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囊飯袋韓誌遠正在率領自己能集結起來的部隊進行反擊,可是擺在他麵前的困難簡直如同一座大山一般。

他的部隊好不容易集結起來就不得不麵對唐國空軍的轟炸,部隊損失慘重,進攻的時候就比較乏力。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臨時集結起來的重型武器裝備顯然不可能擁有固定而且隱蔽的掩體,所以損失的速度遠遠大於駐防在陣地上的時候。

臨時集結起來的部隊因為缺少運輸裝備,所以彈藥的保障也是難題。總之,韓誌遠儘力了,他努力的集結部隊,拚命的阻擋唐軍的進攻。

這個時候他終於理解了唐軍的強大,數萬部隊竟然以他從未見過的速度推進,似乎冇有任何東西可以讓這支唐國部隊停下自己的腳步。

雙方的戰術完全不同,甚至都不在一個層麵上:唐軍的小股部隊通常都是混搭起來的戰鬥隊,他們分屬不同的部隊,有的時候甚至連番號都是重疊的。

第1裝甲師的坦克和第1機械化擲彈兵師的裝甲車混雜在一起,還帶著一群乘坐卡車跟在後麵的第1摩托化擲彈兵師的士兵。

有的時候更加混亂,隸屬於步兵師炮兵部隊的突擊炮和坦克混編在一起,同時又跟著工兵保障分隊。

總之,一個戰鬥分隊的唐軍部隊五花八門,僅僅是裝甲車輛就有好多種,讓大華軍隊有些混亂。

他們不知道在進攻他們的究竟是唐軍的哪支部隊,同時也不清楚唐軍究竟投入了多少一線作戰部隊。

這些人第一次見到唐軍的裝甲偵查營,這些營配屬給裝甲師直屬,裝備有最新式的獅子裝甲偵察車。

擁有八個輪子的新型裝甲偵察車沿著公路快速突進,一路解決掉試圖反擊的大華軍隊,如同觸鬚一樣深入大華軍隊防區內部,把大華的部隊切割成一個個小塊。

隨後趕到的裝甲部隊開始壓縮這些被分割包圍,甚至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大華部隊。

還冇等這些被壓縮在狹小防線內的大華軍隊指揮官們搞清楚一切,斯圖卡俯衝轟炸機就從天空中呼嘯而下,把這些被壓縮的密集部隊送上西天。

這是屬於大唐王國的資訊戰,和美軍在海灣戰爭虐殺尹拉克部隊彆無二致。

擁有完整通訊體係的唐軍裝甲偵察車,坦克和部分裝甲車還有空軍的轟炸機都裝備大量的電台。

他們之間可以保持比較順暢的通訊聯絡——雖然比起二十一世紀那種即時通訊還有不小的差距,可比起完全冇有辦法實現通訊的大華軍隊,唐軍已經先進到另外一個位麵去了。

決定一個指揮官決策能力的重要條件之一就是戰場透明度,對於唐軍的指揮官們來說,戰場幾乎是單方麵透明的,營一級甚至是連一級的指揮靈活而且及時,反觀大華的部隊,就好像是癱瘓在原地的殭屍一般。

大華軍隊在集結的過程中甚至都不知道是唐軍攻過來了,他們混亂的彙報,聲稱遭到了友軍部隊的攻擊。

甚至他們都冇有辦法說出襲擊他們的武器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所以這些彙報導致了一係列的誤判,進而製造了更大的混亂。

其實戰術是由武器裝備的構成決定的,再天才的指揮官也無法讓裝甲部隊上山去組織穿插作戰。

如果抗日戰爭時期的八路軍有坦克和裝甲車,有高射炮和自行火炮,你覺得他們還會鑽山溝打遊擊嗎?

不會的,他們會沿著公路一平推過去,然後分割包圍北平附近的敵軍,然後出動轟炸機消滅這些倒黴的入侵者。

同樣的道理,戰場越亂,越是分散,越考驗一支部隊的戰場感知能力和通訊能力,如果冇有良好的通訊,就無法在混亂的戰場上讓部隊保持良好的作戰能力。

這不是開玩笑的,那種完全依靠部隊自覺性,靈敏性的以亂打亂套路,全世界也冇有幾個國家可以玩的明白。

二十一世紀的美帝可以實現小股部隊的遠距離滲透,那是依靠直升機和碾壓式的電子係統體係支撐的。

可七十年前,有一支部隊完全依靠部隊的自覺性,在缺少電台的狀態下幾乎做到了大部分參戰兵力都可以無限穿插迂迴,這不得不說是戰爭史上的奇蹟。

你要知道,這種混戰的狀態下,讓指揮官知道自己的部隊究竟都在哪兒是一個世紀難題,這決定了你如何增援和抽調這些部隊,又如何對這些部隊進行補給。

完全按照作戰計劃是不可能的,那樣呆板的計劃隻會讓後續的調動更加的混亂。

所以完全憑藉感覺,完全憑藉小股部隊的戰鬥力,並且信任基層官兵的決策與戰術安排,就是這套戰術最核心也最具威力的關鍵所在。

在與齊國和蜃國的交戰中,唐軍已經驗證和補全了這套戰術,他們利用合編混編部隊來實現營連一級的無線電普及化:儘管如今的電池工藝還達不到標準,無法輕量化小型化,無法做到讓無線電設備的體積縮小到輕鬆攜帶。

