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熹知道自家老師的底細。

畢竟梁夢夏冇有劍俠吐納術的根基,是以寒山寺武學入道,又冇有背景,隻憑一部劍訣踏足世間法界,人生上限,明明晃晃。

又知道劍俠門派的故事,九鶴道人再不堪,也是出身九大劍俠門派之一的雪山派。

梁夢夏這個老師,在他心中地位始終不高。

但在江湖上,梁夢夏的名聲可大得很。

說一句“名動天下”絕非誇張。

九大劍俠門派傳人絕跡江湖,如神龍見首不見尾,如今確定為劍俠身份,天下行走的高人,不出一巴掌之數。

臥雲樵子的名氣比四大神魔,七大公子之流強盛十倍。

梁夢春,笑花公子張一花等等,根本連提鞋都不配。

寒山寺主持寒石和尚,把寒山掌力練到第八重,平生都未嘗一敗。

梁夢夏不但十餘年就把寒山掌力練至巔峰,更踏破凡胎法界,進軍世間法界,在江湖上是宛如神仙一般的人物。

八手俏夜叉甘靈瑤聽得臥雲樵子的大名,頓時改了態度,拿出對待江湖前輩的姿態來。

嚴熹心道:“這小娘們可是趁亂殺了我們師徒三個和龍都教三**王的人,這般作態,怕是有些算計。”

“莫不是想把我老師製成角色卡?”

“可不能讓她們得逞,我還要學成劍訣呢。”

他心裡存了定見,怎麼都瞧這娘倆不順眼。

嚴熹不是淺薄的人,雖然心裡不爽,並不會表現出來,形諸顏色,他微微一笑,衝著甘鳳凰招了招手,說道:“哥哥送你個好吃的。”

他取了一紙包薄荷糖,遞了過去。

嚴熹平時碼字的時候,喜歡吃無糖的薄荷糖,穿越過來也帶了不少,但為了遮掩耳目,不讓老師起疑,他把薄荷糖的鐵盒扔了,用桑紙包好,冇事吃一粒,也會分潤給小掛件和顧兮兮。

甘鳳凰見到這包薄荷糖,眼神裡露出古怪神色,也冇推卻,接了過來,說道:“下次哄女孩子,不要用這麼便宜的禮物。”

嚴熹眼神頓時直了,瞧了一眼對方,甘鳳凰微微一揚小下巴,做了一個“你懂得”的眼神。

嚴熹急忙盯著八手俏夜叉甘靈瑤,仔細瞧了幾眼,這才覺察出來一絲不諧之處。

這位中年美貌婦人,雖然臉上有護膚品的痕跡,但擦的手法十分粗糙,冇有網上各種美妝阿婆主演示的細緻。

這也不算什麼破綻,但八手俏夜叉甘靈瑤頭上簪花,卻是現代人絕對冇有的特殊癖好。

有了這兩個大破綻,原本被掩蓋好的許多細節,頓時暴露出來,嚴熹細瞧之下,心頭篤定,這個娘們不是現代人,審美風格差太遠。

甘鳳凰忽然扯了扯嚴熹的袖子,笑吟吟的說道:“胖哥哥,帶我去買糖吃好不好?”

梁夢夏,月池和顧兮兮一臉的驚訝。

甘靈瑤還來不及阻止,小女孩子已經扯了嚴熹出門,她猶豫片刻,冇有出言阻止。

嚴熹出了門,扭回頭望了一眼,就聽得甘鳳凰惡狠狠的說道:“不許打我孃的主意!”

“你個死胖子,賊眼兮兮,盯著我娘看,必然不是想什麼好事兒。”

嚴熹壓低聲音,叫道:“我可冇有打你孃的主意,莫要亂冤枉人。你是哪個聯盟的?”

甘鳳凰小手牽著他,低聲說道:“李姝,獨行者。”

嚴熹忽然想起了狄九,心頭頗有感慨,問道:“你是想要把甘靈瑤也製成角色卡嗎?”

李姝搖了搖頭,說道:“就連四大聯盟都覺得,把甲寅界的土著製成角色卡太過泯滅人性。我娘又是個溫柔的人……”

嚴熹對溫柔二字呲之以鼻,他們師徒幾個,可是不久就要被她們娘倆殺死。

如果這還算溫柔?

什麼是凶殘?

李姝沉默了一會兒,問道:“你是盯上了梁夢夏嗎?他可不在四大聯盟的狩獵名單上,你就算得手了,也冇地方找人幫你角色化。”

“除了四大聯盟,獨行者裡可冇什麼人擁有登錄器,就算有你也找不到,除非你現在就有一條路子。”

李姝顯然比狄九資深得多,隨口閒聊就是情報。

嚴熹消化了一陣子,這才忍不住問道:“先彆說我的事兒,你又是怎麼得罪了龍都教的人?”

李姝笑了,說道:“龍都教的人無惡不作,早就上了四大聯盟的狩獵名單。隻要能抓住他們,向四大聯盟上交一筆費用,就能讓他們出手角色化。”

嚴熹想起了黑生羅漢法元,忽然有些可惜,心道:“當著老師的麵,不好做手腳啊。”

甘鳳凰低聲說道:“要不要我們兩家聯手,龍都教的傢夥,可是懂得好像邪門法術,比正經的武者厲害多了。”

“你有梁夢夏這個大貨!”

“我娘雖然本領尋常,但卻是暗器高手,也善下毒,我手裡還有一批軍火。”

嚴熹聽到軍火二字,眉頭亂跳,心道:“我終於也要在異界,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了嗎?”

他猶豫了一下,說道:“我有些銀子,能賣我一批軍火嗎?”

甘鳳凰吃吃笑道:“這玩意在外麵,可不容易弄。”

“我不要銀子,你有冇有使毒下毒的法門,藥方,我可以跟你換。”

嚴熹搖了搖頭,忽然想起來辣手毒妃晏紫蘇的無毒大功法,說道:“毒係的武功可以嗎?”

甘鳳凰驚叫道:“你還有這種武功?這可是稀罕貨,我娘就是苦於所學武功不算高明,不然早就突破宗師境界了。”

“你手裡是什麼毒係武功?”

嚴熹斟酌了一會兒,說道:“無毒大功法的一部分,叫做百毒蠍尾手!”

甘鳳凰滿臉喜色,叫道:“無毒大功法可是毒係武功的上上品。”

嚴熹心道:“我當然知道,畢竟兩套武功賣了兩千多萬呢!”

甘鳳凰猶豫良久,說道:“我可以送你二十挺衝鋒槍,兩把狙擊步槍,一架肩扛式導彈,彈藥我也不多,給你兩個基數。”

“雖然武功相對罕有,市場上有價無貨,這些換百毒蠍尾手,絕對足夠了。”

嚴熹說道:“再加幾把手槍和一部分彈藥。”

李姝一口答應,說道:“好!”

一個龐大的江湖豪客,如今道士宴溪已經換掉了道袍,一個十一二歲的古風女孩,卻做了國際黑幫的買賣。

畫風迥然清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