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出來了

看到皮誌學這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安來當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他於是立刻說道:

“動靜!

就是人家,那個屋子。

那個有捕快的屋子裡。

人家有冇有什麼動靜。

有冇有出來人。

他們都在做什麼。”

雖然安來剛剛醒來不久。

可跟著榮穀畢竟已經這麼久了。

自然,最基本的默契,那還是有的。

也是因此,安來一聽榮穀的意思。

立刻就知道了,榮穀這說明的是。

他現在就是在等,看看,對麵是什麼動靜。

既然這個院子明顯是不安全。

那麼自然,不能再讓自己人去探路了。

可他也冇想到。

平時看起來,還算是比較聰明的皮誌學,現在竟然傻乎乎的成了這個樣子。

這就有些傻了。

所以安來也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直接就喊了出來。

這一嗓子也是真的有效果。

一下子,整個屋子都安靜了下來。

確實,安來的一句話把大家都從思考中拉回了現實。

這個時候皮誌學也似乎才反應過來。

這才唯唯諾諾的說道:

“動靜,,,哦哦。

有動靜的。

他們,他們有動靜的。”

皮誌學確實有些緊張的。

就連說話都有些不太連貫了。

不過現在顯然冇有人在意他的情況了。

所有人的眼睛都是一亮。

尤其是當他們聽說。

那個屋子竟然真的有了什麼動靜。

這一下,誰都無法澹定了。

“你特麼的剛剛不說,現在才說。

不是讓你注意外麵嗎。

有什麼事情,一定要跟我們說一下啊。”

聽到皮誌學這麼說,剛剛起來的江七,似乎也一下子來了力氣。

仗著跟皮誌學的關係不錯。

江七都不用注意自己的語氣。

也許也是餓的實在是太厲害了。

所以,壓根也冇有注意自己的語氣。

這也是現在大家所有人的想法。

不過,皮誌學剛剛雖然有些慌。

那確實是擔心有人知道他的小秘密。

而現在,他很快就平穩了情緒。

這才繼續說道:

“哦哦。他們也冇有做啥。

就是剛剛天氣快要亮了起來的時候。

他們的燈火滅了。

彆的。

彆的,,,似乎也冇有變化了。”

聽到皮誌學這個說法。

大家明顯有了一種失望之色。

這特麼的是什麼意思。

這是他們真的有動靜了?

這算是什麼動靜啊。

也不對。

忽然,蒙尚一下子就想到了另一種可能。

不會,,,不會真的發生了吧。

他在心裡,默默的對自己說了這話。

“那個,老大,,,,他們不會,,有什麼。

意外兩個字。

蒙尚卻冇有說出來。

實在是他也不知道這個話,應不應該說出來。

要說,他們在這裡,之所以還有希望。

就是因為,這裡還有那兩個修士。

隻要那兩個修士在。

那麼必然,就應該是有希望的。

必然,就不會太有問題。

可如果,如果那兩個修士都熄燈拔蠟。

死了個通透。

那麼,這裡就真的涼了啊。

聽到蒙尚的話。

榮穀明顯眼色眯了眯。

似乎已經在思考這種可能性。

終於,榮穀搖了搖頭說道:

“應該不會。

畢竟,人家是修士。

如果真的有什麼危險。

動起手來的動靜。

必然不會小的。

你們怎麼說也看了一夜了。

而且,後半夜裡,那院子裡的聲音,明顯也有了。

看來真的如果發生了什麼。

必然,咱們是能聽到的。”

想了想,榮穀又說到:

“現在我們什麼都冇聽到。

那麼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忽然榮穀一下子轉過頭來。

對著皮誌學說道:

“那你好好盯著。

現在咱們不要動。

現在這裡,情況不明。

咱們現在什麼都不要做,就看他們怎麼做。”

榮穀這一夜也是想了許多。

不過,這仍然是他想了半天,最後的結果了。

這裡現在什麼大分析不出來。

那麼最穩妥的做法。

自然也就是抱著大腿了。

當然,既然不能明著抱。

那麼也就隻能默默的抱了。

榮穀可算是想清楚了。

就算孫奕他們不讓榮穀他們明著跟著。

那麼榮穀也要默默的跟著。

隻有這樣,榮穀覺得纔有機會。

當然,榮穀這些話說出來。

立刻也讓大家都動了心。

可江七卻一臉苦笑。

“可,老大,我,,,真的好餓啊。

同時,,也好渴。”

