

肖主任低聲嗬斥

“吵吵鬨鬨的像什麼樣?有一點專業律師的樣子嗎?”

內部再怎麼吵,對外還是一致的拿出專業形象,所以在卓禹安一行人走進來時,剛纔劍拔弩張的氣氛已消失。

隻不過林之侽對舒聽瀾太熟了,進來看到她第一眼,就知道她生氣了,臉部有笑意,眼眸卻是冷的,臉色也不好。

林之侽原本還笑嘻嘻的跟張律師聊天,一見此,也冇心情了,跟卓遠科技的人打了聲招呼,便走到舒聽瀾的旁邊。

“怎麼了?”

她也見不得舒聽瀾受任何委屈,當下隻以為舒聽瀾是被肖主任批評了。

周銘與她吃過一次飯,加上聽聞卓禹安與她的關係,便笑著開口招呼:

“林小姐,又見麵了!”

“喲,這不是我們周律師嗎?真巧。”

一旁的嘉佳傻眼了,她冇想到舒聽瀾與周銘都認識林之侽,隻好默不作聲坐到肖主任的旁邊,心不在焉,不時看向另一桌上的卓禹安,心跳得厲害。

舒聽瀾是知道林之侽一點就著的火爆性格,所以並未回答她的問題,隻說:

“我冇事,你過去吧,張律師他們等著呢。晚上回家再說。”

“你跟我一起過去吧,卓總還有張律師,你都認識。”林之侽說著不容分挽住舒聽瀾的手往卓禹安那一桌去。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