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上人跟隨著崔恒來到了一處偏殿,態度十分恭敬。

“上人不必緊張,我是想向你瞭解一些情況。”崔恒詢問道,“關於渾沌天的情況,還有無儘混沌海和無量宇宙的情況。”

“仙長請講。”九九上人恭敬道,麵對崔恒的詢問,他打算如實回答,隻要不涉及過高的機密,都可以回答。

畢竟,從這位崔恒仙長的表現來看,這至少是一位準仙帝級彆的存在,甚至有可能接近了仙帝領域。

而且,這還是一位與原初世界為敵的強者。

對於無儘混沌海來說就更加難得。

這樣的強者如果想要強行探查自己的過去,自己甚至都不一定有什麼感覺,現在卻這樣正式地詢問,顯然是給足尊重。

自己不能不識好歹。

“就從混沌天的由來開始講吧。”崔恒微笑道。

雖然他先前在風生的過去經曆中已經對混沌天有了一些瞭解,但都十分的有限,許多細節方麵的問題都不太瞭解,而且也難以確定其真假。

“是,仙長。”九九上人點了點頭,恭敬道,“混沌天是統籌管理整個混沌海無量宇宙的組織,負責製定整體的發展規劃,以及對原初世界的反擊方案。

“核心成員主要是由太易之境、太始之境、太素之境這三層的武者,還有掌握了天心之力的天意組成,稱作法會閣……”

他先將混沌天的主要組織構架說明瞭一下,隨後又開始講述混沌天建立的原因。

起初混沌海內的無量宇宙都是各自為政的,對原初世界的反攻也比較分散,這就很容易被原初世界的強者各個擊破。

最終在距今大約三百個原初紀之前,由三位天地聖境與兩位掌握了天心異象的天意發起組織,各個宇宙的頂尖強者坐在了一起,開始商談建立統一的機構,對反攻原初世界的行動進行統一準備。

這就是混沌天的由來。

混沌天組建之後,無量宇宙的頂尖強者得到了有效的組織,對原初世界的反攻也變得更具規模。

也正是從那時候開始,混沌海與原初世界之間攻守易行,甚至取得了讓仙祖都隕落的輝煌戰果,形成了讓原初世界無比忌憚的“混沌海無量宇宙大劫”。

混沌海在仙祖這一級的強者數量上起初是不如遠處宇宙的,但是在經過了三百個原初紀,十九次混沌大劫之後,原初世界已經弱於混沌海了。

在瞭解了關於混沌天的情況之後,崔恒又向九九上人瞭解了一下關於混沌海無量宇宙的情況。

比如各個宇宙之間的強弱劃分,有多謝什麼樣的強者什麼樣的文明,還有混沌天對這些宇宙如何管理等等。

對於這些詢問,九九上人都進行了十分詳細的解答。

崔恒靜靜地在一旁聆聽,隨著對這些資訊瞭解的深入,他的修為境界也在悄然地增長。

尤其是在時光長河的層麵,他又進一步地減少了時光長河對自己的沖刷,並且可以俯視更多的時光長河,對過去的探查也會更加詳儘,更加隱蔽。

不過,這些提升都冇有引起什麼異象,崔恒依舊是如平常一般,九九上人也冇有發現任何異常狀況。

他的境界終究是差了許多。

如果是準仙帝在場的話,多少也能察覺到崔恒身上的氣息已經與之前大不一樣。

片刻之後,九九上人結束了這次的講述,恭敬道:“仙長,可還有什麼要問的麼?”

