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寧的臉色劇變,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竟然被髮現了,他趕緊隱藏在了虛空中。

"嗬嗬嗬,玄寧,你的身法不錯啊,這麼短的距離,你竟然能逃走,不過你逃不掉了,因為,今天你註定無法逃脫我的手心。"

黑影的臉龐漸漸浮現在了玄寧的麵前。

"玄宇宙的人。"

玄寧看清楚了這個男子的容貌,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眼前的男子,身穿一套黑色的袍子,麵容英俊,但是,卻給人一種猙獰的味道。

"是你,你竟然冇有死。"

"嗬嗬嗬,玄寧,你以為你真的能殺得死我嗎?"玄宇宙的人冷笑一聲,說道:"你不僅殺不死我,反而會讓你自己的命丟掉,你知道,你為什麼能夠殺死那些人類嗎?"

"因為你是魔神的分身,隻要你的分身死亡,那麼,你就會灰飛煙滅,永遠都不可能複活,所以,你永遠也彆想殺死我。"玄寧冷哼一聲。

"嗬嗬嗬,我不是魔神的分身,我是魔族的人,是魔族聖子,魔宇宙,玄冥大陸第九十七代的魔君。"

"你不要騙我了,你不是魔神的分身,那麼,你怎麼會有魔宇宙魔族的血脈,你分明就是一個冒牌貨。"玄寧嘲弄的說道。

"你這個蠢材,竟然還相信我說的話。"魔宇宙的人大吼道:"你以為你真的能殺死我嗎?告訴你,我的實力不知道比你強大了多少倍,就算是你師傅來到我的麵前,也未必能奈何的了我,而你,連給我提鞋都不配,還想殺死我,癡心妄想!"

玄寧聞言,不由臉色钜變。

"魔宇宙聖子。"玄寧的臉上滿是震撼。

"玄寧,冇錯,我就是魔宇宙聖子玄宇宙,魔族的魔宇宙,我今天就要殺死你,為我師尊報仇。"玄宇宙冷哼道,隨後,他抬手朝著虛空一揮,頓時,一股強大的吸扯力產生,那股吸扯力將山穀內的眾多屍體全部都吸進了他的身體內。

很快,山穀內就冇有了任何的東西,隻剩下了一片狼藉。

玄宇宙的聖子將眾人的屍體都給收進了儲物戒指內,隨後,他抬手拍出一掌,頓時,一道恐怖的掌印朝著下方狠狠地拍去,隻聽見"哢嚓!"一聲爆裂聲響起,一座山頭頓時化為粉末。

玄宇宙聖子的修為實在是太強大了。

"你竟然還敢反抗,難道你不知道反抗聖子會遭到懲罰嗎?"

"哼,你以為你是什麼狗屁聖子?你隻是魔族的一個叛徒罷了,你不配當什麼聖子,如果魔族的那群混蛋看見你,也會覺得恥辱。"玄寧冷哼道,對於魔族叛徒這個稱號,他是深惡痛絕,這個魔宇宙叛徒,竟然還妄圖成為魔族的聖子。

魔宇宙聖子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他是被貶到魔族的,他心中充滿了恨,對魔族的怨念極其的深刻,但是,他也知道,如果繼續留在魔族的話,他根本就不可能得到魔族的賞識,隻會成為廢物,隻能做個低級的存在,這就是他的宿命。

"哈哈哈,玄宇宙聖子是嗎?今天,老子就替魔族的那群混蛋教訓你一頓。"玄寧的臉色一冷,雙手結印,頓時,兩條黑龍從他的身邊騰昇而起,直接撲向了魔宇宙聖子。

"轟隆隆~!"

兩條巨大的黑龍張牙舞爪,瘋狂的衝向了魔宇宙聖子,那股恐怖的威壓鋪天蓋地般湧動而出,讓整片天地都跟著顫抖起來。

"轟隆隆~!"

黑色的巨龍與白色的巨龍相撞,發出了陣陣雷鳴般的聲音。

"轟隆!"

黑色與白色的光芒爆射而出,形成了一圈圈漣漪波紋,盪漾出去。

玄寧的修為雖然遠遠不如魔宇宙聖子,但是,憑藉著他的戰鬥經驗,他占據著先天優勢,他施展的招式,一招比一招淩厲,而且,這些招式還是由神級功法融合而成的,一般情況下,隻有神尊強者才能夠施展,就算是神王強者,也難以施展神級功法。

魔宇宙聖子雖然也學會了神級功法,但是,他的功法隻是初階神級功法,根本不足以和玄寧相媲美。

魔宇宙聖子的功法雖然強大,但是他畢竟不是玄寧的對手,很快便被玄寧給逼迫的節節敗退,玄寧的攻擊越來越猛烈,越來越淩厲,魔宇宙聖子節節敗退,他的額頭上都流淌出了汗珠,臉色漲紅,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被玄寧斬殺,不過好在,他還保持著清醒,他冇有放棄抵擋玄寧的攻擊。

"噗!"

最終,魔宇宙聖子的一條手臂被玄寧的一柄長劍砍斷,鮮血噴湧而出,染紅了地麵,他的傷口處,還在源源不斷的釋放出黑暗的氣息,那是一股邪異的黑色能量,彷彿有靈智一般,不斷的侵蝕著魔宇宙聖子的身軀,使得他受到了嚴重的影響,身上的氣息也逐漸變得微弱起來。

"啊~!"

"不好~!"

玄宇宙聖子大喝一聲,他連忙運轉神力將身上的黑色能量驅除,然後將身上的傷口恢複原狀。

玄宇宙聖子一邊控製著體內的黑暗氣息,一邊用冰冷的眼神看著玄寧:"玄寧,冇想到你竟然也是神王境界的高手,不過,你也彆得意的太早了,你不會得逞的,隻要我將這件事情稟報給魔主,那麼,魔主一旦知曉這件事情,必定會大怒,到時候,你肯定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你還是乖乖的跪下臣服於我吧。"

玄宇宙聖子的聲音很平靜,並冇有半點的慌亂之意,顯然,他並不害怕,他知道,自己現在的身份,就算是魔族的魔祖來到了這裡,也無法把他拿下。

"哈哈哈,你這樣說,簡直就是在做夢!你認為我會臣服於你?"玄寧冷笑一聲。

"既然如此,那你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魔宇宙聖子身上的氣息陡然間暴漲,他的雙眸瞬間變得通紅一片,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尊魔神,魔神散發著恐怖的魔氣,彷彿是地獄之門開啟,一道道魔神從魔氣之中衝了出來,朝著玄寧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