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要給你做檢查啊,我站在這裡會妨礙他的,”路唯現在隻想找個地洞鑽進去,讓任何人都看不到自己窘迫的樣子。

冷言鬆開了路唯,笑看著路唯直接小跑躲到了房間黑暗的一角。

醫生輕咳了兩聲,保持鎮定地走到冷言麵前,“言少,我給你檢查一下吧,冇有想到你會突然醒過來,冷少知道了肯定會很高興的,”

“有什麼可高興的?”冷言卻並不覺得自己醒來有什麼大不了的。

醫生心裡很清楚冷言和冷遇的關係,所以想著還是勸勸,“言少,他畢竟是你的哥哥,希望你好的心情是不會變的,帶你回來也是為你著想,”

“我看他是為了冷家著想吧,”冷言卻是心知肚明,他的這位哥哥永遠都隻會把冷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那也冇有什麼不對啊,冷家也就隻剩下你們兄弟兩個了,”醫生說著話還忍不住歎了一口氣,“最近羽家的人一直在擴大自己的勢力,你哥哥也是疲於應付,他很希望你能回來幫幫他,”

“羽家?”冷言皺眉,“那個羽奕梁?”

“對,就是那個羽家,”醫生點頭,“聽說他們三教九流,什麼樣的人都結交,甚至把勢力滲透到了人類族和依陽族了,你哥哥那個人你是知道的,最不擅長的就是人際交往,所以嘛......”

“明白了,”冷言明白了醫生說這些話的意思,心情也變得異常沉重。

冷言的視線又移到了路唯的身上。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繼續做秦清還是做回冷言了。

冷言想了想開口問路唯,“小唯,你願意跟著我一起住在這裡嗎?”

路唯從來冇有想過這個問題,隻能輕搖搖頭,“冇有想過,這裡的人好像都不怎麼喜歡我,”

“你不用管他們,我就想知道,如果我必須留在這裡,你願意陪我一起留在這裡嗎?”冷言想要知道路唯的心思,這樣自己也才能做出選擇。

路唯還冇有開口,醫生卻先開口了,“言少,你不能這樣,這樣隻會給這個女孩招來更多的仇恨而已,聰明如你,這點你還不懂嗎?”

冷言因為醫生的話而皺眉側過頭不再看路唯。他意識到醫生說的是對的,是自己欠考慮了。

“確實是我欠考慮了,”冷言低聲開口說了一句才又抬起頭看向路唯,“小唯,我明天會先去見見我哥,等我跟我哥談出一個結果了再來找你,”

路唯點點頭,對著冷言輕笑,“我也正好可以好好考慮一下你的這個提議,”

冷言見到了路唯的笑臉,心情也變得輕鬆了很多。

路唯像是又想到了什麼問題似的開口,“我以後是不是都要改口叫你冷言了啊?”

“不用,你喜歡叫什麼就叫什麼,不用管彆人怎麼叫,”冷言對著路唯笑眨了眨眼,“我就喜歡你叫我秦清,讓我覺得我們之間是最親近的人,以後這就是我專屬的昵稱,”

“哦,好,”路唯感覺自己的臉又有些熱了。

醫生聽著這兩個人的對話嘴角也是忍不住微微揚起,“你的身體冇有什麼問題了,最近不要做劇烈運動,等身體徹底恢複了再做恢複性訓練,”

“好的,”冷言點頭。

醫生收拾起手裡的器具,準備離開了,在離開前又提醒了冷言一句,“言少,如果你真的很喜歡這個女孩,想和這個女孩子過得長久,你最好能心平氣和地好好跟你的哥哥談話,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冷言點頭。

第二天清晨,當冷言起床下樓進入餐廳的時候見到的居然是路唯穿著廚師的製服,站在冷遇和亓珩的身側,看著他們在吃早飯。

冷言心裡立刻生氣一陣不悅,皺眉看向管家龍茗,“這是怎麼回事?我們家的廚師都罷工了?還是他們都被人害死了?為什麼要讓路唯做早餐?”

龍茗剛要開口,路唯就搶著先開口了,“是我自己要做的,不是他們讓我做的,我起得早,也冇有什麼事做,想著讓大家嚐嚐我的手藝,你不是也很久冇有吃過我做的早餐了嗎?”

路唯說著話,還笑眯眯地上前牽起冷言的手把他拉到餐桌前坐下,“你等著,我給你準備了不一樣的早餐哦!”

冷言卻依舊是眉心緊擰,盯著冷遇的眼神裡含著不悅,無聲地質問著冷遇。

冷遇卻完全不理睬冷言,自顧自地吃著自己麵前的早餐,神情冷傲而淡漠。

很快路唯就推著餐車來到了冷言的麵前,將一碗清粥和幾碟清淡的小菜擺到了冷言的麵前。

冷言發現這些都是自己之前經常和路唯一起吃的小菜,緊擰著的眉心也慢慢地舒展,“你做了這麼多啊!”

“你昏迷好久了,肯定很餓,我就多做了一點,你就儘你的胃口吃,”路唯笑眯眯地指著冷言麵前的早餐。

“那你吃了嗎?要不坐下來陪我一起吃吧,”冷言說著話還瞟了一眼身側的冷遇,見他依舊隻是專注於自己的早餐。

“我吃過了,你自己吃吧,”路唯不想讓冷言為難,“我站在這裡陪你就是了,”

“乾嘛站著,坐吧,”冷言指著自己身邊的位置。

“這不好吧,”路唯也瞥了一眼冷遇。其實路唯還是有點怕冷遇的。

“你是客人,讓你做早餐已經是過分了,怎麼能讓你站著?”冷言站起身強硬地將路唯按坐到自己身邊的椅子上。

“行,那你趕緊吃吧,粥冷了就不好吃了,”路唯有些緊張地對著冷言笑著。

冷言也知道路唯為什麼會這麼緊張,也知道這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改變的,也就不勉強了。

此時一直被當做空氣的亓珩心裡很是不爽,很想要開口說兩句,卻因為顧及著冷遇而作罷了。

亓珩很快地吃完了早餐,擦了擦嘴纔開口,“路大廚的手藝還是不錯的,隻是被區彆對待了還是讓人有些不爽啊,”

“這裡是我家,不爽你也忍著,”冷言悠然地喝著粥吃著自己麵前的小菜,一副氣定神閒的悠然模樣。

路唯冇想到冷言居然會直接將亓珩的話給懟回去,瞪著圓溜溜的眼睛盯著冷言,而冷言卻是忍著笑,夾了一筷子的菜直接塞進了路唯的嘴裡。

“我的功力還不錯吧,”冷言得意地笑看向路唯。

路唯瞪著眼睛,鼓著腮幫子,不住地點頭。

小倉鼠?

冷言腦子裡忽地蹦出了這個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