可坦克裝甲車上都裝有電台,那麼跟在這些坦克裝甲車輛旁邊的擲彈兵也就可以找到,可以指揮調動了。

這就是二戰初期的時候,德軍混編戰鬥隊的意義,它實現了指揮官對基層部隊的全麵掌控,也讓各種裝備兵器的戰術配合得以實現。

而這套今天看來已經不新鮮的戰術體係,在無線電設備剛剛普及開來的時代卻是領先世界的。

德軍依靠這套戰術在二戰初期無往不利,協調陸軍與空軍,打出了閃擊戰的精妙配合。

而在二十一世紀,這種混合部隊以另一種更先進的方式呈現在了全世介麵前:合成營合成旅體係。

如今的先進部隊再一次混編起來,組成了一個龐大又複雜的戰術體係。和八十年前不同,這樣的戰術裝備體係的意義已經不是在普及無線電通訊,而是在竭儘全力的支撐一線部隊的資訊化,增強態勢感知和戰場控製力。

冇辦法,如今的通訊係統,資訊作戰裝備,包括無人機在內的各種小型單兵武器裝備都太依賴電源補充了。

所以裝備無需依賴重型車輛運輸搭載,可電源補充卻需要車輛來完成,於是部隊再一次從各兵種協同的軍師級,向功能分散高度整合的旅團營級轉變……

戰爭的需求其實從一開始就冇有變化,隻是為了滿足這種需求,部隊的裝備不停的改進演變,可以說是一次次的時代最優解,一次次的殊途共歸罷了。

采用了德軍戰術的唐國部隊以營為戰鬥隊,在快速推進的同時保障了自己通訊體係的完整。

他們一路衝向西南,在韓誌遠還冇準備好之前,就奪取了沿途的村莊還有城鎮。

更可怕的是,因為突擊的速度足夠快,唐軍抓獲了比想象中還要多無數倍的大華軍隊俘虜。

他們成建製的投降,甚至都冇來得及把自己的武器從火車上卸下來。控製了鐵路沿線的唐軍補給更充足,又反過來以更快的速度推進,把周圍大華帝國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鐵路網收歸己用。

很快,跟在唐軍戰鬥部隊身後的唐國工兵就把大華帝**隊炸燬的鐵路修好通車,有力的支援了進攻的部隊。

伴隨著天氣漸漸好轉,唐軍的進攻更加猛烈。劉國柱站在蓋著帆布的自己的坦克旁邊,看著列車兩側不斷後退的風景。

他並冇有隨第1裝甲師在第一時間內攻入大華帝國,而是等候在唐國境內,等鐵路修複通車之後,纔跟隨火車進入到了大華帝國境內。

這段時間他一直都在雨水天氣裡訓練,訓練如何使用複雜而且昂貴的豹式坦克。

如今他和他的車組成員已經非常熟悉這種坦克的使用,也對新式坦克的效能有了深入的瞭解。

全新的坦克的兩側裝甲就已經達到了4號坦克正麵的防護水平,正麵裝甲的厚度更是強的逆天。

敵軍裝備短管90毫米口徑火炮的坦克幾乎在任何方向上都無法擊穿豹式坦克的裝甲,而豹式坦克的長身管75毫米口徑火炮可以在有效射程內輕而易舉的擊穿大華1型坦克。

現在,隨著唐**隊不斷向前推進,劉國柱所在的精銳裝甲部隊也即將投入戰鬥,他們要利用武器的強大,擊潰阻攔他們南下的大華軍隊,以最快的速度,切斷西琮附近大華軍隊的補給線。

“看來降雨是真的停了……今天又是一個好天氣。”裝填手在微微搖晃的平板車廂上走了過來,手裡還捧著一盒水果罐頭。

這東西如今在大唐軍隊補給內很常見,因為齊國境內有大量的土地早先種植的就是各種果樹,桃子最多,在北方長得也最好。

之前因為運輸的原因,這些水果並不能長期儲存。現在有了罐頭技術,於是大量的水果罐頭就成了士兵們補充營養的首選。

“是啊,雨停了,也就輪到我們上場了!”抬頭看了看自己頭頂上罩著帆布的長長炮管,劉國柱讚同道。

------

嗯,腰疼睡不著,早晨起來又寫了一章,繼續補更,還欠大家……數不過來的章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