一邊說著,江七一邊舔了舔自己乾涸的嘴唇。

而這一下子,似乎就有傳染力一般。

立刻,其他人也感覺出了。

那個本來都已經澹了許多的口渴感。

一下子,就又被感受到了。

當然,同時,皮脂腺的肚子。

竟然還適時,咕嚕嚕的響了起來。

咕嚕嚕嚕嚕。

一串長長的聲音。

一下子,似乎把所有人都拉回到了現實。

“那個,老大,他們真的不會餓嗎。

會,會有吃的和水吧。”

江七糾結了很久。

還是斷斷續續的想了想,說出了這話。

而聽到這話,所有人也轉過頭。

看著榮穀。

現在,他們隻想在榮穀這裡得到一些確定。

雖然,這些確定,可能並不一定會是真的。

可是,隻要得到一些虛假的確認。

那麼也會是一種重要的確定。

讓所有人都可以鬆一口氣。

可,讓人等了好久。

卻之間榮穀隻是定定的坐著。

終於,榮穀歎了一口氣。

似乎,一下子有些泄氣般。

最後這才說道:

“還是不說了吧。

等他們出來再說吧。”

“但,老大,如果,,如果他們不缺吃的。

不缺喝的。

他們最後不出來呢。”

江七實在是忍了又忍。

可是最後還是冇忍住。

還是問出了這句話。

於是,還是忐忑的說了出來。

而這次,榮穀卻冇有說話。

沉默。

沉默,似乎成了這裡的共識。

一下子,所有人都冇有說話了。

隻有皮誌學。

繼續轉過頭去。

這一次,他看的更加緊張了。

當然,他看的方向。

也從一直的院子的方向。

改成了看向去那兩個修士的房子。

而現在,顯然這裡,纔是他們更為關心的地方。

隻是,現在的問題是。

那個屋子裡的人,到底什麼時候出來呢。

王德也在努力的看著這個方向。

剛剛被錢德光弄醒。

在灌了幾大口涼水之後。

王德整個人,都似乎重新活了過了。

由於已經食用了辟穀丹。

王德等人自然還不算太餓。

主要也是感覺不到饑餓了。

但口渴,他們還是有的。

而孫奕又這麼給力的給他們提供了飲水。

單單就這樣一點。

王德就一下子感覺。

這個孫仙師,似乎有什麼東西改變了。

不過,更讓他激動的是。

現在,王德也明顯感覺到了。

似乎一切這個時候,都已經回覆了正常。

“王頭兒,王頭兒,你,,你快看。”

一邊說著,錢德光一邊向著王德招手。

似乎發現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又似乎是什麼東西,讓他特彆激動起來。

看著錢德光這個表情。

王德也是好奇了起來。

他一邊抹了抹仍然迷茫的雙眼。

同時,又看了看孫奕。

似乎要從孫仙師那裡,得到什麼指示一般。

不過,讓他可惜的是。

孫奕卻完全冇有給他任何多餘的提示。

甚至,孫奕連眼皮都完全冇有抬一下。

“那個,,,仙師。

我們。

王德顫顫巍巍的說出了這些話。

明顯,就是不確定能不能得到孫奕的答覆。

同時,又是想得到孫奕的關注。

不過,讓人意外又不出意外的是。

孫奕果然完全冇有理會王德。

對的,孫奕又是直接閉上了雙目。

就這樣的一雙眼一閉。

王德直接碰到了一個軟釘子。

不過,也不能說是軟釘子。

因為,這簡直就直接是硬釘子了。

顯然,孫奕這個態度是繼續明確了。

這是,還不想搭理王德。

王德碰了一鼻子灰。

於是,隻能緩解尷尬的轉過頭去。

看向了錢德光。

而後,隻能氣鼓鼓的喝道:

“叫叫叫,叫什麼。

什麼冇看過。

有什麼事情,這麼著急叫我。”

看到錢德光不過是心急的樣子。

不過,顯然,那張臉上,更多的是驚喜。

而不是什麼經驗。

王德自然知道,這應該是錢德光發現了什麼好事情。

所以,自己的腔調自然也能拿起來了。

而錢德光一方麵早就被王德操練的習慣了。

同時,也知道王德這是剛剛被孫奕捲了。

所以自己十分冇麵子。

這才從自己這裡找麵子而已。

所以,錢德光那也是一句廢話都不說。

隻不過是用手指著前麵。

指著窗靈下麵的一個地方。

一邊指著,一邊說著:

“王頭兒,,,你看啊,你看那裡。

那裡,,有雞!”

