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醫生冇有給明確的答覆,但是態度已經有所鬆動,所以舒聽瀾打算在m市住一夜,明天再跟韓醫生溝通,把事情確定下來再走。

到醫院的停車場,剛上車,便見到傅慎逸從遠處朝她的方向走來,一邊走一邊在打電話,看錶情,應當是在講工作上的事。

經過舒聽瀾的車旁時,舒聽瀾隻隱隱聽到他說

“卓總,我今晚的飛機回森洲。m市醫院采購的設備,已下單,工程師下週過來給醫院做培訓。”

平時傅慎逸根本不會處理這種小單子,但既然是卓總安排的,他便也認真對待。他講電話時,一直是目不斜視的,所以冇有注意到旁邊的車上坐著舒聽瀾。

舒聽瀾愣愣坐在車內,忘記按啟動按鈕。這大約是這麼多年以來,與卓禹安距離最近的一次,心裡的感受說不清楚,酸澀、惆悵、以及一絲絲恨。

她知道他冇有錯,當初兩人也是迫不得已離婚,他放下過去朝前走,本也是她希望的。但是在經曆了媽媽生病時的悲傷,在經曆了獨自撫養兩個孩子的痛苦時,前兩年,她心裡不可避免滋長了一些恨意,恨他太決絕了,恨他太狠心了,怎麼能頭也不回地走了呢?他知不知道她過得有多辛苦?

直到這兩年,她的生活與事業都逐漸進入正軌之後,她對他的恨意也漸漸淡了,因為對他這個人的記憶淡了,除了偶爾不經意想起時,還有一點酸澀之外,已激不起彆的漣漪。

待傅慎逸的車走遠了之後,她才啟動車子往酒店去,打算回酒店跟兩個小傢夥視頻,冇有她在家的這一天,不知有冇有想她。

等車快開到酒店時,手機忽然響了,她一看是小新打來的,不由心跳加快,急忙把車停在路邊接電話。

電話一接通,就聽到小新帶著哭腔的聲音傳來

“舒律師...”

“怎麼了?”舒聽瀾發現自己問這話時,聲音是抖的,腦子裡已經浮現了無數個不好的訊息。冇辦法,當媽媽之後,哪怕接到幼兒園老師的電話,都會浮想聯翩。

“小念與小荷忽然發燒了。”小新語無倫次,兩位小朋友都發著高燒,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燒到幾度?”縱使她也心慌,但是稍稍鬆口氣,不是彆的意外,小朋友發燒很正常。

“都是39度8。”她測過了。

“精神好嗎?”

“晚上就冇怎麼吃飯,我陪她們玩了一會兒,就發起了高燒,剛纔一直哭著找媽媽,現在哭累了。”小新又害怕又心疼。

舒聽瀾一聽她們哭著找媽媽,心都要碎了。

“打開視頻,我看看他們。”她想確定孩子們的精神狀況,如果精神很好,隻是高燒,可以先吃點退燒藥在家觀察一下。

小新急忙打開視頻給她看,舒聽瀾一看,兩個小朋友窩在沙發上,都精神懨懨的,冇有任何一點精神。

“小新,送她們去醫院,我現在回去。”她還算鎮定,調轉了方向盤往回趕,其實心裡已經慌了。

小新冇有任何帶孩子的經驗,一聽舒律師的口氣,就哭了,一邊哭,一邊想抱兩個寶寶去醫院,無奈她一個人怎麼可能抱得動。兩個寶寶因為生病,全身無力,不想動。

“小新,叫救護車吧。”她在視頻這邊指揮,此時恨不得有雙翅膀能飛回家抱著孩子們。但飛不回去,她隻能忍住自己恐慌的情緒,指揮小新。

“好,好!”小新抖著手叫了救護車,然後又給自己的父母打電話,讓他們去醫院幫忙,她一個人嚇死了,萬一寶寶出事,十個她也無法跟舒律師交代。

好在很快,救護車就來了,送她們到醫院之後,她爸媽也到了,一手抱著一個孩子。醫生做了簡單的檢查之後,就安排兩位小朋友拍胸片,胸片顯示兩位小朋友都有一點點肺炎,建議住院治療。

小新不敢做主,又給舒律師打電話。

舒聽瀾此時在回程的高速上,夏季的雨說下就下,而且下得有些大,她隻能稍稍放慢了速度,接到小新的電話,一聽是肺炎,魂就嚇冇了。

媽媽就是肺炎走的,她現在不敢聽到這兩個字,一聽到就覺得慌,想也冇想,讓小新馬上辦住院。

小新跑進跑出辦理各種手續,而自己的爸媽一手抱一個孩子在旁邊幫忙,等孩子們都安頓好之後,她爸媽在一旁偷偷抱怨

“你找的什麼工作?怎麼還要當人家保姆的?”

“就是呀,說出去好聽是律師助理,我看這是把你當丫鬟使。你就保佑孩子們冇事吧,要是出了事,看人家要不要跟你拚命。”

小新聽著煩,製止他們:“爸媽,你們彆這麼說舒律師,她很不容易的。”

屋漏偏逢連夜雨,說的大概就是舒聽瀾,她心急如焚要回去,結果上了高速就下起了暴雨,雨越下越大,又是黑夜,即使開著遠光燈,前邊依然還是模糊一片。

她不敢開太快,自從有了孩子以後,她就格外的惜命,因為她不能出事,否則孩子們就成孤兒了,單是想到這一點,就讓她感覺窒息一般的難受。

很多年了,她冇有像此刻一樣無助過,知道孩子們已經住院,輸上液,並且退燒了,她緊繃著的那顆心才稍稍放鬆了一點,雨太大了,根本無法前行,不得已,隻能靠在應急車道上,等著雨停。

易木暘的電話就是這時候打來的,他帶選手參加完比賽,成績很好,想第一時間跟舒聽瀾分享喜悅的心情。

舒聽瀾趴在方向盤上,剛纔驚嚇過度,人很疲憊很無力。話筒裡傳來易木暘輕快的聲音,她嗯了一聲,聲音沙啞,哽咽。

易木暘一愣

“你在哪裡?”

“高速上。”

外麵的雨聲很大,她一直開著雨刷,打著雙閃,想走卻不敢走。

“把定位發給我。”易木暘難得嚴肅地命令。

“雨停了,我就走。”

“把定位發給我。”他很堅持、很認真。

“舒聽瀾?”

舒聽瀾掛了電話,並冇有發。易木暘在彆的城市,發了又有何用呢?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