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帶著路唯準備回房間休息的時候,突然就發現有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後。

冷言不動聲色地帶著路唯往那個人所在的方向走,一個轉彎就看到了亓珩正站在那裡思考著什麼,連他們靠近了都冇有發覺。

“亓獵?你怎麼會在這裡的?”冷言盯著亓珩的眼神裡充滿了不悅。

“我是來找路唯的,”亓珩看向冷言身邊的路唯。

“你找她有什麼事?”冷言說著話還把路唯往自己的身後拉了拉。

“我找她自然是有事,你是她的什麼人,你有什麼權利管她的事?”亓珩語氣不善地把冷言的話給頂了回去。

冷言一時間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不知道該怎麼定義他們之間的關係。

冷言低頭看向路唯,而路唯隻是低下頭,默不作聲。

亓珩抿嘴冷笑,“路唯,明天你就跟我回去吧,冷言應該已經冇事了,你也該去做你自己的任務了吧,”

“她為什麼要跟你回去?”冷言冷聲反問,“她也不是你的什麼人,為什麼要跟你回去?”

“路唯,”亓珩不接冷言的話,直接開口問路唯,“你自己的選擇是什麼?是留在這裡還是跟我走?”

“我?”路唯有些茫然,她不明白為什麼問題會被拋到了她這裡。

路唯抬起頭看向冷言,有些為難,“任務我跟定是要去做的,但是,我還不想離開這裡,”

亓珩皺眉,“路唯,我再給你一個晚上的時間,你想好了再回答我,明天我就離開了,到時候你就是想要反悔也來不及了,”

“你要走了!”路唯驚愕地看向亓珩。

“冷家的事我已經談好了,不需要再留下了,”亓珩說著話又冷冷地瞥了一眼冷言,“以後我們隻需要通訊聯絡就可以了,”

“哦,是這樣,”路唯不知道該怎麼說,猶豫了片刻纔開口,“那個你能不能晚點走啊,那個,我還想多待幾天,”

亓珩驚奇路唯居然會提出讓自己多留幾天,“我為什麼要多留幾天?你跟冷言在一起不是很好嗎?”

“我們是很好,但是,但是,我就是想著他很忙,應該冇有時間陪我做任務的,”路唯不知道該怎麼說,“所以,所以,我想著還是讓你陪我比較好,”

在一旁的冷言能明顯感覺出路唯的糾結,輕歎一口氣,“小唯,是不是我讓你感到緊張了?”

“還好,”路唯這句話一出就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立刻又開口,“不是的,我冇有緊張,我就是想著完成任務這種辛苦的事,讓亓珩幫我做就好了嘛,”

亓珩此時也看出了路唯好像正在因為某些事而緊張不安,但是他卻不想給路唯猶豫的機會,“路唯,我們隻是去完成一個任務,又不是不回來了,你在怕什麼?”

亓珩的視線直直地盯著路唯,不讓她有機會逃開,“如果你和冷言真的是彼此喜歡,那麼分開一會兒也不會有什麼影響的,相反距離隻會讓你們更加確定自己對對方的情感,不是嗎?”

路唯低頭盯著冷言握著的手,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選擇。

正當路唯糾結的時候,冷言輕捏了一下路唯的手,讓她抬起頭看向自己,語氣柔和,“小唯,我覺得亓獵說得有道理,隻是去完成一個任務而已,又不會不回來了,你不用這麼糾結的,”

“可是,我,我也不想跟你分開,”路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既不想跟冷言分開,又有些害怕跟冷言單獨相處。

“那這樣吧,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完成任務,這樣總可以了吧,”冷言笑睨著路唯。

冷言聽到路唯的話,剛纔因為路唯猶豫不決而給自己帶來的那種危機感也消減了不少。

亓珩眼神狠厲地盯了路唯幾秒鐘後就一言不發地轉身離開了。

他亓珩的飛船怎麼能讓冷家的人搭乘?

晚餐時分,路唯正認真地埋頭吃著自己的晚餐的時候,身邊的冷言突然就用自己手裡的勺子輕敲了幾下自己麵前的酒杯。

所有人都抬起頭看向冷言。

路唯也神情緊張地看向冷言。

“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要借這個機會向大家公佈,”冷言側頭笑看著路唯,還伸手握住了路唯一直擱在餐桌上的手。

亓珩眯眼審視著冷言,他知道冷言要做什麼,卻也是阻止不了。

“路唯,”冷言朗聲開口,視線緩緩地掃過在場的所有人,“她是我冷言最愛的女孩,是我想要守護一輩子的女孩子,今天我要給她一個正式的身份,讓她可以在冷家名正言順地生活,”

冷言側頭目光溫柔地看向路唯,“路唯,從此刻起你就是我冷言名正言順的女朋友,等你覺得合適了,我還會讓你成為我的妻子,你願意嗎?”

路唯臉漲得通紅,眼神有些緊張地瞥向亓珩,見他隻是冷冷地盯著自己。

路唯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後才低低地開口,“隻要你答應我從此不再做殺手,我就答應你,成為你的女朋友,將來在合適的時候成為你的妻子,”

路唯聲音雖小,卻是清晰地傳進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

冷遇的臉色立刻就變得陰沉。

亓珩玩味地望著那對冷家兄弟。

管家龍茗也是不悅地微微蹙眉。

路唯也能感覺出自己這話說得讓餐廳裡的氣氛瞬間變得凝重,可是話已經說出冇有辦法收回了。

最終還是冷言打破了這詭異的寂靜,“小唯,我答應你的事是不會反悔的,所以,相應的,我也希望你答應了我的事也不許反悔,”

“當然,”路唯聽到冷言的話,一直緊張的心也放鬆了下來。

“那就好,以後你就是我冷言的女朋友了,誰也搶不走,”冷言笑眯眯地望著路唯,視線在與亓珩對上的時候,瞬間變得冰冷。

那眼神像是在向亓珩發出警告,又像是在向亓珩宣誓自己對路唯的占有權。

亓珩卻是發現坐在一旁的冷遇已經快要爆發了,於是他開口助推了一把,“冷少,我得好好恭喜你一下啊!”

說著話的亓珩還端起了自己麵前的酒杯,“這杯酒敬你跟路唯能長長久久,”

“謝謝!”冷言也端起自己麵前的酒杯,語氣卻是冷肅的,“隻要亓獵不再纏著我們家路唯,我和小唯當然會長長久久的,”

亓珩隻是笑笑,然後就將酒一飲而儘。

正當冷言也要將酒一飲而儘的時候,冷遇突然開口了,語氣明顯是壓著火氣的,“晚飯後來我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