“這樣就可以了。”崔恒輕輕頷首,微笑道。

其實,他還有一些涉及各方宇宙隱秘的資訊冇有詢問,但這些資訊隻需要派遣一些假我之身去探查即可,冇有必要一個個問九九上人。

“仙長若是冇有其他吩咐,我就先告辭了。”九九上人再次行禮道,對他來說單獨與崔恒談話的心理壓力還是有些大的。

畢竟,這極有可能是一位仙帝級的強者啊。

“稍等片刻。”崔恒微笑道。

同時他抬起右手,輕輕屈指一彈,頓時就有一柄長劍憑空誕生,隨即就見這劍鋒之上浮現出亮銀之色,如同水波一般流轉不斷。

“這把劍你收下。”崔恒讓長劍懸浮到了九九上人的麵前,“此劍具備時光之力,可讓你在對準仙帝的時候有一次脫身的機會,算是我向你問詢的謝禮。”

“這,這這是……”九九上人雙眼瞪大,無比震驚地看著這柄長劍,感受著上麵蘊含的龐大威能,整個人都有些顫抖,隨即連連搖頭道,“仙長,這太貴重了。”

雖然崔恒並冇有書名這把長劍有多大的威能,隻是強調了保命能力,但在他的感知裡,這分明就是一件威力無窮的至寶。

這柄長劍就彷彿是從時光長河中醞釀出來的寶物,每一份力量都帶著時光之力,有著不可思議的妙用。

而眾所周知,時光之力是隻有準仙帝級彆的強者才能施展的。

也就是說,隻要持有這柄長劍,他便擁有了本質相當於準仙帝的力量。

即便無法與真正的準仙帝匹敵,也足以傲視所有同階。

如此至寶竟要送給自己嗎?

這個驚喜來的太過突然了,九九上人甚至都不太敢接。

“貴重麼?”崔恒聞言搖頭輕笑。

他冇有解釋,而是繼續屈指輕彈了幾下,然後就有上千把一模一樣的長劍憑空誕生,全都懸浮在了九九上人的麵前。

上千把劍身上的亮銀色光芒彼此輝映,彼此相連,彷彿連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條微型的時光長河,彰顯著時光之力的奧妙。

“……”九九上人這次是徹底懵了,原本他還以為剛纔這柄長劍之所以是憑空出現,是崔恒從儲物空間裡拿出來的。

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這個樣子。

這上千把長劍懸浮在空中,都是憑空出現的!

而且,同一時刻,周圍的天地元氣和基本物質粒子也都驟然減少。

顯然,這些長劍全都是現場煉製出來的。

這種猜測讓九九上人瞠目結舌,啞口無言,震驚到了極點。

憑空煉製這麼多蘊含著準仙帝威能的長劍,真的是太過驚人了,完全超出了九九上人的想象範疇。

這也讓他心裡更加確信了崔恒肯定是一位仙帝級的強者。

“隨便選一柄吧。”崔恒微笑道。

這種長劍對他來說完全是想製造多少就製造多少,不費吹灰之力,可對於任何仙王無敵者來說,這都稱得上是一件至寶了。

“是,仙長。”九九上人隻得點頭稱是,麵對這種情況要是還拒絕的話,可就是不識抬舉了。

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最開始的那柄長劍,小心翼翼地將其捧在了手中,然後畢恭畢敬地向崔恒行禮道:“多謝仙長。”

“不必言謝,這是你應得的謝禮。”崔恒頷首道,“去吧。”

“晚輩告辭。”九九上人行禮退出了這座宮殿。

崔恒則是並未離開這座宮殿。

他將自己的視角拔高瞬間就超脫到了宇宙之外,周圍是無儘混沌海翻騰,無量宇宙浮沉,下方則是時光長河浩浩奔流,似是永不停歇。

“這次的收穫比預計的還要多一些,返虛初期的修煉應當已經完成了六成多一些。”崔恒的心中估算著自己當前的修為境界。

“不過,以後恐怕很難獲得這麼大幅度的提升了,不論是風生還是魏九,帶給我的資訊都是之前完全不知曉的資訊。

“現在我對混沌海無量宇宙和原初世界都已經有了較為深入的瞭解,以後就算再有仙王無敵者可供探尋,估計也難有什麼收穫了。

“如果還想要大幅度地進步,恐怕就要把目標轉向準仙帝級彆的強者了。而這樣的強者,要麼是在混沌海的核心宇宙,要麼就是在混沌海裡。

“無論是混沌海核心還是原初世界都有仙帝界彆的強者在,甚至還有仙祖的強者,危險程度肯定不小。

“不過,隻是單純的對無量宇宙進行探索,就算能夠踏入返虛中期也需要漫長的,最好還是對原初世界進行同步探索。”

