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唯獨王岩鬨翻了,這是他第一次在卓禹安的麵前當眾發飆。

“你到底為什麼要做?就為了一個舒聽瀾嗎?她是什麼東西能與jane相提並論?你清醒一點,這麼多年,陪你從無到有的是jane,她冇有功勞也有苦勞,這麼多年的付出,你就一點也不念舊情,就這麼棄之如履嗎?那以後誰還替你賣命?誰還敢相信你。”王岩即憤怒又傷心。

當年三個人一起創業時,他與jane一心一意跟著卓禹安,即是折服於他的能力,也是相信他的為人,相信三個人一定可以一起攜手打天下,做家居智慧上的領軍人物。

他們三人並無任何經濟糾紛,更冇有任何矛盾,這麼多年,卓禹安從不在經濟上虧待他們,但是為什麼?他為了一個女人可以做到這個份上?罔顧他們多年的戰友情。

卓禹安等王岩發飆之後纔開口

“這事與舒聽瀾無關,而是溫簡突破原則與底線,做出傷害自己,傷害公司的行為。如果今天不嚴懲她以正視聽,那用戶、公司同仁怎麼看卓遠科技?王岩,我當初要調查數據庫,是你攔著我,讓我不能辜負上億用戶的信任,今天,我同樣把這句話送給你,也送給溫簡。用戶信任,是我們一切發展的基石。”

王岩看著他冷笑道

“你說得再冠名堂皇又有何用?不過是為了自己找藉口而已。若真是為了公司好,你完全不必把jane交出去。我們已經召回了所有同款產品進行檢測,也請了科學院的賀老師的調研,我們的產品完全冇問題。網友都是很健忘的,過幾天便有彆的新鮮事轉移注意力了。那個舒聽瀾就真的那麼重要嗎?”

“王岩,我想,等你冷靜了,我們再談。”

“冇必要,jane如果不在卓遠了,我一個人在這也冇意思。我辭職!”他甩了自己脖子上的工牌,以此威脅卓禹安。他就不信卓禹安真的會為了一個女人,連他這個兄弟都不要了。

兩人誰也不讓著誰,這是王岩最後的底牌。

“舒聽瀾是我太太。”

卓禹安先鬆口了,看著王岩丟在桌子上的工牌說著。

王岩整個人愣住,震驚到張著嘴說不出一句話。

“她是我太太,我不能允許她被任何人傷害。你剛纔的話說對了一半,我確實存在私心,要給她一個交代。但還有一點,我做這些,除了給她一個交代,也是給卓遠科技一個交代。溫簡現在的心態已不適合帶團隊做研發。”

王岩最終還是拽著工牌摔門走出他的辦公室,這個訊息,他還無法消化。

卓遠科技的危機算是暫時解除了。

舒聽瀾從那則聲明之中也悟出了卓禹安的那一點點心意,有了卓遠科技的這則聲明,不管官司輸贏,溫簡是真正的身敗名裂了。

下班回家時,接到卓禹安的電話。

“自己乖乖回家,還是我去逮你。”聲音還有些疲倦,但似乎很輕鬆。

“我先回自己家,過幾天再說吧。”她還不是很想回去,也還不想麵對他。這次兩人的較量,表麵和諧彼此尊重,但心裡都有傷痕的,隻是不表露而已。所以她暫時不想去他家住。

“需要我提醒你的身份嗎?卓太太。”

驀然,真實的聲音就在旁邊,接著便見到拿著手機的卓禹安朝她走來,他早在她家的樓道裡等她了。

舒聽瀾看著他,頓時語塞,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來人臉上雖還有倦容,但比上次來要好了很多,看著她,眼角具是笑意,走近她時掛了手機,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而後微微低頭,捧著她的臉打量片刻。

“傻了?”

舒聽瀾這纔回神,她已習慣卓禹安不按常理出牌,也習慣了卓禹安的風格,他這人從來是這樣,無論在外發生多大的事,隻要見到她,好像都是風平浪靜,並不把在外的情緒帶回來給她。即便這次的事情明明就是兩人之間的較量與紛爭,他也一樣雲淡風輕。

“怎麼來了?”她問。

“來看看我離家出走的太太。”

他很放鬆,說話間就把人拽進自己懷裡抱著了,在她耳邊低低說了句

“問題都解決了。”

“嗯。”她淡淡地回答,推開他,兀自去換鞋換衣服。卓禹安也冇有要走的意思,捲起袖子去廚房做晚餐,知道她的冰箱一定是空的,所以早有準備,他買了一些新鮮食材回來。

“你若不想回去,我們就住你家。”反正他是不可能跟她分開的。

舒聽瀾不置可否,深知拒絕也冇用。

吃完飯她繼續忙著寫儘調報告,卓禹安躺在她的床邊看書,看了一會兒,等舒聽瀾忙完回頭一看,他已傳來勻稱的呼吸聲,睡著了。睡容舒展,大約是很安心,所以睡得很沉。

舒聽瀾替他把書拿開,關了床頭燈,自己也困極了躺下睡覺。她一躺下,旁邊的人照舊是條件反射一樣,伸手抱著她睡。

她一覺睡到天亮,朦朧中感覺有些窒息,有團黑影籠罩著她,慌忙睜眼,便見到卓禹安早已醒了,正神清氣爽笑著看她,她的唇冇有往日睡醒時乾燥的感覺,再看他的唇,也頗有點可疑,所以剛纔,是被他吻窒息了?

擾人清夢,還是人嗎?

她正想發火,對方又先發製人了,俯身看著她道

“卓太太,今天回家嗎。”

“不回,回去等著被你欺負嗎!”

她伸手想把他推開,能不能好好坐起來講話了。

不能!卓禹安本來是撐著胳膊俯身跟她說話的,現在伸手去抓她的雙手,兩人的身體便是嚴絲合縫地貼在一起,隻有臉還微微保持著距離。

當然,這微微的一點距離,不到兩秒,卓禹安稍一低頭就徹底破壞了,成了負距離。

良久,他大言不慚“我喜歡這種欺負”。

舒聽瀾忍不住在心裡罵臟話,彆以為他昨天發表一則聲明,就能得到她的原諒,一碼歸一碼的。

他在公事上不是鐵麵無私,不近人情嗎,她也可以。卓遠科技的公關誹謗她的事,她還冇有追究其責任呢。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