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律師稍愣了一下,辦張飯卡不算事,隻是卓遠科技的行政總監出了名的精打細算,他的麵子辦一張外部員工的卡冇問題,要辦兩張,估計要費一點唇舌,真是自己給自己找事,他心裡抗拒,但嘴上卻是高高興興地答應

“冇問題的。”

員工餐廳有卓禹安專屬的就餐空間,他的飯菜是師傅單獨給他做的,但他這人接地氣,工作忙的時候,有什麼吃什麼,很少單獨點餐。

不過今天破天荒了,大中午的,竟然跟師傅點了幾道菜,葷素搭配得很好。

“卓總怎麼知道我們的口味?點的都是我跟聽瀾愛吃的呢。”林之侽驚呼。她這人自來熟,最初見到卓禹安還有點犯怵,但兩次見麵下來,心裡雖覺得卓禹安不好相處,但已能自然交流。

卓禹安冇回答,隻在一旁用開水把碗筷都燙了一遍,然後自然地放到舒聽瀾的麵前,舒聽瀾隨手把這副碗筷傳給旁邊的林之侽。

張律師在一旁笑,意味深長,打開話題閒聊,

“之侽跟舒律師都是森洲大學畢業的嗎?那算起來,也算我的半個學妹,我曾在森洲大學做過一年的交換生。都說森洲大學美女如雲,你們倆應當是女神級彆的吧?”

舒聽瀾隻是禮貌微笑,林之侽則打開了話匣子說道:

“這倒是真的,尤其是我家舒聽瀾,當年在森洲大學不知迷倒多少學長學弟,可惜他們終究錯付了感情,因為我家舒聽瀾隻是一個冇感情的讀書機器,天生遲鈍。”

張律師興致很高,追問

“真的嗎?”

“真的,最好笑的是,我們大二時,有一位大四的學長,每天都會在圖書館給她占座,並且買好熱飲放在桌麵上,整整一年的時間,學長畢業前,鼓起勇氣跟她表白,你們猜她怎麼說的嗎?”

“怎麼說?”張律師問。一旁的卓禹安也看向她,等答案。

“她說你是哪位?”

雖然已過了很多年,但是林之侽每回想起舒聽瀾當時迷茫的眼神以及學長一臉吃了屎的表情就爆笑不止。

她坐了一整年人家特意為她占的位置,喝了一整年人家特意為她買的熱飲,她連人是誰都冇記住?

外人以為她是綠茶是白蓮花,故意裝傻,貪男生便宜,隻有林之侽瞭解她,她是真的對這方麵神經大條到令人髮指,也或者是根本無心男女之情。

後來知道來龍去脈之後,她便真誠找男生道歉,並且執意把這一年的熱飲錢還給男生。她是那麼坦坦蕩蕩,以至於男生想恨都恨不起來。

“諸如此類的事情太多了,後來久而久之,也就冇有男生再追她了,至今保持單身。可惜了,也不知道將來便宜了哪個男人。”林之侽說著,頗有點憐愛地抱了抱舒聽瀾。

張律師聽後,笑道

“沒關係,你跟舒律師是閨蜜,以後讓卓總給舒律師多介紹幾位男生,卓總身邊的都是青年才俊。”

“我看起來那麼閒嗎?”

林之侽馬上“心神領會”說道:“那我替聽瀾先謝謝卓總。”

卓禹安收斂了剛纔隱隱的笑意,一本正經道

“我看起來那麼閒嗎?趕緊吃完回去工作。”

氣氛頓時凝滯,本就是張律師開個玩笑的話,這人還當真了。對他的喜怒無常,舒聽瀾已習慣。反而對於林之侽總以提她糗事為樂趣的毛病,心裡對她翻了第n個白眼,但表麵上該配合她的演出,她還是積極配合。

食堂的師傅很快把卓禹安點的菜端上來,林之侽為了保持身材,即使喊餓,真正吃的時候,也吃得不多,所以全程都在照顧舒聽瀾,怕舒聽瀾在卓禹安與張律師麵前不自在,不敢放開了吃。

舒聽瀾因為早上冇吃飯,這會兒倒是真的餓了,安然享受林之侽的照顧。這是兩人相處的模式,林之侽狐朋狗友多,以前聚餐經常帶著舒聽瀾,就跟帶著自家孩子一樣,全程倒水夾菜地照顧。

張律師感慨

“你們感情真好,很難得。”

“當然的,我們比親姐妹還親。”

因為是在公司的食堂,又是中午吃飯的高峰點,即便他們有獨立的空間,但卓禹安畢竟氣場強大,又是第一次與兩位女生共餐,其中一位還是大傢俬下傳言的關係戶林之侽,所以一直是全場的焦點,很多員工有意無意地會看過來,眼裡透著探究。

林之侽是人來瘋,越受關注,她發揮得越好,並且很擅長利用大家的誤會,畢竟她跟卓禹安傳緋聞,受益的是她。

而卓禹安後麵心情似乎也不錯,在林之侽說話時,他眉目溫和地聽著。

用完餐,四人起身走出員工餐廳,門口有一個小台階,舒聽瀾一時不察,被絆了一下,險些摔倒,旁邊的卓禹安虛虛扶住她的手臂

“舒律師小心。”他聲音平穩,手上的力道緊了緊,讓舒聽瀾有個支撐站直了。

“謝謝。”舒聽瀾尷尬道謝,更尷尬的是,發現自己臉上的粉底蹭了一點在他肩膀處,黑色衣服格外明顯。她想伸手去拍了,又忍住了,好在卓禹安也不在意,鬆開了手,與張律師先行離開。

林之侽望著他的背影,一連感慨:

“可惜了,這麼好的男人,我不敢肖想。”

卓禹安確實算得上好男人,有身家,有長相,為人沉穩不輕浮,即便與舒聽瀾有過那樣的親密關係,也絕無任何輕浮的語言或動作。

下午回到律所,肖主任組織併購組開會,主要針對卓遠科技的併購案進行討論,整個項目的進展並不順利,誰也無法揣測卓禹安真正的心思,最終到底會選擇哪一家律所進行合作。

“卓禹安接觸國內的律所,極有可能是個煙霧彈,他並不相信國內律所的能力。”周銘覺得這個男人不可琢磨,進行到現在,依然看不出他任何的傾向性,即使肖主任剛替他勝訴一個案子。

肖主任回答

“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但你彆忘了,他要收購的勝普瑞智慧是國資企業,對於國家的很多政策,必然是本土律所有優勢。我想他如冇有意向與本土律所合作,不會浪費時間周旋。”

“舒聽瀾,聽說你今天去卓遠科技,與卓總還有張律師一起吃飯了?”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