崔恒很快就做出了決定。

接下來他打算進行多線修煉。

在通過假我之身探查無量宇宙中未知的隱秘同時,也前往混沌海核心的宇宙與原初世界進行探查。

假我之身無處不在。

就算一個人同時在不同的地方做不同的事情,都是很正常的情況。

“在那之前,還有一件事情要確定一下。”崔恒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對正在另外一座宮殿裡的洪富貴傳音道,“富貴兒來我這裡一趟。”

正在忙碌的洪富貴聞言立刻放下了手裡的事情,急匆匆地趕往了崔恒所在的那座偏殿之中。

“弟子拜見老師!”洪富貴無比恭敬地道。

“有一件事情,為師要問你。”崔恒輕輕頷首,然後直接了當地對洪富貴道,“你還記得你最後一次見你師妹是什麼時候,什麼地點?”

“老師您是說恒霞師妹?”洪富貴先是詢問,然後回答道,“記得,當然記得。”

“很好。”崔恒點頭道,“帶我過去看看吧。”

他打算探查那個地方的過去,以此來檢視薑七七在過去的情況,嘗試否能藉此找到她的下落。

……

銀盤星海中央的仙土世界之中,崔恒與洪富貴兩人來到了一處荒原之上。

曾經洪富貴和薑七七就曾在這裡相遇。

不過,當時洪富貴還隻知道她叫做薑恒霞,與讓他來自同一個星域,並不知道她其實是自己的師妹。

“老師,當初我就是在這裡與她遇見的。”洪富貴指了指遠處的一座山峰道,“當時我正在這裡修煉,身上的力量氣息引起了她的注意。”

“嗯。”崔恒輕輕頷首,帶著洪富貴飛向了那座山峰,來到了曾經洪富貴所在的地方,然後眼睛微微眯起,亮銀色的光芒開始在他的眼中閃爍。

在時光層麵的視角之下,這座山峰在過去滿上歲月中所經曆的一切都呈現出來,凝成了一幅幅清晰的畫麵,映入了崔恒的眼中。

探查這種死物的過去經曆,對於現在的崔恒來說完全是不費吹灰之力,根本就冇有任何難度。

因此,他很快就把畫麵回溯到了當初洪富貴和薑七七在這裡相遇的時間點。

相隔數千年的時光崔恒終於再一次見到了那個曾經叫他神仙哥哥的少女。

雖然先前他已經讓洪富貴具現過那時薑七七的模樣,但觀看影像與親眼看到時光中的身影還是有著不同感覺的。

那個時候的薑七七已經是真界第七境的修為,不知是處於什麼樣的目的,正在尋找鈞天的下落。

可先前崔恒也曾看過鈞天的過去經曆,發現他並未與薑七七遇見過。

這也是崔恒先前疑惑的地方。

現在親眼看到薑七七的身影後,他的心裡就有了答案。

“果然是去了原初世界。”崔恒輕歎道。

先前他發現薑七七已經不在這方宇宙之後,就猜測她是不是去了原初世界。

如今通過這個道過去時光中的身影,他發現薑七七的身上有一股來自於原初世界的力量氣息。

觀其性質應是來源於某一件品階不低的寶物,效果與空間挪移相關,極有可能是一件用來保命的秘寶。

而且從力量層次上來看,已經達到了仙王級。

當時還隻有真界第七境的薑七七,身上居然會帶著一件仙王級的寶物。

“這方宇宙怎麼會出現有原初世界力量的寶物?”崔恒的眉頭微皺,暗道,“七七又是怎麼得到這種層級的寶物的?

“仙王昊鈞的過去經曆裡也冇有關於薑七七的部分,這也很奇怪。按理說,這方宇宙裡出現了仙王級的力量,他這個天意不可能一無所知。”

他感覺這件事情透著一種古怪的味道,不太尋常,或許薑七七的身上還隱藏著不小的新密。

“正好接下來也要去原初世界進行探索了,也可以趁機調查一下七七的下落。”崔恒的心裡做出了決定。

“隻要找到了她,一切疑惑自然就會得到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