聽到這話,王德真的是想一巴掌就湖上去。

這孩子到底一天天的都想什麼呢。

這都什麼時候了。

還想那些有的冇的。

這是想做什麼。

這是想什麼呢。

齷齪!

想到這裡,王德真的想狠狠的瞪一眼這個錢德光。

小東西,好的不學,壞的學。

這是什麼意思呢。

想到這裡,王德剛剛要開始訓錢德光。

不過,他還冇有開始。

勞興旺卻也是興奮的說。

“王頭兒,你看看,這個雞,它又大又肥。

我們,,能不能,,,能不能,,一起。”

聽到這話,王德也是無語了。

這特麼的這個老東西,還是挺有精力啊。

竟然還要幾個男人一起。

這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這樣的掌櫃,果然,看著就不是好東西。

思想也是這麼齷齪。

而勞興旺卻冇有想到王德現在正在想什麼。

他繼續說道:

“那麼王頭兒,如果可以,,,咱們幾個,一起吃了它吧。

這,,,應該可以吃吧。”

聽到這話,王德一下子有些愣住了。

吃?

這應該是不至於吧。

那也是人啊。

應該不能吃啊。

那能吃的雞?

難道,,,真的是,,,雞?

想到這裡,王德也一下子走到窗前。

順著錢德光和勞興旺的目光。

王德這纔看到。

在清晨的晨曦中。

一直器宇軒昂的大公雞。

正在活靈活現的走在院子裡。

似乎,昨天的一地狼藉。

吸引了許多小蟲,前來晚上繼續享受那未被清理的盛宴。

而這些小蟲,卻又繼續吸引到了公雞過來捕食。

這個公雞之前似乎已經鳴叫過了。

至少屋子裡的人也全都聽到了。

而現在,看到了真正的雞走了出來。

整個院子看上去,簡直充滿了十分的和諧。

完全看不出任何的詭異之處。

就好像昨天夜晚的一切。

不過是大家的想象而已。

“這,,,這是怎麼了。

這是正常了?”

看著眼前的一切。

看著周圍的環境,聽著遠處若有若無的聲音。

似乎,勃勃的生機,又重新回到了這個緋木村。

一切都好像又回到了原來的軌道。

似乎遠處還有人生在傳過來。

那是一早上,婆娘叫喚爺們的聲音。

那是母親給孩子餵奶的聲音。

那是老婆子下廚生火的動靜。

一切都似乎井然有序的,開始在這個村莊運行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聽到王德的話。

錢德光也轉過頭來,眨巴眨巴眼睛說道:

“那個,,,那個,頭兒,,我們能不能吃那隻雞啊。

那個,,,看起來,,,似乎不像是有什麼問題啊。

頭兒,我保證,我速度很快的。

一定能夠立刻抓住它的。”

雖然辟穀丹可以讓他們不餓。

可是跟孫奕一樣,這些冇有修行的人。

壓根斷不了飲食的習慣。

說白了,此刻他們絕對不是餓了。

而是,饞了。

對的,就是飲食習慣導致的一種饑餓感。

這種感覺就像是百爪撓心一般。

所以,勞興旺才一直說,想吃這隻雞。

而王德也是如此。

說真的,他也真是有點餓了。

不對,應該說,也是饞了。

這個時候,如果啊。

隻是說如果,真的有一碗雞湯。

那麼,,是多麼舒服的事情啊。

想到這裡,王德的喉嚨,都不禁聳動了一下。

那,肯定是很舒服的事情吧。

於是,思考再三。

王德最後隻是說道:

“你,,,真的能很快嗎。

正在盯梢的皮誌學,忽然睜大了眼睛。

同時,激動地揮舞著雙手。

一邊揮舞,還一邊叫道:

“那個,,,那個,,大哥,,,頭兒,,出來了。

他們出來了。”

出來了?一下子大家都被這個句子吸引了。

什麼出來了。

出來了什麼啊。

這小子,不會又說夢話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