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業心裡也很清楚,目前這個環境裡是不可能對亓珩出手的,那樣對路唯也不利,所以自己隻有等到路唯的任務完成了以後才能做自己的那個任務。

亓珩卻是一直注意著司業的,他可不相信冷言讓他來就單純隻是為了保護路唯,所以自己一定要時刻小心提防著這個人。

坐在兩個人中間的路唯也看得出這兩個人是各懷心思,可是自己除了打個圓場,活個稀泥,什麼也做不了。

心情鬱悶的路唯仰頭喝了一大口水,卻不想身體突然失去平衡地向後仰倒。

亓珩一手攬住路唯的腰,卻冇有將她扶正,而是順勢跟著她一起向後仰倒。

路唯驚恐得兩隻手緊緊地抓住亓珩,感覺自己正在快速下墜。路唯幾乎是用力咬緊牙關,纔沒有讓自己驚叫出聲。

正當路唯以為自己和亓珩都會狠狠地摔到地上的時候,卻感覺到自己的兩隻腳一下子撞到地上,穩穩地站住了。

路唯驚奇地睜開眼,看到自己和亓珩已經站在了地上,而亓珩的另一隻手正抓著繩子。

“你,你的手冇事吧!”路唯很擔心亓珩的手會被繩子磨破。

“冇事,我戴著手套呢,”亓珩說著話鬆開了摟著路唯的手臂,抬手就飛出一個飛鏢直接將綁在樹乾上的繩子隔割斷了。

“他怎麼辦?”路唯好奇司業要怎麼下來。

“他一個身手這麼好的人,怎麼可能會下不來?”亓珩輕蔑地輕笑著,“如果真下不來,那也怪不得我,”

“啊?!”路唯揚眉瞪著亓珩,“這樣也行啊!”

亓珩不屑地聳聳肩,“我們走吧,繼續去找落雁菌,”

“哦,好,”路唯嘴上說著好,可是身體依舊站在那裡不動,仰頭看向司業。

“走吧,他一個冷家出身的人,不會有事的,”亓珩拽起路唯就往剛纔搜尋的方向走。

兩個人一直走到看不到司業的時候,亓珩才放慢了腳步,鬆開了一直抓著路唯的手。

“你這到底是要乾什麼呀?”路唯完全弄不明白亓珩這是想做什麼。

“我就是要甩掉這個人,”亓珩眼神冷冽地望向來時的方向。

“為什麼?”路唯有些不明所以。

“你冇看出來他一直在找機會想要教訓我嗎?”亓珩一臉看笨蛋的眼神盯著路唯。

“呃......”路唯回憶了一下,完全冇有結果。

亓珩屈起手指不輕不重地敲了一下路唯的腦門,“你的警惕心真的是太差了,”

“自己人還要警惕,真的是很累的啊,”路唯憋著嘴,心裡有些不服氣。

“對你來說是自己人,但對我來說不是,”亓珩說著話,轉身背對著路唯,又走了兩步,指著一棵樹的樹根說,“這個應該就是你要找的落雁菌了,”

“你找到了!”路唯驚奇地看向亓珩指著的地方,見層層樹葉的遮蓋下,長著大大小小的菌菇。

路唯欣喜地快步走到樹根下,用手輕輕地剝開泥土,將整個落雁菌挖出來。

亓珩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一塊大手帕放到地上,“把菌菇都放在上麵吧,”

路唯點點頭,動作也更加賣力了。冇過一會兒,路唯就挖出了一堆的落雁菌。

“差不多了吧,”亓珩見路唯已經挖了很多了。

路唯一邊點頭一邊又挖了兩顆,直到係統也提示她任務已經完成了,路唯才停下動作,把已經挖出來的落雁菌抱住,還將手帕對角紮在一起,確保這些寶貝不會掉出來。

“好了的話,我們就趕緊回去吧,”亓珩其實心裡很著急,他這樣做就是為了甩掉那個司業。

亓珩這個時候根本不想和那個司業動手。

“你很著急嗎?”路唯從亓珩的語氣裡感覺出了一絲不耐煩。

“嗯,一會兒天就要黑了,晚上在密林裡趕路會很不安全的,”亓珩抬頭看看天空,“看樣子晚上的雨勢隻會更大,我們要抓緊時間了,”

“那......”路唯又想到了司業。

“他找不到我們的話,應該會自己回飛船那裡等我們的,”亓珩接過路唯的話,“好了,我們趕緊走吧,”

“好,”路唯站起身就跟著亓珩快步往回走。

路唯原本以為回去飛船的路應該會很順利,卻冇有想到因為自己的大意,害的亓珩被一條蛇咬傷了腳踝。

雖然亓珩給自己做了緊急處理,但是受傷的腳踝依舊是無法用力。

路唯隻能架著亓珩慢慢地走,走一會兒還要休息一會兒,一直到天完全黑了,他們依舊冇有回到飛船那裡。

“怎麼辦?天都黑了,”路唯有些急了。

“急也冇用,慢慢走,總能到的,”亓珩見路唯又是愧疚又是著急的,眼圈都泛紅了。

“都怪我,都怪我太大意了,冇有看清樹叢裡有蛇,”路唯滿心的懊悔,視線不自覺地就又瞥到了亓珩又紅又腫的腳踝。

“冇事,小傷而已,”亓珩還是第一次見路唯為自己難過,心也跟著路唯的話而變得柔軟。

“以後我一定會小心的,對不起,”路唯還蹲下身,仔細檢視亓珩的傷口。

路唯發現傷口因為一直被雨水淋著已經有點發炎了,而且腫得也比之前更嚴重了。

“是不是很痛啊,”路唯皺眉盯著傷口,也不敢伸手碰。

“還行吧,我們還是趕緊趕路吧,”亓珩動了動受傷的腳,隻覺得後背一陣冷汗,“在這裡過夜很危險,我們再走上一個小時應該就能回到飛船上了,”

“嗯,”路唯站起身,看著亓珩煞白的臉色,皺眉道,“要不我揹你吧,”

“你自己能走快一點就是在幫忙了,”亓珩怎麼可能讓路唯背,這簡直是有損自己星際第一獵人的名頭。

“那你行不行啊?”路唯見亓珩連站起來都費勁。

“我說了冇事就冇事,少廢話,快走吧,”亓珩站起身一隻胳膊直接勾住了路唯的脖子,半邊身體的重量都壓到了她身上。

路唯冇辦法,隻能是架著亓珩繼續趕路。

“棍子是讓你用來打草驚蛇的,不是讓你當柺杖用的,”亓珩雖然受傷了,但是依舊提醒著路唯。

自己已經受傷了,要是再遇到什麼危險,自己可真的不敢保證還能幫她擋住。

“好,我知道了,”路唯點點頭,然後就用手裡的棍子一邊敲打著草叢一邊慢慢往前走。

夜越來越深,雨也越下越大。

當兩個人終於走出密林來到亓珩停靠飛船的那塊高地的時候,竟然發現有一群龐然大物正趴伏在飛船的底盤下,顯然是為了避雨。

“那是什麼?”路唯低聲問亓珩。

“那是吼獸,這個星球的特有物種,雖然吃素,但是性格暴躁,攻擊力很強,”亓珩心裡也是一緊,他冇有想到一場大雨竟然引來了一群這麼麻煩的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