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這些事情定下,我們便各自回房休息。

回到房間這種我先是將牛青許我的幾樣東西拿出來端詳了一陣。

思前想後,我決定還是隻將這三轉定魂草留下。

這樣東西對我蘊神有極大用處,而且是錢也無法換來的東西。

至於那先祖金骨,我決定明天還是還給牛青,讓他拿去賣錢。

胡全哪裡就是個無底洞,日後處處都需要用錢。

我也不缺什麼兵器,這先祖金骨對我作用不大。

至於那九曲參,我已經許給師妹了,自然也就不能做主了。

牛青父親牛方妖神崩碎的那顆九轉太玄石對我也有極大的好處。

這最大的好處都拿了,我也該大方一些。

有了決定之後我正要休息,忽的一隻火紅的紙鶴出現在窗前。

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赤火來了。

我拉開窗戶,紙鶴化作一團火焰消失在我的手掌之中。

赤火約我現在就出去相見,他就在門外等我。

我船上外套下樓,邱老頭還坐在客廳中閉目養神呢。

見我下來邱老頭還有些詫異。

我伸手一指門外,邱老頭頓時便明白肯定是赤火來了。

邱老頭輕聲道。

「去吧,下次再來直接敲門就是,隻要小心些彆被有心人察覺就行,老是這樣也是麻煩。」

……

出了門,循著赤火給的印記,我在不遠處的湖邊找到了赤火。

「此行可順利?」

我們那邊的事情苗神醫知道一二,那是因為他跟玉崑崙有所聯絡。

而魂怒這邊雖然訊息靈通,可也無法探查玉崑崙的資訊,所以對於我們的事情他肯定是一無所知的。

「還算湊活吧。」

我來到赤火對麵坐下,也不廢話,當即便將探知到了的關於真靈會的一些資訊說給了赤火。

赤火聽的眉頭直皺。

在我說完之後便忍不住罵道。

「開靈的這些傢夥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亂的瘋子,看來我們魂怒也得製定一些對付開靈一脈的計劃了。」

我猶豫了下道。

「恕我直言,咱們魂怒不是隻針對那些敢跟國外勢力合作的傢夥麼?這真靈會雖然瘋,但據我所知它們似乎也是極端厭惡那些國外勢力的,一直將那些國外勢力的傢夥們稱之為卑賤的奴隸,按說魂怒應該不用插手吧?」

赤火苦笑道。

「換做之前確實不用,甚至有段時間開靈一脈還是我們魂怒的合作對象。」

「但眼下不同了,隻要誰敢跟存神攪和到一起,誰就是我們的剷除目標!」

赤火眼神中多了幾分殺氣。

「你還記得前段時間大龍主要殺上海外的那個計劃麼?」

「記得啊。」

這事赤火不提我還真的差點兒都給忘了。

當時我聽聞此事的時候還頗有幾分熱血沸騰想要一起殺過去。

算算時間現在似乎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

「這件事內部一直冇什麼訊息,很多人都猜測可能是計劃有變大龍主等人冇去。」

「實則不然,其實當時大龍主是親自帶人去了的,隻不過大龍主等人並未占到便宜,反而還吃了一個悶虧。」

「尤其是大龍主,為了掩護其餘人撤退,更是受了些傷,之前一直***就是怕泄露出去有些彆有心思的人會做出些不理智的事情。」

「直到前段時間大龍主傷勢完全恢複,這才向外透露出一些訊息。」

「大龍主受傷了?這不應該吧?」

我心中有幾分懷疑。

雖然我不知道這魂怒的大龍主實際身份是什麼,可能統領魂怒這麼大的勢力,肯定不是泛泛之輩。

他敢主動宣揚要殺上海外就肯定有萬無一失的計劃。

到最後怎麼可能自己反而受傷了。

「按說確實不應該,以大龍主的通天修為和縝密計劃,不說得到那樣東西,全身而退也是冇問題的,之所以受傷完全就是因為存神從中搞鬼。」

「那一戰之中雖然存神中神秘莫測的神主並未現身,可新任的九宸帝君卻去了三位。」

「雷祖大帝、洞淵大帝,六波帝君三位親自現身參與了針對大龍主的圍攻。」

「當然就算有這三位在,若不是大龍主顧忌其餘兄弟的性命,也不至於受傷。」

「存神的人是瘋了不成?他們這樣搞豈不是明晃晃的站到了所有國內修煉者的對立麵?」

赤火當即大笑一聲。

「你當這還是以前,現在道上的大多數無非都是些投機倒把的宵小罷了,嘴上叫的正義凜然,可實際上讓他們出手拚命卻是絕無可能的。」

「存神也是算準了這一點,這才如此肆無忌憚,而且現在道上很多有心人盯著造神計劃,不少人可是希望存神成功的,這個當口自然更不可能對其全力出手。」

吃完赤火這話我也忍不住歎了口氣。

話雖然難聽了些,可句句都屬實。

「存神已經瘋了,為了所謂的造神計劃早就已經棄大義於不顧,跟他們站在一起的開靈一脈自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們魂怒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自然也要早做打算。」

「我明白了,日後若是還有用得著我的地方,赤火兄儘管開口。」

「麻煩是肯定少不了的,當然好處也肯定不會缺了。」

赤火將一個盒子拿出來推到我的麵前。

「這是之前答應你的一些好處,對你的修煉都是十分有裨益的。」

「三天之後赤龍使大人會親自過來一趟,他一方麵是兌現之前跟你的承諾,親自指點一下你師妹的修煉,其最主要的還是代表大龍主跟你見上一麵。」

赤火不提這事我還差點兒給忘了,回去之後將此事跟師妹一說她肯定要高興壞了。

畢竟那位赤龍使的真正身份可幾乎是全天下練武之人所崇敬的對象。

「冇問題,我這幾天正好也冇彆的事情,就靜待赤龍使大駕光臨了。」

……

送走赤火,我便匆匆回家將赤龍使要來的訊息告訴了師妹。

知道此事的師妹興奮的揪掉了邱老頭一小撮頭髮。

換做之前邱老頭肯定早就爆發了,但此時邱老頭也是真的發自內心的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