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話一出口,立刻就感覺自己的腦袋一陣刺痛,疼得她右手握拳用力砸著自己的腦袋。

係統不斷地發出提示資訊:請立刻接受任務。

路唯忍著一陣陣地頭疼,齜著牙叫嚷著,“晚一點不行嗎!為什麼非要是這個時候,”

係統給出的回答是:無法更改時間,請接受任務。

“我為什麼非要給那個人渣燒東西吃!”路唯隻覺得自己的腦袋越來越疼,疼得她全身直冒冷汗。

係統反覆提示:請儘快完成任務!

“好好好,我接受,我接受,我現在就做!”路唯實在忍受不了那種腦袋像是被千萬根針同時用力不停地紮的疼痛。

係統終於放過了路唯,出現了另一條提示:請使用基礎食材,不可以使用高等級食材。

“好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這樣總可以了吧,”路唯喘著氣,讓自己從剛纔劇烈的頭疼裡緩過來。

從頭疼裡緩過來的路唯點開了自己的手環,從以前自己得到的獎勵中找食材。以前那些被路唯嫌棄的低級獎勵,現在卻成了路唯的救命稻草。

“幸好那個時候我冇有把初級獎勵扔掉,要不然這個任務還真就完不成了,”路唯很慶幸自己還能從次元空間裡找到係統要求的初級食材。

路唯挑中了一根八爪魚的腿,粗細差不多跟路唯手小臂一樣。路唯估計這根八爪魚的腿做三道菜應該是綽綽有餘的。

確定好了食材,路唯開始習慣性地用係統搜尋食譜以及做法。

路唯驚奇地發現,係統裡居然多出了很多自己以前冇有見過的菜譜,有些是完整的,而有些則明顯是不全的,像是被隱藏了起來了似的。

路唯看著這些新菜譜,欣喜得差點就要忘記自己還有任務要做。

確定了做哪幾道菜後,路唯開始從自己的手環裡拿出基礎的調味料,一邊拿一邊不滿地嘀咕,“好好的一個廚房,居然什麼都冇有,還好意思讓我做菜,讓我做水煮菜啊,人渣就是人渣,”

路唯正叨叨得歡實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後背一陣寒氣,像是被什麼人盯上了似的,可路唯環顧四周又冇有發現什麼人。

等路唯將所有的調味料都從手環裡拿出來,碼放整齊的的時候,係統提示她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

“一個小時足夠了,”路唯難得地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

路唯選擇章魚腿作為食材是因為這是她在剛跟著老爹學習烹飪時最拿手的,所以現在做起來也是一點都不費勁。

路唯將章魚腿最粗的部分用斜刀切成大而均勻的薄片,然後整齊地碼放到盤子中,接著開始調起了蘸料。很快一道章魚腿刺身就完成了。

路唯準備做的第二道是爆炒章魚。路唯將章魚中段部分切成小指大小的小段,又將蔥切段、大蒜對半切開、生薑切片、辣椒切成小塊。

接著路唯在鍋中燒油,放入蔥薑蒜炒出香味,然後放入章魚須大火翻炒至變色,一直炒到把水分炒出來後再加入鹽、以及各種醬汁調味翻炒均勻。最後把辣椒塊放進去炒出辣椒的香味。

路唯將這道菜盛在一個大盤子裡,然後自己還忍不住拿出一雙筷子試吃了一口,感覺肉質彈牙有嚼勁,入口有濃濃的醬香味兒直竄鼻腔。

章魚須最細的部分,路唯先將其焯水,瀝乾放在一邊,然後熱鍋後注油,把大蒜片炒香。

接著就是將洋蔥和甜椒切成細絲放入鍋中翻炒幾下,然後倒入焯過水的章魚須再放入調味汁和少許辣椒醬。

最後炒勻後盛到盤子裡撒上一些路唯蒐集來的天然香料孜然就大功告成了。

在路唯的那個時代,像孜然這樣的天然香料已經很少見了,大多數人都會用複合型調味粉或者調味汁,更加方便,但是卻因此讓食物吃進嘴裡後少了很多層次感。

路唯也是花了很久的時間才蒐集到了很多原始的天然香料藏在自己的手環裡的。這些天然香料可是路唯的寶貝,也是她的秘密殺手鐧,如果不是為了讓係統滿意她的作品,路唯是絕對不會將這些寶貝拿出來用的。

路唯視為寶貝的東西,亓珩自然也是不會放過的。

他又拿起那個吊墜看了看,視線又移到了路唯手腕上的那個手環,“看來那個纔是真正的寶貝,既然是寶貝,那麼我就一定要弄到手,這個東西,還有它裡麵藏著的東西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看來我還真的是撿到寶貝了,”亓珩站起身走出控製室向著路唯所在的艙房方向走,“這頓飯錢看來花得還真值,”

正當路唯兀自欣賞著自己的三道作品的時候,身後的門嘩啦一聲開了,驚得路唯差點把手裡的菜盤子摔到地上。

“你這個人走路冇有聲音的啊,想要嚇死人啊!”路唯狠狠地白了一眼亓珩。

“菜做好了就端出來吧,我餓了,”亓珩掃了一眼路唯手邊的三道菜,淡淡地又補了一句,“彆忘記煮飯,”

“冇有米,煮不了,”路唯氣悶地懟了回去,“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不懂嗎?”

“在你這裡就可以,不然這幾道菜是哪裡來的?”亓珩瞥了一眼路唯後就自顧自地朝餐廳走去。

“好!我給你煮!”路唯突然就想到了一個主意。

半個小時後。

路唯將三道菜和一碗米飯端到了亓珩的麵前,“吃吧!”

亓珩見路唯凶狠的眼神裡閃過一絲緊張,“怎麼感覺是想要吃死我的節奏?”

“冇,冇有啊,”路唯側頭望向一邊,“我可不會在飯菜裡加什麼,白白糟蹋了我的作品,”

“是嗎,”亓珩掃視了一遍擺在自己眼前的三盤菜,嘴角忽地高高揚起,“看來是我多心了,”

“趕緊吃吧!”路唯還是第一次做這種事,緊張得嗓子都有些發緊了。

亓珩卻冇有動筷,而是站了起來,離開了自己的位子,“我忽然不想吃了,我還是覺得我的營養劑比較好吃,這些菜你自己吃吧,”

“我吃?”路唯緊張地抬頭看向亓珩,正好和他那雙犀利的冰藍色雙眸對上。

“怎麼?是不想吃?還是不敢吃?”亓珩眯眼審視著路唯。

“不,不是,”路唯緊張得手心都冒汗了。

自己要是吃了就要露餡了,這要怎麼辦?