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她快速否認,她又不是自虐狂。

“冇有最好,你清醒一點,卓禹安不是你的良人。”林之侽其實很少去否定一個人的感情,她一直就是覺得人生短暫,怎麼活著開心就怎麼活著,過好當下,不要去想未來。

但是她就是覺得卓禹安對舒聽瀾來說,是禁忌,隻能遠離,否則將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放心,我很清醒。”她說。

對於周銘的追求,她現在隻能說不排斥,也願意給彼此機會接觸接觸,萬一呢,萬一就心動了呢?

不過最近,她無暇顧及戀愛的事情,因為在著手做聽鯨金融投資的收購項目。宏正律所雖然在聽鯨金融投資的律師庫裡,但是從來冇有合作過,邀請他們參與競標,就是為了陪跑湊數的。

舒聽瀾在第一次登門拜訪時就感受到了,接待她的是聽鯨金融投資戰略部的一位助理,對她很敷衍:“你把相關資料放這吧,我會提交給肖總。”

“肖總什麼時候忙完呢?能否幫我安排一下時間,我想深入瞭解一下這次收購的需求。”

“肖總不在公司,相關資訊網上可以查的,等競標時間到了,我通知你。”助理說完,就從接待室離開了,完全不給她任何再說話的機會。

舒聽瀾隻好打道回府,想著怎麼才能聯絡上真正的負責人肖總。

從聽鯨金融出來回到家之後,馬不停蹄開電腦查資料。這個家自從安裝了卓遠科技的一整套產品之後,生活確實便捷了很多。就像一個無微不至的管家,替你記住了你生活上的各種習慣,當她看電視或者開電腦工作時,燈光會自動調節到讓她覺得舒服的光線;當她想洗澡時,水溫,光線都自動調節好,浴巾殺菌完蓬鬆乾燥地掛在那裡;當她晚上睡不著時,給她放舒緩的催眠曲。

她的電腦掛著微信,忙到晚上12點時,微信上有個頭像在跳動,是卓禹安發來的:晚安。

冇有過多的話,對於卓遠科技最近的動向,她從林之侽那得到隻言片語,卓禹安應該是帶著溫簡還有王岩都在總部,具體做什麼,林之侽不知道,她隻是負責獵聘而已。

聊天介麵往上翻了一下,都是卓禹安發來的一些問候,她從未回覆。正當她放下手機,準備關電腦睡覺時,忽聽門鈴響了。

她全身緊繃,這個點誰會來呢?

她打開手機app上的門鎖視頻,視頻外的走廊是空蕩蕩的,空無一人。但是她的門鈴在持續響著,好像有人按了一下又一下。

陰森森的,她全身汗毛都豎起來。

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是第三次,在深夜裡,門鈴無緣無故地響,但外麵冇有人。

本來她從不回覆卓禹安的資訊,但是,此時心裡慌亂也害怕,第一次,她直接發了一個視頻請求過去。

隻是一聲,他就接了,好像在開會,低聲對她說

“稍等。”

然後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應該是他拿著手機離開會議室。

“還冇睡?”他問,鏡頭拿得很近。

舒聽瀾看到他,剛纔恐懼的心裡稍稍放下一點。

“你們的智慧鎖出現故障會是什麼情況?”她是唯物主義者,相信科學。

“鎖壞了嗎?”

“嗯,最近幾天無緣無故響了幾次。”

卓禹安皺眉,卓遠科技的這款智慧鎖,上市已有幾年的時間,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應該不是鎖的問題,會不會是誰的惡作劇?

他心裡這樣想著,但並未表現出來,不想讓她害怕。

“可能是鎖出現問題,你稍等,我讓技術部過去檢視一下。”

“不用著急,現在是深夜,等明天再說吧。”確定是鎖的問題,便什麼好怕了。

“沒關係,我們技術部有24小時的服務,有人值班。”卓禹安堅持要派人去她家,知道她是真害怕,否則她的性格不可能深夜還給他打電話。

舒聽瀾就見他給卓遠的技術部打電話,告知詳細情況以及地址,讓他們現在過來。安排好這一切之後,纔回到視頻來。

大概是深夜,是她睡覺的時間,所以她整個人有點恍惚,抱著抱枕坐在沙發上發愣。

“視頻先不要掛,等技術部的人來了,我跟他們說。”

“好。”

門鈴再次響起時,舒聽瀾後脊背都有些發涼,下意識站起來看向門口。

“去看門吧。”卓禹安溫柔鎮定的聲音傳來,舒聽瀾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一點。

開了門,手機給技術部的人,隻聽卓禹安有條理地安排他們需要排查的部分。其實他很篤定,卓遠科技的產品不會出現這種低級錯誤,鄰居惡作劇的可能性更大。但是為了避免舒聽瀾胡思亂想,至少今晚睡個安穩覺,他讓技術部把鎖的智慧功能給解除,換成普通模式的。

舒聽瀾聽不懂這些技術問題,真以為是鎖壞了,見他們修好了,鬆了一口氣,送走他們之後,才與卓禹安道晚安,想掛了視頻。

“聽瀾,要麼你去酒店住也行,我還需要半個月才能回國,你可以先住我那個套房,酒店方便一些。”卓禹安關切地說。剛纔技術私下發了資訊給他,鎖冇有壞,看鎖的監控視頻,也冇有人惡作劇。言外之意,就是門鈴根本冇響,是舒聽瀾自己產生的幻覺。

卓禹安人雖然在國內,但是一直關注著她的,知道她接了新的項目,想必是工作壓力太大導致的。

舒聽瀾拒絕他去住酒店的提議:

“不用了,今晚謝謝你。”說完便毫不猶豫關了視頻。

很累了,本以為倒頭就能睡著,可是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感覺腦部裡有一根天線,在敏銳地掃射著周邊的環境,接收各種各樣的資訊,然後資訊把腦海塞滿,快要爆炸。

這種狀態持續了快半個月的時間,並且愈演愈烈,從原來還能睡兩個小時醒一次的頻率,到現在幾乎整夜整夜無法入睡。

白天在宏正律所上班,她強撐著精神加上化了妝,彆人看不出異常來,但是到了晚上,回到家之後,那種疲憊,恐懼,失眠一股腦地壓過來。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