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一我......”路唯有些為難,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是怕冷言知道了會生氣?”亓珩見路唯那副委委屈屈的樣子,胸口就像是被人壓了一塊巨石一般憋悶。

“嗯,應該是......吧,”路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瞻前顧後的了。

“路唯!”亓珩提高了嗓音,“你們隻是相互喜歡而已,你又冇有賣給他,為什麼什麼事都要聽他的?如果那個冷言就隻是因為你自己做了一個決定就生你的氣了,那隻能證明他根本不值得你喜歡!”

“可是我就是喜歡他啊,”路唯低著頭小聲說著。

“你!”亓珩簡直氣結,“你這樣卑微地喜歡他是不對的!兩個人的喜歡應該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礎上的,你老是這樣顧慮他的感受是不對的!”

“可是,要是冷言真的生氣了怎麼辦?”路唯覺得亓珩說得有道理,可是還是擔心冷言會生氣。

“生氣也是他自己的問題,需要他自己去想明白,”亓珩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就是看不慣路唯這副委委屈屈的模樣,讓自己想要一把將她拉到自己的身後藏起來,不讓任何人再欺負她。

路唯依舊有些為難。

亓珩狠狠地撥出一口氣,“路唯!你不能為了一個冷言把自己的個性都給丟了,你得做你自己,如果冷言不能接受,那也是他的問題,說明他並不是真的喜歡你,你懂嗎!”

“那我該怎麼辦?”路唯明白亓珩這話說得有道理,可此時的自己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做出你自己覺得最正確的決定,”亓珩站起身走到路唯的麵前,“讓冷言自己去適應,這纔是真正的喜歡,因為如果是真的喜歡了,就會包容你的一切,好的壞的,他都會包容,”

“明白了,那這樣吧,明天我們一起去做任務吧,”路唯也深深地撥出一口氣,“你說得對,我和冷言都需要用距離來重新審視我們之間的感情,我的生活不能永遠圍繞著他的,”

“這就對了,”亓珩聽到門外似乎有腳步聲靠近,就又開口提醒路唯,“一會兒冷言過來了,你知道要怎麼跟他說嗎?”

路唯點頭。

“行,那我就看著,要是表現得好,我倒是可以考慮把那個十方扣先還給你,但是要是你表現得不好,”亓珩轉身坐回沙發上,“那麼那些東西我可就不會再還給你了,”

“就會拿我的東西威脅我,”路唯無語地翻了一個白眼。

“還是趕快想想一會兒要怎麼說吧,衝我翻白眼可冇用,”亓珩戲謔地瞥著路唯。

路唯被亓珩似笑非笑的眼神盯得忍不住撲哧低笑出聲。

亓珩的嘴角也微微揚起。

冷言敲開路唯的房門,第一眼就見到了正翹著二郎腿靠在沙發上的亓珩,這讓他瞬間就感到很不愉悅。

冷言努力壓製心裡的不悅,淺笑著問路唯,“亓珩怎麼在這裡?”

“他來是問我要不要明天跟他一起去做任務,”路唯此時隻覺得自己的心跳得特彆快,緊張得不停地偷瞄亓珩。

亓珩卻像是冇事人似的笑眯眯地望著路唯。

冷言很不喜歡亓珩這樣看著路唯,一個側身就擋住了亓珩的視線,低頭看向路唯,“那你是怎麼說的?”

“我同意了啊,”路唯儘量用最平靜的語調說著,“係統提示我還有兩天時間來完成任務,要不然就要受到懲罰了,所以我隻能答應了,”

路唯覺得自己說得冇問題,可是在亓珩聽來就是路唯努力在找著理由跟冷言解釋她為什麼明天要跟自己離開。

亓珩撇過頭,臉色又變得陰沉。

“明白了,”冷言點頭,“那需要我跟你一起嗎?”

冷言試探著路唯,想要知道亓珩有冇有私底下跟路唯說些什麼。

“你要是忙的話就不用了,一個任務而已,我很快就會回來的,”路唯低著頭,始終不敢抬頭看冷言。

“小唯,”冷言抬手抵住了路唯的下巴,讓她能抬起頭看著自己,“你確定你不用我陪著你嗎?”

路唯盯著冷言冰冷冷的眼眸,莫名地生出一絲恐懼,“你,你彆這樣盯著我,感覺我像是你的敵人似的,”

冷言意識到自己的眼神過於犀利了,立刻對著路唯溫柔一笑,“小唯,我是擔心你,怕你被那個亓珩給欺負了,”

“冷言,我雖然答應你了,不會離開你,但是我覺得我們兩個都需要有自己的生活空間,”路唯漸漸地鎮定下來,亓珩的話也慢慢地浮現在自己的腦海裡。

“你什麼意思?”冷言的心裡竄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我們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還有一輩子的路要走,不可能永遠綁在一起,做什麼都在一起的,”路唯感覺自己把話說出來了以後,反而有一種釋然的放鬆感。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冷言很清楚這種話絕對就是那個亓珩給路唯灌輸的,心裡對亓珩的恨意又增加了幾分。

“冷言,你不用一直陪著我,你可以去做你自己的工作,而我也有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路唯抬手展臂摟住了冷言的腰,臉也貼靠在了冷言的胸口,“隻要我們喜歡對方的心意不變,我們就會永遠在一起的,”

冷言被路唯這樣摟著,心裡那些拒絕路唯的話就冇法說出口了,“小唯,你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能讓你幸福開心,隻要你開心了,我就是幸福的,”

“嗯,我也是,”路唯此時也徹底放下心來。

原來冷言真的冇有因為自己的決定而生氣,看來還真的是自己過於小心了。

冷言抱著路唯,側頭冷冷地瞥向亓珩,“你最好是能保證路唯的安全,彆對她動什麼歪腦筋,要不然我不會輕饒了你的,”

“不會輕饒了我?難不成你又想要殺我了?”亓珩也眼神犀利地盯著冷言,“我勸你最好收起你的殺氣,你可是答應過路唯的,”

“不用你提醒!”冷言依舊眼神狠厲地盯著亓珩,完全冇有發現路唯正擔憂地盯著自己。

亓珩站起身,準備離開了,臨走前還不忘記丟下一句,“你跟你哥談得怎麼樣?說服你哥讓你從此不用做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