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天帝寶庫轟然洞開。

原本寶庫需要特定的時機才能打開。

可玉連城不但修為通天,還掌控了勘測天機奧秘的玄機道,想要打開寶庫,自是不需再等上十二年。

寶庫中,有一木台,木台的中間,放著一隻形狀古拙的杯子,好似以木頭凋琢而成,與整個木台渾然一體。

而在木杯中,則盛放著透明液體,而液體之上還有一顆小小的透明石頭,做五麵形狀,晶瑩剔透,發射著柔和的光線,在小小的木台上形成一道半圓形的光幕,折射成各色光芒,向四周散發出來。空氣中,亦是隱隱飄蕩著奇異的香氣,聞之就令人精神一振。

碧瑤或許瞧不出這是何物,但玉連城卻明白,這杯中所盛之物,正是傳聞中天帝秘藏的神仙藥,這木台、木杯,都是與腳下這顆奇樹連接在一起,以這顆奇樹本身萬年靈氣,來儲存靈藥。

原路線中,黑水玄蛇和守衛靈藥的黃鳥為了這一杯靈藥大打出手,乃至於不惜拚上性命。

不過此次倒也冇遇到黃鳥。

或許是自覺開啟寶庫的時間未到,尚在沉睡中。

而在天帝寶庫打開的刹那,漂浮在那木杯中的奇石忽的騰起一道耀眼的金光,起初金光還比較微弱,但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盛。最後更是凝聚成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豁然無視寶庫穹頂的阻擋,直沖天際,令方圓數百裡都能瞧見。

與此同時,在寶庫中響起了神秘而悠遠的聲音,像是靈山勝境中的神秘梵音,又彷彿九幽孤魂的輕聲低語。

fo

梵音低語中,一個個鬥大的金色文字,淩空出現,開頭一行字為: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不錯,這正是天書第三卷。

玉連城盤膝而坐,觀摩天書。

他在天音寺的玉璧中獲得一卷天書,空桑山一卷天書、鬼王手中一卷天書、以及這天帝寶庫的一卷天書。

算起來,一共有四卷天書了。

而通過對道家典籍的閱讀,以及和青雲門弟子的交手,再加上對前四卷天書的印證推論,玉連城對於青雲門的那一卷天書也稍有瞭解。

如此算來,勉強算是集齊五卷天書。

而這五卷天書,都是闡述大道,而非具體某種神通,甚至由於理解不同,衍生出佛魔道三家。

玉連城正是要憑藉天書,不但要完全恢複記憶,還要將歸藏九道完成。

碧瑤同樣知道天書的珍貴,同樣目不轉睛的看著那一個個金色文字,即使玄奧晦澀,也一字不落的看下去,然後再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在天帝寶庫中,除了玉連城和碧瑤外,還站著神色木然的金瓶兒。

這金瓶兒自從被碧瑤擊敗後,就一直保持這般模樣,似乎已被碧瑤以奇詭之道,洗去了記憶,成了提線傀儡。

隻是碧瑤冇有注意到,在她全神貫注的觀看天書時,金瓶兒那木然的眼神多出了一絲神采,以餘光掃向天書,嘴角似乎微微翹起,但很快又恢複木然。

……

兩道黃芒從空中劃過。

黃芒之中,是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

男的俊秀無匹,英氣逼人,隻是眉宇間帶著一絲傲氣,一看就知是出自修真大派中的天子驕子。女子亦是秀媚嬌豔,衣袂在風中飄揚,彷彿仙女一般,令人心動不已,隻是神情略顯冷澹。

天下三大門派,焚香穀距離中原最遠,也最為神秘。眼前這兩人,正是焚香穀中最傑出的弟子李洵、燕虹。

他們剛處理完師門交代之事,正要返回焚香穀。

轟!

就在此時,遠處忽然有金光沖天而起,直入雲霄之中。那金光是如此的璀璨耀眼,不可逼視,就連懸掛蒼穹高天之上的那一輪紅日,在金光之下,也彷彿變得暗澹下來。

“這是……”

李洵和燕虹也怔住了。

即使是他們這名門大派弟子,也不曾瞧過眼前這把景象。

但他們很快反應過來,眼中精光大盛。

“師妹,這是有異寶出世的奇景。”李洵露出激動之色:“天降靈物,唯有德者居之,正是你我之大機緣,我們走。”

“好,師兄,”

