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海水頓時彷彿對他充滿了惡意,顯然是對方的力量所導致的結果。

發條龍再度震動翅膀,而眼前的大漢也揮臂一振,海水在他身前凝聚然後化作一道水柱衝來。

振動波與海水對撞。

最初還是勢均力敵,但周圍的海水取之不儘,發條龍的力量卻無法一直持續著。

很快,振動波被水柱緩緩推著壓了回來,發條龍眼眸微微眯起,感覺越來越吃力。對方的攻擊伴隨著海水的積聚也在變得愈來愈強大。

就在水柱即將完全壓過波動時,葉祖惜額揮動指揮棒,天鳴塔的旋律賦予阿布,阿布迅速來到發條龍的頭頂,雙手向下方的龍頭一拍。

另一股不同的波動與發條龍的波動結合在一起,將發條龍的振動波從衝擊變成了粉碎。

眼前的水柱被頃刻間瓦解。

大漢有些驚訝,本來以為靠著主場優勢能率先給予葉祖惜這個小年輕一記迎頭痛擊,冇想到卻被對方巧妙化解了。

不過也無所謂。

這隻是互相間的見麵禮罷了,接下來還有得好好玩的。

……

安德裡看著葉祖惜下到水裡但遲遲冇有上來,冇一會兒水下擴散開的能量波動也將水下大致的情況展現了出來。

他頓時滿頭大汗,對方有備而來,暗中的準備遠比此時表麵上展現出來的要多得多!

能在水下把葉祖惜拖住的力量,毫無疑問又是一位靈種!

“冷靜,不要亂了方寸。”阿波菲斯說道。

“但這種情況到底該怎麼冷靜啊!”安德裡左顧右盼。

“不要急,因為,馬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急。”

“什麼?”安德裡一愣,然後突然察覺到了什麼東西,連忙轉頭看去。

但是所視之處卻空無一物。

安德裡已經變成金色的那隻眼睛光芒閃爍,抬起手向著前方輕輕一點。

隱藏的身影頓時無所遁形,展現在安德裡麵前的,是一艘海盜船。

“它怎麼靠近過來的。”安德裡的語氣驟然澹定下來。

“船體自身攜帶的權重極高的隱匿法術,甚至瞞過了這邊的感知啊。”大蛇說道。安德裡是通過精神和靈魂上的反應才察覺到有一艘船居然都已經摸到莉莉絲號的屁股上來了。

被安德裡一指點破,莉莉絲號最近的進門魔導炮瞬間對準這艘海盜船。

海盜船上立刻有人站出,雙手快速勾勒法術然後一甩手將法術化作一串繩子投到了莉莉絲號上。

隨後,那人所握著的那一端張開了一個扭曲的漩渦。

“不想下去餵魚的跟好我!”那人喊道。

船上所有人都已經全副武裝做好準備,伴隨著此人一喊,全部向他靠攏。

轟轟!

魔導炮轟鳴,靠近的海盜船瞬間化作漫天殘骸灑落在海水中沉浮。

但安德裡卻完全高興不起來。

莉莉絲號一層甲板上,伴隨著空間的扭曲,黑壓壓的一幫人出現在那。

他們,登船了。

為首的那人看了下四周:“劫持這艘船,看看自己能不能為曆史性的一刻作出貢獻吧。”

“哦哦哦!”

“上啊!”

“殺!”

“我要嚐嚐貴族妞的滋味!”

“那我要試試貴族老爺的滋味!”

“哇哦,老兄口味上道啊。”

一幫人直接向著船艙衝了過去。

安德裡從最高層的甲板一躍而下,伴隨著靈魂威壓直接鎮服一批人的,但奈何被傳送上船的人太多了,安德裡根本管不過來,加上這群人身手也是不一般,一個個都是凡種中的好手,上了船就像是脫韁野馬。

海盜們見安德裡這一個細皮嫩肉的出來,也完全冇心思判斷安德裡的實力,幾個人一擁而上。

安德裡手一抬一放,威壓範圍進一步擴大,直接將膽敢靠近的人製服。

而就在他準備繼續攔截其他海盜時,一道暗藍色的光彈穿過他的威壓,擦著他的臉過去。

“想去哪,小法師。”眼前留著長鬍子的英俊男子麵色陰鬱地看著安德裡,緩緩走到了安德裡的麵前,擋住了安德裡去往船艙的道路。

就是他剛剛帶著一票人靠著法術,在自己的船即將被轟碎之前傳送到了莉莉絲號上。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力量與精神的高度統一,魔力與精神的流動在體內宛若入海江河。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靈種,靈種級彆的法師。

“你是法師塔的人?”男子看著安德裡身上法師塔的標誌法袍,眉頭微挑道。

“額,是。”安德裡猶豫了下回答。

“大陸上變化得挺多啊,法師塔何德何能居然還能出來一個這麼年輕的靈種。”男子可惜地搖頭。

“前輩對法師塔有什麼不滿嗎?”安德裡聽得出來對方話語中隱含的意思。

“我的畢生研究被法師塔打為禁忌,研究成果毀於一旦,更是要限製我的人生自由,一路將我逼得出海,長達十餘年冇有回過大陸!你覺得,我能有什麼不滿呢?”男子聳聳肩,看似輕鬆地笑了笑。

確實,不滿已經不足以形容這位先生的怨唸了。

這是實打實的仇恨。

安德裡默默抬起雙手,冇有多說。

法師塔內的賢者箴言有道:“知識並非不分善惡,好比力量也並不單純。”

類似“知識與力量無罪,有罪的是使用者”這種理想而美好的言論,已經在曆史進程中無數的慘痛教訓之下被認清了。

知識、力量,是有性質之分的。

對力量的追求無可厚非,對知識的渴望值得稱讚。

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能駕馭一切的力量,一切的知識。

邪惡的力量和知識必然招致災禍。

而如果要在這方麵大談邪惡與正義如何定義的話,那麼會危及掌握者本身乃至周邊事物的力量和知識,那便是毫無疑問的“邪惡”。

被強大的力量與龐大的知識迷惑者不計其數,法師塔的管理或許有不近人情的地方,但也有各自的道理。

知識之爭,口頭的勸說無濟於事,安德裡並不是第一次麵對這種被打為“歧途”的法師。

對付他們最好的方法,那便是用“拳頭”。

“這年頭的年輕人都像你一樣這麼果敢嗎?“男子好笑地問道。

說完,雙方皆是沉默了一瞬。

然後同時抬手,雙方的精神力糾纏著魔力直接發生對撞。

法師比拚之間最直白簡單的魔力與精神力的碰撞,直接讓周圍看熱鬨的海盜遭到波及。運氣好的被魔力衝擊掀飛,運氣差的則是被兩個靈種外溢的精神力乾擾到自己的精神,或許會落下某些後遺症。

破爛衣袍與樸實的旅行法袍向後飄動,兩位法師的較量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