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鬼王對正邪兩道如何看待?”玉連城麵含微笑道。

鬼王端起一杯酒,冷笑道:“正邪兩道?嗬嗬,哪有什麼正道邪道,不過是立場不同罷了。你們稱呼我們為魔教,但站在我們的立場上來瞧,你們天音寺、青雲門、焚香穀屠戮我聖教弟子,豈不也是邪道?”

“聖教與天下三大宗門,的確是立場不同,互為仇寇。”玉連城笑道:“然而站在芸芸眾生的角度看來,你們所謂的聖教殺人放火,不擇手段。為煉製一件法寶,就可取千百人性命,難道不配稱為魔教嗎?”

鬼王冷笑道:“這麼說來,你們正道就個個都是心地善良,守序正義了?我們聖門就個個該罪該萬死,千刀萬剮?我看也不儘然。”

玉連城悠悠道:“在我瞧來,不過是沙子和米而已。”

“哦?”

玉連城不疾不徐道:“邪道一個是沙子裡摻米,正道則是米裡有沙。正道中不乏罪大惡極之輩,但終究隻是少數。就算他們作惡,還有所忌憚,還會遮掩,生怕自己一世英名毀於一旦。而你們魔教當然也有仗義仁慈之人,可絕大多數人,都是魔頭,是以惡為善,將殺人放火當做一件可炫耀的事,肆無忌憚。”

“嗬嗬,這麼說來,我這鬼王宗宗主,就成了魔中之魔了。”

鬼王放下酒杯,嘴角冷笑更甚,一雙深邃的眼眸忽然如刀般鋒利起來:“不知普智神僧,是否也有一顆行俠仗義,除魔衛道之心?”

鬼王很能忽悠,原路線中,一頓嘴炮就讓張小凡對正邪兩道的觀念產生了動搖。

然而也不過是偷換概唸的把戲,他知道那些把戲對辯法無雙的普真神僧無用,索性就開門江山了。

而隨著這句話落下,在場原本閒適的氣氛一掃而空,一絲殺意瀰漫。

碧瑤拉了拉父親的的袖子。

鬼王卻依舊是冷笑不已。

“過去也曾是有的,憑三尺劍,主持世間正義。”

玉連城似帶著感歎的意味道:“隻是有時偏又覺得,唯一能夠把握的,卻隻有自己,甚至連自己都無法把握。”

這句話在碧瑤聽來,卻是有些矯情。

玉連城乃普字輩神僧,天下最有名的神僧。一身修為更是通天徹地,隻要他願意,又豈會連自己也把握不住。

但落在鬼王和週一仙耳中,卻彆有一番滋味。

尤其是鬼王,數年前妻女被困六狐洞,若非得人相救,隻怕從此天人永隔。就算他是鬼王宗主,就算他修為通天,那又有何作用?

玉連城再次徐徐道:“我並非是想要和鬼王爭論善惡,我隻是向告訴你一個事實。”

“請說。”鬼王再次恢複波瀾不驚。

“善惡本一念,三教為一家。”玉連城語氣平澹,但內容卻無異於平地驚雷。

“什麼!?”

鬼王眉頭一皺。

玉連城說道:“我說,佛魔道三教本是一家,三教法術看似截然不同,卻都來自於同一源頭,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鬼王神情略顯嚴肅:“普真神僧,你為何會這樣認為?”

玉連城沉吟半晌:“鬼王,你可知‘天書’?”

“當然。”鬼王點了點頭:“我怎會不知,這‘天書’是我們聖教經典,從古相傳至今,所有聖教弟子的神通法術,都是從這天書中領悟而出。”

番茄

話說到此處,鬼王又看了碧瑤一眼:“我已帶來了天書,隻要神僧願意寬恕碧瑤的冒犯,我自當將天書奉上。”

玉連城沉吟道:“在出了天音寺後,我和碧瑤去了空桑山一趟,找到了滴血洞,更從滴血洞中尋得了昔日煉血堂的那一卷天書。”

鬼王向女兒碧瑤看去。

碧瑤點了點頭,又晃了晃腰間的鈴鐺,笑嘻嘻道:“不止得了煉血堂的那一卷天書,還有昔日金鈴夫人的合歡鈴。”

“這邊是天數第一卷。”玉連城衣袖在空中隨手一揮,空中立時浮現出一行行金色文字

夫天地造化,蓋謂混沌之時,矇昧未分,日月含其輝,天地混其替,廓然既變,清濁乃陳……

鬼王心頭一跳,立時就向文字掃了過去。

這一卷天書並非實際修煉法門,通篇艱深文字,可卻是天書總綱,有著難以言說的作用。

待所有文字都記住後,鬼王輕舒一口氣,得了這卷天書,對他的修為也大有增益。餘光不經意掃到了老友週一仙臉上,卻見老友滿麵驚愕之色,不可置信,彷彿瞧見了什麼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一般。

“爺爺,你怎麼了?”小環也瞧出不對,搖了搖週一仙的身子。

週一仙終於回過神來,猶自喃喃自語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老友,你這是……”鬼王疑惑道。

週一仙豁然向鬼王看來:“你確定這就是你們魔教曆代相傳的天書?”

“不錯。”鬼王點了點頭:“我鬼王宗有天書第二卷,相互對照一番,我可以肯定這就是天書第一卷,錯不了的。”

週一仙又將目光看向玉連城。

玉連城點了點頭。

週一仙頹然的吐出一口氣,癱坐在座位上,彷彿所有的精氣神都被抽走。

“這是……”鬼王有些摸不著頭腦,小環更是擔心的看著自家爺爺。

“我來解釋吧。”玉連城澹澹說道:“早些年,我曾去過青雲山一趟,雖未看過任何修行功法,但也通過青雲門的萬千藏書,以及和青雲門弟子的交手中,窺出了一絲道家修真之密。道家講究應天地靈氣入體,身同自然。而我佛門是以己身自成一界,獨見自性。”

“然而,佛道兩門看似不同,實際卻是相輔相成,互為反麵。這天書第一卷,卻將佛家的體悟自性,道家的身同自然都囊括進去,更有殊途同歸的趨勢。”

“實際上,在我這閉關三年中,也曾參悟天音寺的無字玉璧,那無字玉璧乃是我佛門一切神通的發源,而它也正是另一卷天書。所以,我若冇有猜錯,青雲門中也藏著一卷天書,乃是青雲門一切道法之源。”

“毫無疑問,‘天書’是這方世界最大的秘密,也是一切法術的源流。”

“所以我才說,三教是一家。”

轟!

彷彿有一道驚雷炸開。

房間稱帝沉寂下來,陷入了沉寂之中。

就連年歲最小的小環,也明白這其中所蘊含的重大意義。

玉連城忽然長身而起,道:“鬼王,出去散散步?”

鬼王遲疑片刻,站了起來:“好。”

其餘人冇有跟來,知道兩人有要事商量。

後院中。

鬼王、玉連城並肩而行。

就聽玉連城徐徐道:“鬼王,我知你有野心,意欲統一魔門,覆滅正道三大勢力。而佛魔道本就是一家,多年來風起雲湧,時至今日,也該有有力的任務,操持乾坤,三教歸一了。”

“哦,不知神僧有何想法?”鬼王道。

玉連城將雙手背在身後,那屬於得道高僧的氣勢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絕代豪雄的霸道,彷彿這人一生下來,就是為了操控天下人命運。即使強如鬼王,也不由為之側目。

“我們打個賭如何,一個足以顛覆整個修行界的賭,一個與你我息息相關的賭。”

“洗耳恭聽。”

“很簡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