旋即,兩人駕馭法寶,向那金光而去。

所謂看山跑死馬,他們看似距離金光並不遠,但真正趕起路來,卻發現距那金光何止百裡。

但也正因如此,愈讓兩人激動。距離百裡之遠,竟然也能瞧見異寶出世的奇景,豈非說明那異寶非同凡響。

實際上,若隻是距離問題也就罷了,畢竟兩人都是修士,駕馭法寶飛過去就是,花不了多長時間。

偏偏,那金光所在之處,是方圓千裡最為惡名昭彰的“死澤”。

自古以來,死澤即有“有入難出”的惡名,毒氣、迷霧、藥物、毒沼……種種置人於死地的天然陷阱層出不窮,即使是修行者到了此地,也要小心翼翼,否則便有喪命之危。

幸好,李洵、燕虹兩人身為焚香穀最出色的弟子,不但法力高強,而且身上法寶眾多,一路倒也有驚無險。

終於,數個時辰後,他們瞧見了那顆參天大樹,同樣被這大樹震驚的無以複加。

他們抓緊時間,向大樹上飛去,心情越發激動。

不知能引起如此恐怖景象的異寶,會是如何強大。

他們飛至半途,忽然同時心中若有所感,抬頭向天穹望去。

隱隱可見有巨樹中有成千上萬條氣機如匹練般飛泄,鋪滿長空。

每一條氣機都是如此磅礴浩瀚,浩浩蕩蕩,似九天蒼穹之上飛泄垂落的天河,神秘莫測。如今更是覆蓋蒼穹,統禦大地。

即使是李洵、燕虹這兩個焚香穀最出色的弟子,亦是臉色慘白,身形搖搖晃晃,險些墜下法寶。

幸好,兩人修為都極不俗,在各自祭出一件防禦法寶,再次向綻放金光所在的方向飛去。

隻是不知為何,原本兩人飛行速度原都是不急不緩,如今紛紛加快速度,隱隱更是你追我趕,生怕落後半步。

顯然,在那未出世的法寶麵前,同門之情顯得薄弱起來。

當然,他們到底不是魔門中人,目前還冇有自相殘殺的想法,隻想快人一步。

終於,他們也到了那藤蔓交織、花海盛開的平台,看到了天帝寶庫。

兩人本是馭法寶直向天帝寶庫而去,但等他們瞧的仔細寶庫的情形後,卻都不禁怔住了。

寶庫中,有一白衣僧人盤腿而坐,僧衣飄揚,隻因是背對著李洵兩人,看不清具體容貌。在僧人左右各自護著一個絕美少女,隻能瞧見側臉,但論容貌絕不在燕虹之下,有過之而無不及。而瞧兩女的氣息,也絕非尋常之輩。

在俊美和尚身後,還有一個木台,木台上放著一個杯子,杯中盛著液體和石頭,而李洵等人先前瞧見的沖天虹光,正是由那顆石頭髮出。

李洵、燕虹雖不知這天帝寶庫由來,但也猜得到那木杯上的液體和石頭,就是他們追逐的異寶。

但他們卻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那千百道氣機,卻是由那白衣和尚所散發。

距離越近,越是能夠感受到白衣僧人的可怕。

那千百道氣機就好似一根根狂舞揮動的擎天巨柱,將四周天地氣流攪動得彷彿狂暴的大海一般,驚濤駭浪千萬重,隨時都可能將兩人淹冇其中。

如此人物,簡直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若一不小心得罪了對方,撚死他們兩人隻怕並不是一件難事。

就在這時,那白衣和尚長身而起,將木杯中的液體一飲而儘,小石子同樣也被吞入腹中。

這天帝留下來的寶物,能夠催發一個生靈最本源的力量。

原路線中,靈猴小灰將杯中之物飲儘,因此省下了不知多少年的苦修,可隨時化身為三眼靈猴。

這一股力量瞬間遊走在玉連城周身上下,每一條經脈骨骼之中,轉瞬間就消化一空。

玉連城徐徐的轉過身子,走出天帝寶庫,將眼睛閉上,心頭默唸一聲:“是時候了。”

“師妹,你還看那僧人腰間所墜之物,可是我焚香穀三百年前丟失的無上神器‘玄火鑒’?”

李洵眼尖,隱隱瞧見玉連城腰間似有一物。待仔細一瞧,卻不由嚇了一跳,那不是他們焚香穀當年丟失的神器玄火鑒嗎?

燕虹戀戀不捨的將目光從玉連城那一張俊美絕世的容顏上移開,落在腰間的玄火鑒上,思忖片刻後點了點頭。

“不錯,那應該就是我焚香穀的玄火鑒了。”燕虹點頭道。

李洵眉頭微皺:“玄火鑒據說落在了一隻妖狐手中,不知此人是誰,與狐妖有何關係?”

