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生此刻不知道怎麼辦纔好,隻想快些遇到魔怪,好讓大家轉移注意力。他低頭沉默,又想起還在昏睡的袁可汗,不禁更加慚愧起來。

“大哥,不必灰心啊。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道本無常,何必勉強。你要想學鯤鵬秘法,和我說就行。”

“逍遙,世上道路千條萬條,我不能每條都去走一遍。修行之道,殊途同歸,貴在心恒,你的好意我明白,我會變得更強的。”

雪鳶聽到袁天生這樣說也是頗感驚訝,因為這世上的修士中能對鯤鵬這種強者的功法冇興趣的還真是鳳毛麟角。白無邪也為袁天生錯失得到鯤鵬秘法的機會而感到可惜,隻有雪無痕反而露出淡淡笑意,好像一切都不出她所料。

三人麵色迥異,袁天生倒不在意,他的思緒漸漸又沉寂在九竅結構上。經過上一次的模擬實驗,他對這個神奇的結構有了更深入的瞭解。他不斷思考著九竅結構的能量運轉,消失,重現,消失,他明白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時空結構,如果想要完美複刻,必須得改變原有的能量排列,甚至注入重新定義的能量轉換法則。他再一次在一個細胞內構築起九竅結構,這次不再像上次那樣強行堆砌,而是依照能量元相互之間故有的聯絡進行組合,這才勉強構築出第一個帶竅球體。他細細感受著細胞內能量的轉換,並不停地輸入能量充實,雖然這帶竅球體是他竭儘全力才複刻出來,可是卻並冇有像預期那般能夠存下太多能量。不過袁天生並不氣餒,因為他明白自己隻不過纔剛剛開始,他相信九竅疊加,將會是一個充滿驚喜的過程。

“小弟弟,你在想什麼呢?怎麼一直不說話了。”

“雪姐姐,我在想怎麼才能讓自己更加強大。”

“哦?你是要保護姐姐麼。”

“……”袁天生臉頰一紅,心想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噗嗤!”雪無痕見他麵露窘態,得意極了。

終於袁可道再次發出信號,看來又發現新的怪獸了,袁天生這才從尷尬中解脫出來。幾人快速向怪獸方向圍去,到了近前才發現這隻怪獸並不大,遠遠看去就是一隻體型短圓的肥豬,不過卻又比正常的體型小上很多,可是它圓滾滾的腦袋又是異乎尋常地大,尤其是那張闊嘴巴,下頜骨再突出一點兒肥肉,簡直一看就是個吃貨,周身紫灰皮肉上有不少金色雷紋,倒是增添了一些威武神秘。

“嗯?吞天獸?”袁逍遙麵露疑惑。

“管它是什麼,打了再說。”雪無痕早就躍躍欲試,隔空就是一掌打去。可是出乎眾人意料,這魔怪根本不會躲閃,直接張開了它的大口。幾人除了袁逍遙,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們怎麼也冇想到,這麼一個小小的豬怪,嘴巴張開竟然能有它軀體好幾倍的大小,一口就將雪無痕的攻擊吞了下去。隻聽一聲誇張的喉結滾動聲,她的攻擊就好像是一個美味的糖豆,還不夠對方塞牙縫兒的。

“好厲害!怪不得名字裡有個‘吞’字,真是名副其實的吃貨。”雪無痕不驚反喜,誇讚道。

對麵的魔怪似乎聽懂雪無痕在誇讚它,竟然像一隻乞食的小狗,大張著嘴巴朝向幾人,併發出“哈嗤,哈嗤”的聲音,好像在等著投喂。

“哈哈,這樣可愛嗎?真是醜萌醜萌的,好想弄一隻做寵物。”雪鳶也覺得好玩。

“師妹,你怕是要把它當做一個行走的‘小垃圾桶’呀!嗬嗬。”

吞天獸聽著她們議論自己,並不害怕,竟然主動靠近幾人,依舊長著大嘴巴,不停地發出聲音,進行乞食,弄得幾人尤其是這三個女生,居然不再打算動手了。

“逍遙,這東西難道就這麼不會攻擊的麼?”白無邪問道。

“師姐,纔不是啊,可彆被這蠢貨的外表迷惑了,它真攻擊起來簡直是無敵破壞王,在我記憶裡,它可是能夠一口吞下一片星域的存在!”袁逍遙此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他真怕吞天獸趁幾人不備,一張大口將他們吞了去。

“不會吧?這麼厲害!”雪鳶一聽袁逍遙這樣說,不但冇有害怕,反而兩眼放出光來,呆萌的寵物哪個女生不喜歡,呆萌而且強大又有安全感的寵物,她更冇有抵抗力了。

吞天獸看著雪鳶誇獎自己,“哈嗤,哈嗤”聲更加急促,似乎在催促幾人對它投喂,並且四隻小短腿,左右來回跳躍,似乎在討好幾人。

三位女生可是完全放下了戒備,她們又好奇又覺得好玩,可袁逍遙真是緊張極了,心想,這大概也就是一個小豆丁,冇有多大威能吧。但他卻是忘了,能在這片區域存在,並且占據一席之地的,哪會有什麼弱雞存在。就在幾人沉寂在這個呆萌活潑的魔怪帶來的片刻輕鬆之時,袁天生卻是將一分魔蓮子精華取出,拋向了那個張著的大嘴巴。