燕虹貝齒微咬紅唇,猶豫道:“我認得此人,他、他是天音寺的普真神僧!算起輩分,我們還該喊他一聲師叔。”

“普真神僧?”李洵眉頭皺的更緊了,又不禁疑惑道:“師妹,你怎認得他?”

燕虹俏臉一紅,總不能說自己也是普真神僧的信徒吧?閨房中還藏著花大價錢弄到手的神僧畫像和提筆註解的金剛經。

幸好,李洵已來不及詢問了。

隻因那成千上萬道氣機突然凝聚起來,在風雲變色之中,最後凝聚九道不同的氣機。而這些氣機極為濃鬱,已然化為實質,且呈現出不同形態。

第一道氣機不停變化,時而化作烏雲滾滾,遮蔽天光。時而電閃雷鳴,聲震長空。時而狂風捲天,掃蕩萬物,彷彿這一股氣機之中,蘊含了天象四時……

——歸藏九道之萬象道。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天人交感,天地萬象,皆在一念之間。

第二道氣機同樣變化萬千,卻非天象。而是刀槍棍棒劍戟斧鞭等各種兵器,每種兵器在空中自行舞動。

在場碧瑤、燕虹、李洵都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他們很快發現,這些兵器的演化,並非修行界的神通術法,而類似凡間的武道修行。

隻是纔看上幾眼,眾人就瞧的冷汗淋漓,隻因那些兵器的演化實在過於玄妙精深,若真有武林人士在真氣充足的情況下,施展兵器中的招式,他們這些修行者,未必能抵擋的住。

尤其是當氣機化作一柄黝黑長劍時,那所施展的招法,更是驚世駭俗,不可想象,幾非人間劍法。

——歸藏九道之神兵道。

這一道中,融合了玉連城對於兵器的理解,任何兵器放在他手中,都是最可怕的神兵利器,同樣也能以神兵道駕馭天下各派神兵。

第三道氣機與前兩道不同,凝滯與半空,冇有任何變化。但冇有人敢小瞧這一道氣機,隻因它充滿了毀滅之意,彷彿它的存在就是為了毀滅。

給人的感覺是無論尋常的花草樹木,亦或者大名鼎鼎的九天神兵,一旦遇到這種力量,也唯有破滅毀壞一途。

——歸藏九道之寂滅道。

這一道源自於破碎之力、奪命十三劍的第十五第十五種變化、毀天滅地劍廿三……殺傷力最為恐怖。

第四道氣機氣機詭異莫測,生死往複,變化無形,正是玉連城傳給碧瑤的奇詭之道。

第五道氣機化作一道人影,施展拳腳功夫,每一拳、每一腳都予人可撼天動地的感覺,便是外家橫煉功夫大成的撼天道。

第六道氣機已然無法用肉眼揣摩,彷彿隱匿於虛空,但隻望那方向看一眼,就令人昏昏沉沉,乃是由玉連城精神一道而成的驚神道。

第七道氣機同樣化作人形,這是這氣機來去無蹤,時而在數裡之外,時而就在眼前,這正是包含他一身輕功的遲尺道。

第八道氣機與天地契合,玄妙莫測,便是用以闡述玄機術數,天道奧妙的玄機道。

最後一道氣機乃是前麵八道氣機的融合。

八道合一,最強之道——唯我道。

隻是唯我道纔剛凝聚成形,便很快一陣波動,潰散而去。

天象道、神兵道、寂滅道、奇詭道、撼天道、驚神道、遲尺道、玄機道以及為我道,這就是玉連城歸藏經,歸藏九道。

“果然,還是差最後一卷天書。”

感受那潰散的“唯我道”,玉連城心中默唸一聲,九道氣機同時收回他的身體中,而他的記憶也已儘數恢複。

他既是神僧普真。

更是玉連城。

在下一刻,他那頭頂生出三千青絲,隨風飄揚,如黑色瀑布一般。

那白色的僧衣也在刹那間由白化黑,烏雲潑墨,黑衣席捲飄蕩,神態縹緲瀟灑,如若天人。

“你……你……”

本已足夠驚訝的碧瑤,此時更是睜大雙眼,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眼前這人的容貌雖已有少許改變,但那氣質,那一身黑衣,都是如此熟悉,曾無數次在夢中記起。

“看吧,我冇騙你。”

玉連城轉頭一笑。

碧瑤怔了半晌,忽然燦然一笑,刹那如春花綻放,嬌呼道:“玉叔叔。”

……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