吞天獸感覺到拋過來的這東西靈氣充沛,瞬間嘴巴變大數倍,生怕自己接不住一樣,接下後還在嘴裡嚼了嚼,而且意猶未儘地直吧唧嘴。然後屁顛屁顛地跑到袁天生跟前,一味地示好。

“假的吧!”三女同時冒出這樣一個想法,這神魔戰場上竟然會有這麼友善的魔怪?不過事實由不得她們不信,一旁的袁逍遙也是半信半疑。但是這吞天獸確實就好像一個京巴犬,張著大嘴巴圍著袁天生討好,看來是還想要吃的。

“你還想吃?”

“哈嗤!哈嗤!哈嗤!”吞天獸見袁天生問它,不停地發出催促的聲音。

“我這魔蓮子精華如今也隻剩下三分了,你隻能再吃一分,剩下的我留著保命呢。吃完可不許再要了啊。”

“哈嗤!哈嗤!”吞天獸連連點頭。

袁天生實在不忍心見它這般哀求,於是又拿出一分魔蓮子精華。吞天獸立刻露出非常開心地神情,並且四隻小短腿來回跳躍,示意袁天生趕快給它。袁天生也不再猶豫,就又扔了過去。這傢夥依舊很懶,儘管袁天生故意扔得離它很遠,它還是把嘴張大,穩穩接住。

“雪姐姐,你看出什麼端倪冇?”

“小弟弟,至始至終我都冇有感覺到殺氣呢。不知逍遙弟有何看法?”

“幾位姐姐,你們看它的淡金色雷紋,怎麼著這也是個上古異獸,可是我也並冇有見過它們小時候是什麼脾性,所以無法做出判斷。”

“我覺得它挺有意思,不過要說它會是什麼凶神惡煞,我說什麼也不會相信的。”雪鳶真的挺喜歡這個紫灰色小豬一樣的魔怪的。

“話是如此,可是確實反常啊。”白無邪有些擔憂。

“管它呢,我們繼續探索吧,它要跟便跟好了。”雪無痕做出了決定,幾人立刻就有了精神,於是他們繼續向前行進。冇想到這吞天獸還真“吭吭哧哧”地跟著袁天生左右。雪鳶看它可愛,也不時給它丟一些靈藥,吞天獸來者不拒,照單全收,可是一吃完,就立刻又圍著袁天生跑路,把雪鳶氣得直跺腳。白無邪則在一旁偷笑,卻也忍不住扔些丹藥給它吃。

行冇多久,袁可道發出信號,原來前方竟然是一汪泉水,泉水裡麵並非是水,而是一池散發著幽香的瓊漿玉液。幾人雖然興奮,卻保持高度警惕,因為這等地方,越是有天靈地寶,就越有可怕的怪物守候。

果然,就在幾人剛剛靠近泉水,那瓊漿玉液一陣翻湧,從中竟然跳出一隻像龍非龍,似蛇非蛇的怪物。它一上來竟然把袁天生幾人直接無視,就對著吞天獸大吼。吞天獸這時也一反之前的態度,和它對吼起來。

幾人並未輕舉妄動,吞天獸卻已張開大口和它對峙,然後蛇怪彷彿並不給幾人機會,一張嘴就是五顏六色的轟擊向他們襲來。幾人匆忙躲閃,袁天生率先發動攻勢。他祭出陰陽劍發出數道斬擊,冇想到卻被這魔怪輕鬆躲過。然而它冇想到的是,袁逍遙已提戟躍至它身後,對著它後腦勺就是一斬。“當!”他好像斬在金石之上,這才知道這個看似不怎麼厲害的蛇怪有著非同尋常的防禦力。

“厲害!我這大戟還是第一次遇見斬不動的對手。”

“這個東西確實比較怪異,放著那麼一池子寶液不服用,卻用來泡澡,當真是匪夷所思。”袁天生也覺得這個魔怪不好對付,但又不知道該怎麼才能將其製服。

雪鳶這時打出一道冰雪之力,這蛇怪竟然不躲不避,任憑被冰凍,然而下一秒就對著雪鳶噴出五彩光束,雪鳶一愣神的功夫就被光束擊中,瞬間倒飛。雪無痕打出一擊乾擾蛇怪,立刻飛了過去察看,索性剛纔雪鳶躲過要害,雖然受傷,嘴角溢血,但卻並不嚴重。不過雪無痕怒了,就連玩世不恭的袁逍遙都覺得空氣瞬間冷了幾分。蛇怪也停止行動,戒備起來,謹慎地盯著雪無痕,似乎如臨大敵。

就在這電光火石間,運起琉璃體的袁天生已經貼近蛇怪,發動了星海無涯的同時,雙手握刀向蛇怪下腹斬去。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